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三月, 2007

報導 來自 三月, 2007

30 三月 2007

(短信)拉丁美洲:造福孩童的电脑计划

玻利维亚:博客监督媒体

校对:PipperL 与玻利维亚其它传播媒介相比,博客尚未成为人民最主要的信息来源,多数民众仍透过电视得知新闻与时事,Rodrige Serrate于是成立了博客La TeVelisión[ES],目的是如同他副标题所写的「为了我们所应得的好电视」。其中对于当地电视现况有众多批评与观察,且不偏袒政治光谱上的任何一方。 先前一篇全球之声的报导指出,博客不满国营电视台更换象征国旗的三色台徽,认为新标志相当近似于代表原住民的旗帜,无法广纳全国人民,Serrate也写下后续报导,他后来很快发现电视台悬崖勒马,起用形同玻利维亚三色国旗的新标志,他一方面赞许这项决定,另一方面觉得布景、麦克风牌等物品又得全部换新,实在很浪费。 在最新的文章里,Serrate截取 Sitel电视台的部分新闻播出画面,这则消息有关执政党内的贪污争议,电视台在新闻报导之外,还搭配一张描绘总统莫拉列斯(Evo Morales)发怒的讽刺漫画,主播当时则说:「这就是我国总统面对贪腐案件的模样…」。Serrate的文章标题为「这算新闻吗?」,认为正经的新闻频道不该如此制作节目: 许多新闻系毕业生都无法如愿进入媒体工作,要进电视台尤其困难,但现在电视台应淘汰旧有不适任的员工,让有想法、受过良好训练的新人出头,Sitel 应将表现平平的新闻团队全数撤换,电视台老板也应对频道表现更为谨慎小心。 在电影方面,博客 Diseccionando a la Musa Perdida[ES]的 Luis Rodríguez针对新片《安地斯山不信上帝》,提出他个人的评析,这部片时空背景订在廿世纪初,虽然制作与音效质素俱佳,但他走出电影院时相当不悦,对于剧本与演员很有意见: 电影里那位原住民女子说话像是肥皂剧女演员,我并不讨厌电视台的大型肥皂剧,但这名演员所表现出的模样,却像个很典型、残忍与邪恶的继母,一心觊觎着丈夫的财产,只会用防卫的语气大吼大叫,从头到尾只有一种情绪,而且原住民女子也不该出现那样的动作或语调,我觉得一九二零年代原住民应该没看过什么肥皂剧吧。 去年今日 El Forastero的Miguel Esquirol客座写了篇有关「五弦吉他(charango)争议」的文章(注:乐器图片请见此),起因是智利总统巴切列特(Michelle Bachelet)将五弦吉他做为礼物,赠送给乐团 U2主唱波诺(Bono)时,将其称之为智利传统乐器。这使得许多玻利维亚人大表不满,认为那应是玻国传统乐器。不过后来首都拉巴斯的诡异爆炸案很快便盖过上述消息,由于炸弹客背景相当奇怪,使许多博客议论纷纷。

秘鲁:德国「开放音乐」乐团到秘鲁举办演唱会

校对:Leonard [编者注:以下这篇文章原来是发表在秘鲁创用CC博客上,并由Juliana Rincón Parra翻译成英文。我们已经看过一位厄瓜多尔乡村的「电子民族舞曲家(techno-folklorist)」,使用YouTube和博客后成为一位国际名人。现在一个德国的小乐团为了得到名气和交朋友,也正在接触全世界的博客。] Röntgenschall现在正在秘鲁的利马进行虚拟巡回演唱。打着『你的博客就是我们的舞台』的座右铭,这个从一个德国小城市来的小乐团,试着完成他们伟大的梦想,希望到全世界演奏爵士乐,他们心怀这样的梦想,也不认同某些人认为网络传播违背音乐界利益,因此他们设计了一套评分歌迷的系统。得票最高的五个博客将举办一场虚拟演唱会,特别为这些人、和他们的国家及社群的使用者量身订做,这也就是为何秘鲁博客Txitua.org会成为他们下一个「演唱会地点」。 这个乐团已使用众多社会网络网站来散播作品,如Del.icio.us、biTTorrent、Jamendo、Myspace、Youtube、Hi5等,他们甚至已在创用CC规范及非商业性原则下,让音乐自由流通。这些都是每个秘鲁艺术家应该知晓的Web 2.0工具。 我喜欢Röntgenschall,有什么事我可以帮忙的吗? - 下载、复制、散布和重新混音他们的音乐。 - 博客、制作Podcast或VideoCast。 - 加入他们的歌迷俱乐部,也许你的博客会成为他们的下一站。 - 逛逛Jamendo,书写、评分、使它成为你的最爱。 - 把他们加入你的MySpace。 - 把他们加入你的hi5。 本文参考数据: - 英文新闻稿 - Röntgenschall乐团拥有的博客...

