· 三月, 2011

報導 關於 东亚 來自 三月, 2011

台湾: 孤独的反核人士

1998年,也就是台湾电力公司决定要兴建第四座核电厂的八年后,贡寮人举行第一次关于核电厂的集会,之后便成立了盐寮反核自救会。贡寮在1994年自己举办公投,96%的贡寮人反对核四厂的兴建。

日本:灾区父母的互助Twitter讯息

福岛第一核电厂状况至今不稳,政府也警告,在蔬菜及自来水中检测出过高的碘和铯,许多婴儿父母都透过網絡,向专家和其他家长寻求支持与建议。

俄罗斯:辐射地图的意外收获

俄罗斯社会借重民间放射线测量器,由群众协助在各地侦测辐射值,不只成为数位运动案例,也出现发起人当初意想不到的效果。

印尼是否应放弃核电厂?

印尼原本计划在未来十年内,将兴建国内首座核电厂,现在因日本核灾而无限期搁置;印尼铀矿产量虽高,但与日本同样位于“太平洋火环带”,时常面临地震与火山爆发威胁。很多博客都加入论辩,讨论印尼是否该追求核电梦。

日本:生活努力回到常轨

自3月11日发生强震后已隔多日,日本民众觉得生活必须逐渐回到常态,一步步走出灾变,人们若失去了家园或亲人,要回归平常生活较为不易,但其他民众认为自己应该尽力,协助经济重新振作。

缅甸:震灾照片

3月24日晚间,芮氏规模6.8强震在缅甸东北部发生,邻近的泰国、越南及中国都感受到摇晃,光是在缅甸境内,地震至少造成70人死亡、超过240栋建筑物倒塌;泰国清迈及清莱两地亦录得明显震度。

日本:用艺术募款

法国:日本侨民的担忧与希望

无论是法国或世界各地,看过家乡在3月11日发生地震与海啸后的可怕景象,许多日本侨民都忧心忡忡,在震灾当天,他们很努力试图透过網絡联络亲人,此后也努力要提供同胞心理慰藉。

中国:辐射盐的谣言引发广泛抢购恐慌

中国境内对日本地震、海啸与核电事故出现各种反应,既有丑恶的也有人道的,而中国人对日本这个国家的情绪依旧是错综复杂。

日本:低辐射有多危险?

新加坡:回应日本强震

身处在东京的新加坡学生透过網絡,记录十多天前日本强震当时感受,Tang Chee Seng利用浴室储存救急物资:

保加利亚:愿意庇护日本灾民

日本强震至今造成数千人死亡,已演变为影响全世界的悲剧,不同地区与国家的人民都向灾民伸出援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