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十一月, 2007

報導 來自 十一月, 2007

30 十一月 2007

(短讯)塞尔维亚:科索沃预言

A Fistful of Euros 预测科索沃未来的局势:“科索沃将会获得某种形式的独立,而贝尔格莱德和莫斯科会气得跳脚,到时必然将是一团乌烟瘴气…然后,就这样。国界依然开放,太阳一样从东边出来。这种过渡状态将造成某种‘巴尔干版的台湾’,拥有主权而不被外界承认。” 译按:BBC中文网上,有篇颇为相似的评论。 原文作者:Veronica Khokhlova

(短讯)巴勒斯坦:到目前为止的和平

“在美国马里兰洲安那波里市所举行的中东和平会谈结束了,但在巴勒斯坦这并看不到什么真正的改变。布希真的相信这梦幻似的会谈可以解决占领的问题吗?”巴勒斯坦约旦河西岸拉姆安拉市(Ramallah)的博客Asad Al Nimr如此写道。 他说: 这个会谈真的能解决我们和以色列之间所有的问题吗?! 他们相信这个会谈能解决巴勒斯坦问题是真的很笨的一件事! 是因为大家都想着最好不要有这个无聊的会谈? 不是有某人想着这个会谈是达到真正的协议的一个选项? 或者,这是取悦美国的一种方式?他们真的了解我们生存的处境和占领的问题吗? 他们何曾关心我们在这里的生存方式? 为什么我要突然相信他们是真的关心巴勒斯坦? 这不过只是利害关系而已! 但也许,就只是也许,会有什么改变我知道所有人都希望有真正的改变。 我们只是需要持续的抱着希望!!! 原文作者:Amira Al Hussaini

日本:薄酒莱风潮不再?

时间一到11月第三个星期四午夜,日本民众立刻打开薄酒莱新酒(Beaujolais Nouveau)庆祝,自八零年代泡沫经济高峰期以来,迎接薄酒莱似乎已成为年度固定活动,这项传统至今仍在,许多人群集在餐厅和酒吧,希望抢在第一时间享受今年新酿的美酒,有些人不只饮酒,更浸淫其中,以薄酒莱沐浴。 薄酒莱上市也成为博客的热门话题,masakoski表示: 我先前还没尝到今年的薄酒莱,所以请哥哥到附近的7-Eleven便利店买了一瓶,真是美味! 虽然日本目前仍是全球最大薄酒莱消费国,但销售量却不断下滑,博客各自认为的原因不同。 tokorin25指出,人们开始怀疑外界是否夸大或高估薄酒莱的质量: 我明白为什么薄酒莱风潮已不复在,因为人们都已实际尝过味道了。 另一名博客表示: 虽然商家提供无限畅饮,但我无法喝太多,因为并不是那么美味,反而有点太淡,一般红酒比较好喝,但当我听到「开卖」二字时,就会激起我想喝薄酒莱的冲动,而且又是个庆祝活动,那比较像是丰年祭吧。 东京一间餐厅外的广告上写着:「2007年薄酒莱开卖!每杯600日圆,每瓶3200日圆。」 这位博客也讽刺这项传统: 好久好久以前,几个喜欢喝红酒的人办了一场游戏,比赛谁能先喝到薄酒莱,后来便广为流传,成为今天的局面。我一直在想象欧洲红酒行家看着日本的现象,那些跟流行的日本人大叫「首卖日的薄酒莱最棒」,行家们只想着「笨蛋,那只是游戏,游戏而已!」日本人总是这样,跟着别人欢度西洋情人节和圣诞节。 高中学生sovversivo creazione的观察是: 11月第三个星期四便是薄酒莱开卖日,我最近常常听见相关消息,日本也买下大多数薄酒莱,其实这种酒的价格在法国便宜许多,这样听起来,好像我们国家很富有,但物价随石油价格不断上扬,我也担心家里开支不足,许多东西都愈来愈贵了… 我觉得寻找新能源很重要,既然我们已太过富有,难道日本不该重新思考节能与能源使用效率吗? 原文作者:Hanako Tokita 校对:Trust