29 三月 2007

菲律宾:博客谈论在家自学教育

校对:Leonard 在菲律宾某些博客上出现了有趣的讨论:让孩子在家学习或是送到学校去? A Passerby’s Trail博客写道: 身为教育者,我累积了许多在各级学校的教学经验,然而作为一名母亲,我倒希望孩子能够在家学习。我知道这样做会很麻烦,尤其是要从无到有拟定学习课表,但我愿意投入所有时间、精力、创造力及专业,这是为了自己孩子好,所以值得。 另一名菲律宾教育家博客Tito Rolly与A Passerby’s Trail想法一致,并表示科技可为在家学习提供良好平台。 现在科技日新月异,我觉得在家学习已非遥不可及,举例来说,从前我们可能需要买一些百科全书,才能对特定主题有所了解,但如今网络便能满足相同需求。 Tito继续谈论在家学习的好处: 在家学习可让孩子免于上学所带来的危险,例如穿越马路时被车辆辗过、通勤舟车劳顿、绑架、街头霸凌、逃学等,另外,还可减少学杂费支出及不必再面对爱抱怨的老师。(不过就没有台风假可放了)在家学习的孩子只需登入某网站,就能开始学习,这意味着学习将没有国界限制,我们的孩子可以在世界各地的学校上课,哈,这真是充满无限可能。 博客Noypetes响应Tito的文章表示,在家学习可能使得同学会成为过去式,若孩子不到学校和其它人混在一起,他们可能无法培养社交技巧。 在家学习固然是个不错的想法,不过我担心这种方式缺乏社交互动,同侪互动对于训练孩子独立自主以及融入社会十分重要,我认为应保留部分基本的教学方法,虽然信息科技及网络足以为师,但仍无法提供同侪之间的密切互动及取代老师的角色。 A Passerby’s Trail有带过大型班级的经验,她早就知道「社交技巧」的重要。她写道: 身为教育者,我相信学校不是唯一培养社交技巧的场域,孩子不需要身边一堆人才能够发展社交能力,有时在团体当中,孩子的社交反应反而不佳,因为我带过大型班级,所以我深谙个中道理。 假如不需待在教室学习,孩子就不会有没安全感、自我意识及紧张等情绪反应。学校是一个让人深感威胁的场所,对部分孩子而言,可能会造成心灵创伤,真令人难过……不过这是事实。 Tito心目中的未来学校期望是: 我对未来学校的愿景是:传统学校在不久的未来将有重大改变,从前我们所认知的学校将从此绝迹,未来的学校虽仍由建筑物构成,不过教室却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多间计算机教室,而在教室计算机前面的是老师,学生只需待在家里。教学内容将分为许多单元,因材施教,培养学生独立自主,由于同侪不需面对面相处,而且学生可自行决定课程进度,所以学习速度较慢的学生不会再因为课业落后而遭同侪讪笑。

