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十月, 2006

報導 來自 十月, 2006

30 十月 2006

墨西哥:瓦哈卡城内的冲突与误解

原文:Violence and Misinformation Abound in Oaxaca 作者:David Sasaki 翻译:Fool Fitz校对:benorken 位于墨西哥南部,平静的旅游小镇瓦哈卡,从五月下旬的教师罢工行动开始,在过去几个月,此地成了政治的压力锅。而将这锅盖掀起的,是包围整个城市的墨西哥联邦警察,他们镇压了在Juarez大学和城市各地设置路障的抗议者与学生。 “路障” by Mediocre  Mark in Mexico,一位瓦哈卡英语学校的主任,以他惯有的反左派刻薄语气,嘲讽地报导日渐扩大的暴动。他写道:“罢工的教师表决通过他们将在下周一,也就是10/30返回课堂。那将会是个很短的工作周,因为周四和周五是亡灵节。” 同一天中,中立派的新闻主播Ana Maria Salazar,在她的Blog上写道,总统当选人Felipe Calderón“天杀地让激进团体接管了瓦哈卡的广播电台;他提供一个平稳的姿态,让州内回归平静。总统Vicente Fox呼吁瓦哈卡的人民冷静,共同寻求解决当地冲突的良方。因为‘时间到了’”。Salazar也提醒读者,APPO,也就是瓦哈卡人民议会,威胁如果不叫瓦哈卡州长Ulises Ruiz下台,便要破坏Felipe Calderón在12/1的就职典礼。 很少Blogger认为Fox总统“时间到了”的发言,是联邦警察在一两天后就会被派至此地的主因。促成联邦武装部队的到达的原因,可能与情势于星期五有三项重大进展相关。首先,凭藉着教师联盟决定返回课堂,州长Ulises...

27 十月 2006

菲律宾:部落格反思

GVO在地化计画需要你!我们需要翻译者(英–中,中–英)、校对者、网站维护者,不要再犹豫了,现在马上拿起电话…然后放下…接着email到GVO-translators@googlegroups.com! 原文:Philippines: Reflections on blogging作者:Mong Palatino翻译:Portnoy校对: Solar Power(太阳能)在第一国立大学教新闻学,他赞扬部落格在民主化过程中能够发挥的潜能,强调筛选网路资讯的重要性: “这些发展可视为将权力赋予人民,让他们能透过网路传播讯息给全世界网路使用者。另一方面,这个情形也代表任何人都能上传内容到网路上…网路上的资讯洪水不一定是好事,因为网路使用者也同时接收了错误、误导,跟夸大,不可靠的资讯。” 他对部落客与记者之间关系的看法: “必须要强调的是,不能将所有的部落格都当成记者的报导,同理,并非每个部落客都是记者…但无法避免的,部落客在自称为记者之前,应该要先知道新闻的原则以及标准为何。” Torn and Frayed in Manila 谈到了为何部落格对菲律宾的政治影响那么微弱: “我想,部落格能发挥力量进入传统政治挂帅的菲律宾式政治(或英国式政治)还要很长一段时间。前几名的菲律宾政治部落格只接触一小部份能使用英语的精英(而这又是选民中的一小部份),我怀疑他们能否宣称自己对政治议题有任何影响力。许许多多极佳的菲律宾部落格已经且持续对菲律宾人的智识生活做出贡献,但短期内我看不到部落格赢得菲律宾选举的可能性。” 这篇文章引发了一条有意思的回响,表示即使世界性的网路连结了,也不一定等于更多的政治参与: “假设明天以后所有的菲律宾人都能上网,这能够解决贫苦大众对政治参与不足的问题吗?不,因为其他社会与政治分割会阻碍集体的政治行动。例如英语作为这个媒介使用的主要语言–这对美国或是马来西亚就不是问题了,在他们的情况中,网路能够降低阶级差、性别、以及族群差别,让人们能使用网路,为了达成政治目标去合作、去动员。” My Liberal Times指出了菲律宾政治人物不写部落格的几个理由: 1. 网际政治还未发展;2....

