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一月, 2007

報導 來自 一月, 2007

29 一月 2007

哈萨克斯坦的罪与罚

原文: Crime and Punishment in Kazakhstan作者: Leila Tanayeva译者: Leonard校对: Portnoy 博客遭审判 记者托古巴耶夫(Kazis Toguzbayev)常将文章张贴于群体博客KUB,他在1月22日在哈萨克首都遭起诉开庭审判。他在文章中指出总统企图遮掩在野人士的谋杀命案,结果被以利用媒体污辱总统尊严与名誉,遭到违反刑法规定的指控,最后判处两年缓刑。 托古巴耶夫将审判所有资料与判决内容公布在KUB,引发众人激烈论辩此案。 Iwann写道(RUS): 别人若对你有惧,你就毋需对他们感到害怕!…虽然他未入狱实在很可惜,他若身陷大牢,反而就能成为国内追求民主的标的。 Aziat回应(RUS): 你可以亲身体验一下,只要在网路上张贴一些愤怒的情绪性言词,然后等着,等他们找上门来,你再大吼“谋杀者!独裁者!”,你就会被丢入大牢,届时你自然能成为荣耀的民主先驱。 M.Heidegger(RUS): 我不会称此案为一项胜利,不过托古巴耶夫确实为哈萨克言论自由贡献良多。 秘密审判医师 哈萨克南部医院先前传出,87名婴儿遭感染HIV病毒,Shymkent地方法院后来于1月19日开庭审理21名被告,其中18人为医疗工 作者,自本案成案以来已有8名孩童死亡,一名由美国人收养,但大众与媒体均不得旁听审判,被告与受害者姓名亦未公布,哈萨克政治社群的romanil表示:“民主,再见!” Neweurasia的Mira Baktyhova则怀疑,被告最后根本不会遭判刑确定,因为其中部分为高层官员,她认为:“政府告诫媒体不得就此议题打扰法官,法官也不得透过电话等方式批评此事,若有记者对法官提出任何问题,形同媒体对法院施压。”...

利比亚: 归或不归?

原文: Libya: To Return or not to Return?作者: Fozia Mohamed译者: Leonard 过去几周利比亚博客圈关注话题众多,当地学校正值期末考,Khadijateri提供数篇相关报导。 另一方面,博客Nura,在Ly-Hub上掀起一阵热烈讨论,许多利比亚博客与“对利比亚有兴趣者”都会聚集在此交流,Nura提出以下这个话题,许多海外人士都很感同身受: “我想问各位利比亚兄弟姐妹,是否偶尔会有冲动想回利比亚看看呢?因为我从未在利比亚生活,我常与这个国家感到疏离,觉得该回去重新强化彼此关系,因为这种情感联结已经愈来愈微弱。” Anglo Libyan接续这个问题,张贴文章问道“归或不归?”,似乎也困扰着许多海外利比亚人。 各位可在这里看到人们的想法,Anglo Libyan提到 “重点是,利比亚会欢迎我们回去吗?当地民众会否接纳我们?还是会瞧不起我们,视我们为移民?问题很多,但答案很少。” Rose Bud是位居住于美国德州的利比亚人,他觉得当利比亚人离开国家后,就会忘却所有不好的事,只记得利比亚的好,也同意应该有人回去看看,让我们回想起当初为何对利比亚不满。更多想法见此 我最近还认识另一个有趣的博客名叫OnLibya,他的部落格Survey关注利比亚社会的现况,例如婚姻、健康、批评等。 他在文章中会先抛出一项议题,再陈述他的疑惑,这是种很不错的方式,各位在他的实地报导中应该可以学到不少。 各位可以发现,利比亚博客圈所关心的面向非常多样,所以我们从不会感到无聊,欢迎各位前往探索。

26 一月 2007

罗马尼亚:媒体 vs.博客

查维兹计划撒回委内瑞拉一家电视台的广播执照

原文:Chavez Plans to Revoke Station's Broadcast License in Venezuela作者:Luis Carlos Diaz翻译:abstract校对:Portnoy Los Amigos Invisibles con Patricia [at RCTV], Alfredo Izaguirre F.摄影 查维兹在去年的12月份连任,获得他的第二个六年执政期后不久,宣布不再更新一家有反政府倾向编辑政策的电视台执照。营运52年的RCTV电视台的 播送受到限制,且不得在公共的频谱上播送。这将对RCTV电视台造成实质上的危机。宣布“关闭频道”和“不再更新执 照”是不同的,从这里可以思考政府作为的正当性。 在委内瑞拉的部落格圈,反映着当前的政治分歧,意见分为二派。在委瑞内拉,政治辩论的两造围绕在情绪性的感情之上,这也是为什么两造提出的论辩似乎都受到政治人物说法的影响。...