伊朗:对民众而言,《斯巴达300勇士》不只是电影

译者:Nausicaa 校对:twmax 由Project 300的Afshin Sabouki 所作的一张卡通图片,响应《斯巴达300勇士》这部电影 根据Frank Miller的漫画改编而成的电影《斯巴达300勇士》不但票房成绩亮眼,还成为伊朗媒体间的热门话题。在Zack Snyder执导的片里,三百位斯巴达武士战至最后一兵一卒,以抵抗波斯王Xerxes 和他的百万大军。 许多伊朗人对这部电影感到非常愤怒。日报Ayande No指出,这部片「要告诉人们,现在成了邪恶轴心的伊朗,一直都是罪恶的根源,而且现代伊朗人的祖先,就像在电影里看到的那样,是既丑陋、愚笨且野蛮的谋杀者。」制片商华纳兄弟(Warner Brothers)旋即澄清,强调这是部「以历史事件做为蓝本的虚构作品」。 伊朗的博客们对于这部电影则有不同的反应。 愤怒与希望 Lego Fish制作了一个名为「Project 300」(300指电影名称)的googel炸弹(Google bomb),导引在在线搜寻这部电影信息的人们到一个有各种以「古代波斯」作为主题之艺术品的网站。他说可以「藉这波电影风潮,把真正的讯息传达出去,也就是,伊朗人并非片中所描述的那样。」 Lego Fish表示,Project 300并不像有些人所猜想的,是拿来报复和做为对抗的。它是通力合作下的成果,目的在于展现波斯人不为人知、且在现今媒体上缺乏能见度的艺术面。 博客The Spirit of...

阿富汗:酒精、女性以及和伊朗的关联

校对:Leonard 阿富汗以及非阿富汗的博客分享许多关于阿富汗的故事,包括酒精、女性以及阿富汗移民等问题。 酒精 Onne Parl告诉我们为什么酒类去年秋天会从市场上消失。这位博客说: 根据消息灵通人士指出,酒类去年秋天从市场上消失之因有二种说法。有人说,伊斯兰政府对于酒类易得性的关注。另一种说法是关于钱的问题。从价钱低廉来看,显然过去酒类免课税。当政府开始对酒类征税,商家不愿支付。于是,酒类就从商店下架,或是被商家藏起来。 陷在痛苦中的女性 Afghan Lord诉说着关于3月8日国际妇女节以及阿富汗妇女的处境。他写道: 一些阿富汗男性无故殴打他们的妻子,只为向家人展示他的权力和愤怒。当他想殴打妻子时,就立刻动手。许多父母将女儿嫁给六、七十岁的有钱人。坎达哈有个小新娘四岁出嫁,但这惊人故事只是数千案例之一而已。许多父母将女儿当作物品一样贩卖,也不管女儿的去向以及将来是否会发生什么。大约有57%的阿富汗女孩在合法结婚年龄16岁之前就结婚,而大约60-80%是被迫结婚。 Safrang说着几乎相同的阿富汗女性故事。他说: 在国际妇女节来临前夕,阿富汗女性的命运自塔利班垮台后并未明显改善,无论是媒体报导,或是联合国、阿富汗独立人权委员会及许多组织的报告也一致认为如此,家暴、强迫结婚、缺乏适当的医疗服务(以及立即照护和教育)依然非常令人担忧。 人道无国界 由于伊朗的IT专家及博客Jadi,我们得知有一群伊朗人正发起活动,抗议伊朗政府虐待阿富汗移民,我们可以在此看到许多抗议活动的照片,其中一张标语写着「人道无国界」,另一个标语写着「当不公不义变成法律,反抗即为责任」。

尼泊尔:对互联网断线的怒吼

校对:Justin 尼泊尔互联网服务商协会最近决定,要在上下午各断线一小时,对当地博客显然不是好消息,这些企业家以这项行动表达抗议,谴责毛派份子殴打旅馆老板事件,博客一方面抨击毛派份子,另一方面也因互联网断线而怒,虽然后来服务商在白天恢复联机,尼泊尔博客还是有许多意见不得不发表。 My Sansar得知断线原因后写道: 今日下午四点起互联网便已断线,尼泊尔互联网服务商协会表示,一小时断线行动是企业家团结抗议的表现,这是国内首度由服务商主动断线事件。 United We Blog!以尖锐文字批评断线是愚蠢决定,要求业者应补偿消费者,并应承诺未来绝不重演。 到底是谁认为断线是「必要行动」?我们不需要另一位贾南德拉(Gyanendra Shah)来剥夺人民的互联网权力,(贾南德拉为毛派领袖,去年二月发动政变接管政府时,曾断绝尼泊尔全国互联网一个星期),我们拒绝再因任何借口让信息与通讯瘫痪,绝不。 Mero Guff提到,他因为断线而无法进行重要工作,后来得知断线是服务商人为造成,他简直无法置信: 身为用户,我都定期付费,为什么他们的行动要把用户拖下水?…这种抗争行动真是可耻。 The Radiant Star同样抗议互联网断线,强调任何一方都未从断线中获益: 难道他们这样不算侵害消费者权力吗?签约时就已说过,除非出现人为无法抗拒因素,服务商都应提供24小时互联网联机… 我们一起来谴责此次事件! 直到服务商决定结束抗议之前,每日两小时断线还是会无限期继续下去。

27 三月 2007

印度尼西亚:总统学历要求?/国会议员买电脑?

