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28 五月 2007

報導 來自 28 五月 2007

伊朗:美伊谈判、中国经济模式、驱逐阿富汗人

作者:Hamid Tehrani 校对:Justin 伊朗接受美国上周四的提议,就伊拉克情况进行直接谈判,由于自1979年伊朗挟持美国外交人员事件,两国于1980年断交之后,这是伊朗首度同意展开双边谈判,故可称为历史重大时刻,再加上伊朗官员指控美国为“大撒旦”,美国也将伊朗列入所谓的邪恶轴心,使两国会谈更值得关注。 数名部落客都对此事提出评论,也有人提及伊朗基本教义派学生对此十分震惊。 与大野狼往来 Shafieyan指出[Fa],对于政府竟然与“大撒旦”美国就伊拉克议题谈判,基本教义派学生感到不可置信,他认为此事大大撼动学生对美伊关系的想法。 Shafieyan相信谈判是好事一椿,但一切必须透明公开,才能弭平外界对谈判内容的疑虑,他还提到基本教基派学生至总统府与国会大厦前抗议,一名学生质疑,伊朗与美国断绝对话28年后重启谈判之门,要怎么向受压迫的人民解释? Shafieyan也表示,伊朗领导人哈米尼(Ali Khamenei)针对谈判发表的声明内容前后矛盾,无法说服自己相信此事有益,声明中一方面写着“我们怎能与美国谈判?”,另一方面却又宣布政府已接受与美国谈判,以提醒美国对伊拉克仍有责任。 Jomhour提醒[Fa],伊朗国父何梅尼(Ruhollah Khomeini)曾将美伊关系形容为狼与羊,哈米尼亦呼应此项说法,而Jomhour认为在过去八年的改革派政府期间,基本教义派便阻挡任何改善美伊互动的机会。 Jomhour亦提及基本教义派学生聚集总统府与国会大厦,高呼反伊朗政府口号,并抨击总统阿曼尼内贾德(Mahmoud Ahmadinejad),其中口号包括“外交部无耻”与“伊拉克之子,我们很丢脸”。 中国模式与脆弱经济 许多人认为伊朗经济体质虚弱,需要外资才能存活,除非与美国发展正常化关系,否则无法吸引投资人前来,数名部落客于是检视国内经济及其问题。 部落客“能源消息”(Energynews)表示[Fa],伊朗政府近日宣布开放外籍银行进入,几年来许多评论员都主张依循中国模式,一方面压抑政治异议,另一方面强化国家经济。 这名部落客则认为政府行动太慢,尤其国内贪腐猖獗,光是更换口号无法吸引外资。 改革派政治人物Ali Mazroi指出[Fa],政府总说要以消弭贫困与歧视为首务,但如今仍一事无成,经济贪污情况年年每下愈况。 “伊朗观点”论及政府企图减少国内汽油用量,伊朗身为石油出口国,每年却进口160亿美元的汽油。 每辆车未来都有张配额卡,所以拥有愈多车辆,就能获得愈多燃料补助,这项计划很糟,无助于节能,只是继续图利富人与狡猾的人,富人有愈多车,开车花费就愈少,而狡猾的人买下高耗油的老爷车,就能获得更多廉价汽油。 伊朗确实需要油价改革,配额只会带来灾难,油价应调高、合约应重议、薪水也应上调。油价上扬会带动所有物价提高,但若什么都不做,每年付出的代价也将愈来愈高。 我无法相信配额卡政策今年就要生效,国会内也仍争论不休,人们也恐惧经济将再度受损。 阿富汗人问题...

马尔代夫:警察遭控侵害媒体自由

作者:Nihan Zafar 校对:Justin “无国界记者组织”最近指称,马尔代夫警方的菁英“星辰部队”戕害媒体自由,几周以前,一具浮尸冲上首都马列海边,让警察成为众矢之的,该国警员的虐囚技俩几乎已成暴政范本,死者Hussain Salah虽已入土,但先前尸体解剖与否也曾引发许多争议,相关抗议事件中,警员也曾逮捕记者,更突显警察漠视媒体自由。 然而马尔代夫政府却大肆宣传2007年世界媒体自由日,相较于政府素行不良显得格外讽刺,当天政府举办研讨会,但结果却尴尬收场,例如总统加尧姆(Maumoon Abdul Gayoom)发表演说时,支持在野阵营的记者退席以示抗议,场外亦有一小群女性运动人士抗争遭警方制止,不仅夺走民众的标语看板,并扬言逮捕以威胁群众离去。 多次抗议期间,记者不断遭警方骚扰与逮捕,除此之外,司法体系亦迫害媒体自由,当地最受欢迎的在野媒体日报中,便有编辑面临起诉,可能遭判刑入狱;另一名记者Fahala Saeed则因持有毒品罪名,遭判处无期徒刑,目前已在狱中,当时Saeed为另一起案件前往警局时,警员趁他不在场搜查衣物,据说找到毒品在其中,但显然是遭构陷。 漫画家Ahmed Abbas先前在《小卡车日报》(Minivan Daily,或译《独立日报》)上陈述自己的看法,政府指控其言论煽动暴力,遭判刑六个月,最近才服刑期满出狱。 多个团体于本月访问马尔代夫,包括“第19条”(ARTICLE 19)、国际记者协会、无国界记者组织、南亚媒体委员会、国际媒体支持团体等,他们联名于今年世界媒体自由日发表公开信,关切马尔代夫媒体自由现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