25 一月 2007

乌克兰:尤申科上任届满两年

原文: Ukraine: Two Years of Yushchenko's Presidency 作者: Veronica Khokhlova译者: Leonard 两年前的1月23日,数十万民众涌入乌克兰首都基辅的独立广场,聆听总统尤申科(Victor Yushchenko)的就职演说,撰写博客“橘色乌克兰”的Dan Mcminn和Lesya McMinn也在人群之中,他们和许多人一样,都得跨越重重阻碍才能得窥活动片刻,他们拍摄有关群众的相片,也写下了图片,例如: …所有人都得绕着广场打转,因为人实在太多,我们在大街上步行,根本无法靠近清楚看见什么东西。 …我们一度爬上废墟的冰坡,为了历史重要时刻,什么才算是冒险? …最惊人的是有这么多人在后街徘徊,广场各个方向的入口都被人群堵住,光是看到周边道路有这么多人,就可以想像主干道上更是人山人海。 本周二尤申科上任届满两年,但大多数人都没有注意到,焦点集中在权力斗争与希望破灭,基辅的记者兼博客Abdymok在一篇简短文章里,称尤申科是位“失败的总统”。 时光倒回2006年8月,didaio指出,乌克兰部落圈现在不再视尤申科为国家“英雄”,而是“反英雄”,今年1月23日时,他也是乌克兰少数博客还愿意思索[UKR]周年纪念的意义,以及为何尤申科无法符合人民期待: 两年前,我站在独立广场上,身上穿着橘红色雨衣、绑满橘红色丝带,因为眼前景象而满怀骄傲与愉悦,身旁数万名乌克兰人与我心有同感,当时我们看着一位人民总统就职,每个人都希望乌克兰能拥有新生命、新生活水准等等。 我现在无意分析过去两年发生的每一件事,反正还有很多人会写,尤申科的总统职权即将随新法生效而缩小,可能迫使他花费很多时间,努力想摆脱“乌克兰人民傻瓜”的封号。 因此我比较想谈谈,两年前与我并肩的群众到了今日有何态度与反应。 上周我恰好听到两个人说了同一句话:“从前人们有那么多希望…”,其中一位女士在总统大选时投票给前总理亚努科维奇(Victor Yanukovych),过去支持乌克兰第二任总统库奇马(Leonid...

伊朗核武危机

原文:The Iranian Nuclear Crisis作者:Hamid Tehrani翻译: Justin校对: PipperL 由于伊朗拒绝终止提炼浓缩铀计划,联合国安理会已于去年12月23日记名投票,通过对伊朗制裁案。 尽管事态严重,伊朗总统 阿曼尼内贾德(Mahmound Ahmadinejad) 却认为安理会的决议无关紧要,矢言继续发展核武。 这也使得伊朗与美国关系愈趋紧张,许多人担心中东将引发另一场战争,伊朗部落客们忧心忡忡,纷纷在部落格讨论此议题,表达对伊朗未来发展的关心。 在 Forever Under Construction 网站上,出现一个名为 “Enough fear” 的反战网路活动,该活动是由一群拒绝战争的民众自动自发创立,此网站正网罗来自美国、伊朗及其他国家的民众照片,这些民众在照片中举着手,比着全球通用的手势:“停! Robo在他的部落格中写道:“ 这些日子以来,你、我都十分忧心,甚至担心到无法专注自身的日常事务。我只是个平凡的花农,经不起战争蹂躏。至今我仍记得童年是在‘马铃薯年 代’(我对80年代的别称)中渡过。我无法忍受失去身边朋友及同胞之苦,所以我反对战争。我不想带着悔恨离开人世。” Pouya在部落格说,美国国务卿莱斯(Condoleeza...