衣索比亚部落客抢先主流媒体

原文:Ethiopian blogger scoops mainstream media作者:Andrew Heavens翻译:Portnoy 消息于下午12:42爆发, 一名衣索比亚人权运动者, 另一名不知名的衣索比亚人, 还有两位来自欧洲委员会的资深官员在今晨于衣索比亚跟肯亚的交界被逮捕。 衣索比亚部落客Ethio-Zagol的报导称该名人权运动者为Yalemzewd Bekele,而另外两位欧洲官员为: Bjorn Jonsson,是至衣索比亚出使团的财政与契约部主任,还有Enrico Sborgi,服务于货品管理部门。 这篇文章,[知名人权运动家被逮捕],发表在Ethio-Zagol的部落格Seminawork上,里头说警察一周来都试着要逮捕Yalemzewd Bekele,因为他跟反政府活动有联系。文中也提到两名欧洲委员会的官员被逮捕是因为“他们试图帮助Yalemzewd逃脱”。 主流媒体于上周末被这个消息惊醒已经是事件发生后一整天的事了(这里有BBC十月20号星期五的报导版本),而之后又过了六小时,记者才搞清楚相关人士的名字。又过了几天,等到这起事件中的人名跟其他细节终于在正式频道上播出,才发现那篇原始的部落格文章几乎完全正确。 Ethio-Zagol,身为衣索比亚部落格圈中最神秘却也最多人炼结的写手,在所有主流媒体之前抢得一个传统的独家。 过去几天,Seminawork凭藉着上好油的新闻缆线固定在部落格上更新这起消息。例如警告与最新消息:揭露衣索比亚政府最巨大的贪污与非法侦探活动这篇文章中有更多与逮捕地点有关的细节以及警察追捕每个人的方法。 接着还有有关欧洲委员会非法监听的更多消息,Yalemzewd Bekele的最新消息,还有最近的这篇,衣索比亚人权律师的家属否认见过他。 其他衣索比亚的部落客随即认可了他的成就,Meskei在唤作独家的部落格一文中这么写:“你没办法不佩服他”,“Ethio-Zagol有极佳的管道。他抢先所有人之前知道那些名字。” Weichegudi ET...

24 十月 2006

中国:无狗的城市

19 十月 2006

智利的总统博客论坛

[这篇文章有点长,因此以摘要方式翻译] 尽管整个南美洲都在见证博客、podcast和其它公民参与的在线方式指数般蓬勃发展,但还没有一个国家能像智利一样,将这些新的工具全盘制度化,并且整合进政治运作。统治阶级如此拥簇在线媒体以激励更高度的公民参与和责任政府的滥觞可以追溯到2000年的9月,当时总统Ricardo Lagos派出了由领导阶级组成的代表团前往硅谷、西雅图和华盛顿,目的是为了让智利的政府官员及企业管理者能向美国的高科技公司取经。代表团回到智利之后,决定让这个饱受多年高压军事独裁统治、如今正在复原的国家转型成为一个“数字国家”,让所有的智利人民都能有更有力量的发音管道。 一年过后,也就是2001年,数字国家基金会正式成立,主要任务为发展智利的数字文化、统合政府、企业界、公民社会、以及教育系统,共同推广信息、传播、与发展。时至今日,这个基金会让智利成为世界上第一个,所有总统候选人都要用博客发表政见、选举承诺、以及发布新闻的国家,也因此,此举让总统竞选的辩论过程变成持续不断、以博客为接口,并且开放给所有想参加的人民。 智利的参议员Fernando Flores在他自己的博客Abriendo Juego, Abriendo Mundo上,很直接地介绍了此次2005总统博客论坛: 2005总统博客论坛是一个网站,每个总统宝座的候选人都有一个博客,可以将她/他的观点及提案放上去,并且与注册的网站使用者互动,使用者可以发表自己的看法。 这个计划看起来极为成功,有博客写手发现个别候选人得到的回响与民调结果极为相近。这个博客论坛的运作方式为:每个候选人都要回答由同一个使用者提交的问题,这些问题由一位主持人负责筛选。注册过的使用者可以自由响应每个候选人的回答内容,这些响应会一直保留在网页上。论坛只有三个规定:1.)所有注册使用者都必须提供全名和可用的电子邮件地址 2.)欢迎不同的意见,但不容许任何侮辱性言词 3.)只有和内容相关的回响才能发布。 四位候选人分别就信息科技发展、对外关系、网络近用、以及对抗艾滋病等议题各自表述,而网友提出的意见和反驳也十分犀利。但就一个外人的角度来看,此论坛提供了一个全然开放并且让网友能透过网络接触候选人的机会,但同样让人难以置信的是极少的智利人民善用此机会提交问题。大多数的回响来自于一小撮智利极为紧密的博客群的博客写手,这些人大多位于首都圣地亚哥。 智利的博客写手Pehuen对这个论坛宣称的成功有所怀疑,他在《智利:数字国家或数字泡沫?》一文中认为所有智利媒体对在线参与大幅成长的吹捧宣传与事实并不相符。他援引上星期三的一则新闻,里面骄傲的宣布有超过了一万五千名的使用者拜访总统博客论坛,但他指出直至星期三,总共只留下六百则回响,亦即只有百分之四的参与程度。一位网友回应更指出绝大多数的问题都停留在科技议题上,尽管论坛本身容许各式各样的讨论。 在Atina Chile这个博客入口上,对于总统博客论坛有许多不同的反应。有些博客写手说这个论坛失去了博客的感觉,尤其是无法使用昵称这一点,有的人则怀疑候选人根本没有看过他们自己文章下面的回响。另外也有人对新科技促使真正的公民参与选举过程而非常感激。 对Patricio Navia而言,2005总统博客论坛还算不上是今年选举中最好的在线创新。他反而告诉他的读者去看看由芝加哥大学和智利大学合作进行的Bolsa Electoral计划,即“选举市场”,这个计划运用经济学的工具模型去计算每个候选人从选举当中脱颖而出的机率。根据该网站的研究结果,领先的Michelle Bachelet有百分之七十五的机会将成为下届智利总统。 最后,值得一提的是,2005总统博客论坛是用Drupal这套由全球志愿程序设计师共同发展的开放原始码内容管理系统所架设的。 原文链接 —————————————— 不如我们也来搞一个吧!2008年台湾总统博客论坛?...

