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 2018

報導 來自 五月, 2018

「在西班牙,我们有个消除种族歧视的绝佳方案──否认它的存在。」

「⋯⋯我很抱歉要让你失望了,但发生在这个国家、我的国家里的,发生在那些和我们不一样的人身上的⋯⋯就是种族歧视。」

关于阿勒坡:给未来历史学家的一封信

「阿勒坡是这个世界决定了,它连表面工夫都懒得做了的时刻。」

叙利亚及傻瓜们的”反帝国主义”

「这些反战左翼表现出深刻的威权主义倾向,他们把国家/政权本身,放到了政治分析的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