哈萨克斯坦:黑帮电影票房长红

哈萨克斯坦第一部纯商业电影--从拍摄、制作到发行没有从国家拿一毛钱,全靠票房收入--上片后引起博客众多讨论回响。影片 Racketeer讲述一位年轻运动员,在1990哈萨克斯坦经济萧条年代,为了赚钱,自大学休学加入黑帮,靠拳头向生意人索钱。 博客Adam Kesher表示这部电影很卖座,在上映前三天几乎一票难求。「我不认为大家只想看本国版的俄罗斯帮派肥皂剧。消费者更希望看到自己引以为傲的国片。他觉得,国内片商并不热衷好好地推销哈萨克斯坦电影,是件憾事。「要支持国片没有其它快捷方式,法国和南韩就是好例子,他们的片商努力营销自家电影,看看人家的成果!如果发行商只支持这类古惑仔电影,文化的扭曲,恐怕不可避免!」 Megakhuimyak则持正面看法:「我还没看这部电影,我可能一点也不喜欢它。但是我赞同它显示的事实。」这部电影已成为一种社会现象及文化,「至少我们现在可以说:有人愿意为国内观众来拍电影,而不是为了讨好国际影展的评审。电影制片不必再去哀求文化部给钱,乐见有电影演员新血轮加入,而不是某些大人物的亲戚依亲带故地霸占位置。」他说。 博客Sarimov 对哈萨克斯坦电影有诸多意见,在看过大家的讨论后,他表示自己意见为:「过去十多年,我分析许多哈萨克斯坦电影,这大多份是我个人式的自省观察。许多影片以乡土为题材。最近五部电影最后的情节都是主角离开了乡下。这是一个警讯,或许艺术创作者看待现实较为感情用事.。田园游牧式影片不是真正的电影而是政令倡导。现在,我们有了新而好的社会题材戏种。」他很乐观的作结。 注:文中所有连结都是俄文 原文作者:Adil Nurmakov 校对:FoolFitz

29 十一月 2007

加勒比海:地震

就在(11月29日)数小时之前,好几个加勒比海地区的岛屿经历强震,这次地震的震央是在马提尼克(Martinique)外海,好几个当地部落客都被吓一跳,他们克服这些情绪后不久,在电脑前聊起关于经验...

28 十一月 2007

(短讯)塞尔维亚:科索沃选举,过去与未来

Balkan Baby 在科索沃议会选举之后谈到:“这议会选举,是否会将此地区内所有成员,不止科索沃人、也将阿尔巴尼亚人、波斯尼亚人、格鲁吉亚人、土耳其人、埃及人和罗姆人包括在内,实现真正的代议政治?也许不会吧,由于俄罗斯那基于纯粹害怕科索沃变成第二个车臣和鞑靼斯坦、而非同为泛斯拉夫民族兄弟之情的杯葛,科索沃将只有一个选择:憋气、跳入水中,等着欧盟看不下去而丢出救生圈。” 原文作者:Veronica Khokhlova

日本:宣布暂时休息的博客女王

日本的Gravure idol, 艺人(talento),同时也是部落格女王 Wakatsuki Chinatsu(若槻千夏)昨日宣布她将暂时不写部落格了。Wakatsuki的官方部落格“ マーボー豆腐は饮み物です”以致力书写名人和她自己的爱情生活为主轴而出名,且吸引的观赏人次也远远超过其他同样架设在Ameba部落格平台上的其他站台。这个部落格在先前还创造了“一天之内留下超过7500则回覆”的记录。

27 十一月 2007

哥伦比亚:发声计划,用创意改变成见

全球之声“发声计划”的受助者--哥伦比亚HiperBarrio 计划,示范了边陲角落里微不足道的小社区,如何培养能力,向全世界来说出自己的故事。他们的成功是使用了新兴媒体工具,如博客、播客和照片,让社区民众抒写出自己的想法和创意。 Izpapalot 总结了他们10月底前的情况,特别是到目前以止的重要成果。 Juiliana Rinco 报导了11月10日的摄影工作坊,不同于以往,这回参加者走出户外,前往Medelin 的carabobo 步道取景拍摄。他们用尽了Flickr 帐户相片上传的流量额度,所以还得再多利用 Picasa互联网相簿来存放这些成果。 参加者 Galo 谈到第一次学着剪辑錄像的过程。他们以照片和录像纪录圣多明尼哥 Fe y Alegría 校园文化祭,并把制好的成品上传至Youtube 与Flickr 网站。 上图中盛装者,利用资源回收的材料作出他们参与文化祭活动礼服。 这支錄像里,炫丽参加者和同伴的舞姿,获得第二名。她的热带舞蹈融合了Medelin当地流行的舞步Porro 。 社团博客Convergente 上头添了好几篇新文章。...