马拉威:麦当娜,马拉威,男孩大卫

津巴布韦:同性暴力

18 十月 2006

巴基斯坦:非政府组织

孟加拉:部落格圈讨论尤努斯博士、葛拉敏银行、以及微型信贷

原题:Bangladesh: Bangla Blog World discusses Dr. Yunus, Grameen Bank and Microcredit作者:Aparna Ray翻译:TRUST 校对:Portnoy 2006年诺贝尔奖得主在这个月公布,而自宣布孟加拉的穆罕默德·尤努斯与葛拉敏银行共同得奖以来,孟加拉的部落格圈正活跃地进行有关此奖项的对话。 恭贺式的文章大量涌现,显示孟加拉人民对此表彰感到快乐。有种可察觉的自豪感,不仅因为获得声誉崇高的奖项,也因为微型信贷这种在地概念引起了正在施行的其他国家的注意。 但是这件大事也将部落客的热烈辩论带入火线,包括反思由尤努斯博士所普及化的微型信贷,以及其在广大乡村执行的优缺点。 Juthika 论道,对微型信贷一面倒的赞誉,掩盖了某些在缺乏基础设施的乡间生存的极度贫穷者,正陷入借了贷款但无法平衡收支或偿还的事实。因此对她而言,微型信贷并非是全面成功的概念。Baki Billah 问道,长远看来微型信贷是否真的能灭绝贫穷,还是只能阻止贫穷在可能被更进一步剥削的资本主义与消费主义掠夺下,不要在社会中被边缘化。 Shiblinoman提到在某些地区的人们如何从好几个非政府组织中作类似的借贷(常常是借一笔钱去偿还另一笔),以及他们在无法偿还之下是如何被“收款者”骚扰。 Apbak描述他对这个新闻的矛盾心情;他一方面为身为孟加拉人的尤努斯博士获此殊荣感到骄傲,但他也质疑颁发的是和平奖而非经济学奖其背后的真正理由。他讨论这是否传达了虽然微型信贷是个受欢迎的概念,但是并不如经济理论可行。Apbak也表达对某些提供贷款的地方团队所用来对贷款人进行的近似骚扰的还/收款机制的不满。 无论如何,在全心全意参与这场辩论之后,Bhaskar提出,在这些反省与辩论中,若忘记这个奖的认可已让国内外孟加拉人重新对身为孟加拉人感到骄傲,是不公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