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 2015

報導 來自 五月, 2015

阅读此篇

民间组织成为抢救船难危机的领航员

  25 五月 2015

欧洲对外国境管理机构 Frontex 自 2014 年十一月起受委托执行监控欧盟边境的崔顿行动,他们表示无法再负担大规模搜救,以后将只执行监控任务,而交由欧盟盟国的海巡船只和商船尽其所能进行搜救。

阅读此篇

中国政府不准Uber为民服务

  12 五月 2015

中国政府官方一周内针对Uber中国办公室展开二次调查,宣称此为打击无照出租车行动的一部分。不过一些人认为,此举主要原因为打击外国行业竞争者。

阅读此篇

我们将看着「呃」从眼前消失吗?

  3 五月 2015

李伯曼研究所谓的「填补停顿」词将近十年,而且有了挺有趣的发现,美国人年纪越大越常讲「呃」,而且不管几岁,男人都比女人更常讲「呃」。如果反过来看「嗯」这一边,也会有相同的发现,年轻人比老人家更常讲「嗯」,不论年纪,女人都比男人更常讲「嗯」。

阅读此篇

和政治变革无关 – 与伊朗的「沟通」对话

GV Advocacy  3 五月 2015

谈及伊朗,西方媒体大多着墨于政治变革,就算提及伊朗信息的取得,议题也不离政治。然而此处谈的并非是网络自由运动人士或研究人员在意的国家元首云云,而是伊朗人应用信息科技来与当地人民、甚至是全世界沟通的可行性。

阅读此篇

香港警方「预约」逮捕占中者

  2 五月 2015

我们大部分人都通常预约餐位,但如果警方要预约逮捕你,你将作何反应?这也许听起来可笑,可是目前香港警方已经对50多名运动分子这样做了,时间点在他们进行了大规模静坐(被称作「占领中环运动」)之后,这是一系列的抗议,要求一位通过真正普选的香港领导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