巴林:被方言区隔的国度

本次的主题是:消失的大海/英国的文化冲击/白血病/请说什叶教派语(Shia)! 对于发展的省思 虽然有些特殊景观依然存在,但Hussain仍然感叹土地开发与发展后巴林海岸线的变化。 过了一段时间,海水从海岸线退去。有一度我以为这些海水不会再重回海岸;海洋不再是海洋,只剩下海水退去后的残渣及“阿布苏海岸 (Coast of Abu Subh)”的空名。但谢天谢地,在一连串的破坏和失望后,海水还是回来了,令人目眩神迷的落日余晖美景,也依然留存。 除了是名博客,Hussain也是个杰出的摄影家。以下是一张海洋的照片,这是哈山孩童时常来游泳和钓鱼的地方。 照片由Hussain拍摄 不习惯的礼节 Sayyid Mahmood Al Aali最近到英国读大学。他记录了他对英国的第一印象: 在英国两周后,我不得不对这的人、事发表一些意见。 谢谢/谢谢您 在这个国家,你无时无刻可以听到有人在说“谢谢您”,多到我现在好像不能没有它。 对不起 有时,我在街上不小心撞上人,对方的反应却是说声“对不起”,好像错的人是他。反观我们国家,在你回神逃离现场之前,你大概就已经被骂得狗血淋头! 排队 你可以发现到处都有人在排队:学校注册、超市或甚至自动提款机前。好像人人都时时惦记着“守秩序”这件事。所以在英国有这么一个笑话:只要看到有二个人一前一后地站着,大家以为那儿有个队伍,就会依序排起队来。 礼貌 过去两周,直到现在,无论在上上或大学校园里,我没有以任何形式、与任何人有过纠纷或遭遇任何麻烦。当你向人询问任何资讯,他或她就会尽可能地试着帮你,就像交谈时,他们总是微笑以对。我想,有些事,身为穆斯林,应该当做首要之务去做,但… 电视上的盛宴...

Google地图秀出全球web2.0网站遭封锁情况

Access Denied MapUploaded by fikrat 影片:地图展示出全球web 2.0网站遭封锁情况 新资讯通讯科技的蓬勃发展,人们享受到更多易上手、低成本甚至是免费的工具、软体,像自力出版的博客、各类多媒体分享。这股科技趋势赋予了互联网使用者同时具备生产者与消费者的双重身份,让一般人可以向主流媒体挑战。更重要的,它让民众成为公民监督者,去处理敏感的人权议题,所以公民媒体有时能成为异议声音的发表管道。 公民新闻与专业新闻之间模糊的界线,使得了前者更有能力透过第一手即时报导人权讯息,协助人权捍卫者和NGO团体。例如近来巴基斯坦、缅甸、突尼斯、埃及、摩洛哥的成功示范,更肯定了广大使用者所提供内容和倡议行动,成为另一种独立新闻的来源。这些案例的共同点就是有效地运用了web 2.0工具来揭露滥权与不公义的现象。 web 2.0虽有很大潜力,但在互联网被控管、国家独掌资讯垄断的地区,要自由开放地使用互联网却不容易,互联网开放与否成了威权者的照妖镜,当高压政权受威胁时,它 就会抓紧互联网控制。已让传统媒体封口的政府现今把注意力移向互联网,无所不用其极地想要扼住这最后一块言论通讯自由的庇护地。不容许异议的国度里,使用者自 制内容被视为对政权的威胁,也因此会在法律上或是技术上被封锁或控制内容的传播。在这些高压国家,每周都会传出某大网站被封锁的消息。影音媒体分享、社会 网络社群、地图工具、流行的web 2.0网站等,都变成了互联网言论控管的扫荡对象。 过去半年内,中国、突尼斯、敍利亚、土耳其、缅甸、泰国与摩洛哥政府切断了影片分享网站的连结,在9月3日到11月2日之间,突尼斯政府封锁了二个受欢迎影片分享网站–Dailymotion、Youtube, 使国内网友无法观赏或上传影片,目前这二个网站在当地仍无法造访。中国网友最近可以重新使用Flickr 相片分享网,但在阿拉伯联合大公国、伊朗境内仍无法连上。Metacafe、Photobucket 在许多中东国家被禁止,例如伊朗和阿联酋。 博客服务也遭遇同样的厄运。过去三个月,土耳其、泰国和中国都切断了wordpress.com 的服务。Blogspot 最近在中国又能使用了,但在敍利亚、巴基斯坦仍无法使用。摩洛哥和伊朗,无法用Livejournal 博客服务,据闻其在中国也遭封锁。其它的博客互联网工具,如Technorati、Blogrolling、Xanga、 Movable...