24 一月 2007

库德斯坦:侯賽因死后

原文:Kurdistance: The End of Saddam作者:Deborah Ann Dilley翻译:abstract校对:Portnoy 从今年初海珊的绞刑处决之后,全球之声已报导了来自世界各地关于此事的说法,但还有一群人尚未发出他们的声音,那就是库德族人。库德族人的回应形成的有点慢。我想是因为震惊。但别管我说的,看看库德族人怎么说… Bila在Better Kurdistan and Iraq说: 萨达姆海珊的死刑昨天执行了。对许多伊拉克人来说,与不知道还要持续多久和多血腥的后海 珊时期比较,海珊时期像是遥远的历史。伊拉克特别法庭将海珊以及他的主要助手以违反人道的理由入罪,意图要还给受到海珊不人道对待之下的牺牲者正义。 正义和责任是那些犠牲者想要的。我们去年12月伊拉克选举日与美国总总布希会谈,一个愤怒的学生反驳说萨达姆海珊根本不该接受审判,而该立刻处以死刑。总 统告诉他新的伊拉克要建立一个判例,即使像是海珊这样的人也能接受公平的审判。不论公平与否,数以千计的库德族人牺牲的性命绝对不是正义。 今天是伊斯兰的牲宰节,尽管什叶派的穆斯林明天才展开庆祝。文化上和宗教上,这是和谐和尽情享受盛宴的一天。通常在这一 天,伊拉克政府会特赦罪犯,或允许罪犯探望他们的家人。而海珊的死刑执行打破了这个常规,让这处刑有别的解读。这个特殊日期会满足海珊成为成为人祭的心 愿,就像是献祭的羊一样。 总之,库德族人被欺骗了,库德族人是海珊政权下主要的受害者。海珊在1988年以化学毒气攻击库德村镇哈莱卜杰 (Halabja),造成5000人死亡,大部份是女人和小孩。哈莱卜杰(Halabja)居民仍然为化学毒气所造成的疾病所苦,毒气也导致女性流产。我 刚失去一个朋友,他因暴露在受污染的土地而罹患白血病过世。虽然他逃过了当时的攻击,但毒气仍在几年后杀了他。海珊政权也应该为1988年2月到9月间一 场称为安法尔的军事行动 (Anfal operation,...

智利:第一个博客协会

原文:Chile: First Bloggers Association作者:Rosario Lizana翻译:Portnoy请至全球之声网站阅读更多全球独家新闻,或是订阅RSS。 一群博客已经决定成立智利博客协会。这个想法诞生于博客们考虑到组织化沟通传播方式的欠缺。他们这么解释: 我们是有着共同目标的一群人,透过博客,我们追求从不同领域中,发展社群倡议。我们希冀透过各种网路工具,在无人被排除且具有秩序的前提下,发扬沟通与民主,呈现属于我们的意见,聚合属于我们的抱负、立场、以及不同意见。 他们也表示该组织没有任何政治、宗教、或是意识形态上的偏颇,他们将致力于发扬博客的观念,那就是透过开放与参与空间,一同分享视野。 该组织成立于去年十一月,已经有三百个成员。他们也希望传播科技使用。他们已经在学校内组织了数位素养活动,打算趁早扎根。但是他们的主要关注点,还是创造一个人人都能进入的参与式场合。作为一个非营利组织,他们也开始寻求赞助者来帮助他们继续向前迈进。

以色列:公车上的性别隔离

23 一月 2007

马来西亚:众网站联手支持博客

萨尔瓦多博客在说些什么–和平协约签署十五周年

原文: What Salvadoran bloggers are saying – on the 15th anniversary of peace accords 作者: Tim Muth 译者: Leonard 萨尔瓦多冲突双方于1992年1月16日签署查普特佩和约,结束长达12年的内战,至今年正好满15周年,当天有官方庆祝活动和研讨会,也有抗议与示威游行,萨国部落客对这段历史与国家进步有许多感想,多数人认为政府的承诺尚未实现。 Hunnapuh的Jimar表示,他不希望人们低估和约的重要性,并认为和约为萨尔瓦多当代史上最重要民主政治改革[ES]立下基础,和约敲开民主发展大门、确保人们政治权力、让FMLN游击队有机会转型为政党,政府也设置人权视察官职位,但在社会经济方面,和约内却显有不足,萨尔瓦多社会的历史结构特殊,致使当年发生武装冲突,但和约却未改变社会结构。 Ixquic则感到意外,在萨尔瓦多这个小国内,对于同一件事实却有如此分歧的意见,她一方面肯定和约终结社会对立与敌意,另一方面却未能巩固一套新的社会、政治与经济制度。 在许多人眼中,和约对政府军与游击队的处理显有缺失,记者德顿(Juan Jose Dalton)透过曼希瓦(Bernard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