校对:Justin 在政治圈里,一切事物都有政治意涵,如果任何政策不符合特定政治菁英的利益,就好像有其它政治目的,近来印度尼西亚政治圈与博客圈便出现类似情况,国会议员提案修改宪法,要求各政党提名的总统候选人至少要有学士学位,引发强烈争议与论辩,尤其是因为前总统梅嘉娃蒂(Megawati Sukarnoputri)可能代表PDI-P政党参选,而她即是大学肄业。 Terkini认为这项提案就是为了阻挡梅嘉娃蒂角逐2009年大选,M. Alfian Alfian在他的长篇分析文章结尾则提到,学士学位不该成为总统候选人的必要条件,因为那只会造成另一种型态的贪腐,届时将有无数政治人物想尽办法要取得学位,有些「劣质」大学也很愿意顺应「市场需求」,以「特殊行情及特殊管道」提供证书。Qui est votre也同意此项论点。 支持提案者则主张,如果学士学位已成为地方首长候选人的必要条件,这项要求也该适用于更高位阶的总统候选人身上。 国会议员买电脑? 印度尼西亚国会最近打算拨款,让每位议员都拥有一部笔记型电脑,这项话题重要性虽然不若前者,但更受博客们的注意,至少有160篇文章都在讨论此事。 焦点主要在于电脑价位与是否有其必要,每部笔记型电脑的预算约2100美元,届时国会550名议员全都将人手一台,几乎所有博客都反对这项计划,认为根本毫无必要,Just Ngeblog质疑为何政府总是轻易浪费人民纳税钱?Rahning、Pande Baik、Rihart亦有同感。

25 三月 2007

(短信)伊朗:美国精神领袖来访

伊朗:女权团体/总统赴联合国报告

校对: Leonard 本月4日,女权人士在德黑兰参与和平示威活动被捕,32名遭逮捕者中,Shadi Sadr(感谢Kosoof提供图片)和Mahboobeh Abassgholizadeh迄今仍在牢中,其余人士已予以饬回。 律师出身的Sadr成立了Rahi非政府组织,协助女性解决法律纠纷,根据Women's Field网站指出,相关单位已在3月15日(周四)查封该组织,此外,该网站并指出,Abassgholizadeh经营的另一个非政府组织(协助民间激进人士之机构)也在当日遭当局查封。 狱中其中一名女性透露审讯人员与她的对话。 审讯人员与囚犯 Mahbobeh Hossein Zadeh在博客Parndeh Kharzar [Fa]上,发表她在牢里的情形及审讯人员和她之间的对话。 审讯人员:若能重获自由,妳想写哪些主题? 部落客:威吓、审讯、精神折磨、羞辱、审讯人员不当对待以及监牢的恶劣环境。 审讯人员:妳我曾谈及当局是如何搜集妳的日常生活情报,当时妳目瞪口呆,你也会写下这段吗? 部落客:监听电话没什么大不了的。 审讯人员:还好今天不是由情治单位人员来审问妳,妳应该感谢老天。 为狱中的母亲落泪 Omid Memarian的身分是记者,她将一名入狱妇女的女儿与她之间的谈话记录在博客上。她说Mahboubeh Abbasgholizadeh的女儿(Maryam Ommi)似乎很害怕,也很担心母亲被捕后,即将遭受一连串的审讯及后续行动。Omid的完整访谈内容收录在Roozonline,Omid问: 『他们是否审问其它人有关妳母亲的事情?」Ommi回答:「是,审讯人员试图将另外两名女囚犯与其它人隔离,他们要其它人不要再跟随那两名囚犯,并经常质问其它囚犯:妳跟那两名囚犯有什么关系?你替她们俩做什么事?为何要去她们的办公室?」他们还试图使用心理战术,告诉其它人那两名囚犯已招供,但他们是好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