26 十一月 2007

(短讯)俄罗斯、塞尔维亚、格鲁吉亚:科索沃的言外之意

TOL博客的Steady State,在〈如果科索沃能独立,那么阿布哈兹也可以?〉一文中,将科索沃与前苏联地区的阿布哈兹与南奥塞梯等地相比,写道:“如果‘科索沃法则’能被套用在前苏联的冻结抗争*中,那么莫斯科将一定会采取行动。” 译按:前苏联解体后,许多国家纷纷独立,但有些区域与其统治国的主要人口有着不同的种族或宗教,而未能独立,其区域内分离主义者所发动的冲突被称为冻结冲突(frozen conflicts)。 原文作者:Veronica Khokhlova

黎巴嫩:总统大选辩论

黎巴嫩已经正式进入新总统选举的宪法阶段,但我们还没开始选总统,在黎巴嫩,总统是由国会选出的,到目前为止,总统选举已经延期两次,国内两大政治 派系间的严重分裂是导致延期的诸多原因之一,此外,也有人害怕一旦选出一个不符共识的总统,可能会导致更多暴力与动荡。许多当地或国外的交涉与干预这几天 正在登场,总统选举的最后期限是11月23日,当天同时也是现任总统任期届满之日,国会已经决定在最后期限的前两天,也就是11月21日召开选举大会,多数人都希望能在那之前达成共识。值得注意的是,11月22日是黎巴嫩的独立纪念日。以下是来自黎巴嫩博客圈几个关心总统选举的回应,请持续关注此议题,因为接下来两周会有更多对话。 Walid提到笼罩黎巴嫩的歧异性,以及想要陈述或书写一个意见有多难,因为永远都会有反对意见,在针对现今局势做出若干分析后,他最后提出了解决当前僵局的建议: 每次当有人书写关于黎巴嫩的事物时,总会产生许多争议,其中一个原因是极端的极化现象,这是干扰对话并让双方意见呈现两极化结构的原因。[…] 目前黎巴嫩僵局的唯一解决之道,就是让多数人直接说出他们的兴趣和选择,这些论述就代表了他们的利益所在。 那么如果一直不断延期,直到最后一刻才选出新总统呢?对此Riemer Brouwer建议我们不用担心: 众所周知黎巴嫩民众都会迟到,且鲜少事先计划,说不定还有很多时间,[…],在这里,生活是比较不固定、有弹性的,黎巴嫩民众习惯在最后一刻才做事,而现在也正是展现这项绝活的时候了。 对Mustapha而言,目前正在黎巴嫩政党之间正在进行、希望提出一名符合共识总统的交涉,都是不透明而复杂的过程,而这个过程会让人们毫无线索、也失去权力: 我们知道哈里里先生(Saad Hariri)*正在和贝里先生(Nabih Berri)*会商,我们也知道哈里里先生正在会晤奥恩先生(Michel Aoun)*,就这样,除了他们会商的些许清楚陈述外,谈起谁会是下一任总统时,我们黎巴嫩民众一无所知。 译按:哈里里为黎巴嫩遭暗杀的前总理Rafik Hariri之子,现为黎巴嫩国会多数党领袖;贝里现为黎巴嫩国会议长;而奥恩为自由爱国运动党的领袖,该党在2005年的国会大选中,抢下21席,随后却与真主党结盟 R在其博客Voices on the Wind指出,“共识总统”的概念是天真而荒谬的,因为还有其他原因: 在所有可能性之下,他们同意成为我们下任总统的名字,将是个不重要的笨蛋,而且他毫无民众支持基础,因此选出一个仪式性位置之 后,这个仪式性位置的实权注定阻碍更多仪式性位置..当然,透过妥协,M14欢迎大家询问下一个问题,也就是他们必须在面对动荡或内战的威胁(也就是黑 函)下,再度妥协组成一个国家实体政府。 Jounoune写到真主党(Hezbollah)对这次选举的看法,这是由真主党领袖纳斯鲁拉(Hassan Nasrallah)所发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