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六月, 2006

報導 來自 六月, 2006

28 六月 2006

尼日利亚:谈的更多的是足球

翻譯:Ahom Kuo 校對:Portnoy 足球的热潮现在遍及全球,包括尼日利亚的博客圈. Aba Boy写的“支持法国队“: 作为一个黑人移民,支持昨天(译者注:6月27日)法国同西班牙比赛中那支是法国队是理所当然的.那支法国队由黑人球员图拉姆,加拉斯,阿比达尔,马克莱莱,维埃拉,马洛达,戈吾,亨利,维尔托德,还有原籍阿尔及利亚的齐达内组成. African Shirts支持加纳队:我们仍然是加纳人(和部分巴西人) Black Stars(加纳队外号)很好的证明了他们自己,但同时他们也经历了长时间的进球荒.而巴西则是很实际的, 3-0的比分让他们很满意.胖罗在被媒体口诛笔伐后爆发,而且他现在是世界杯历史上进球最多的人了。加纳很遗憾失去了埃辛,他本有机会对抗一下巴西颇具侵略性的中场,他自己也一定很遗憾. Black Looks对加纳与巴西的遭遇战做了总结 -加纳维持了81分钟的荣耀! 加纳除了尊严,似乎没有什么可失去的.他们的每场比赛都看似可以以Appiah, Amoah,Pantsil和Mensah的精彩表现而赢得胜利,但结果总是失望的,除了有一次他们认真的坐下来想了一下战术.埃辛的缺阵对比赛起了很大影响,裁判就像给小孩送黄色气球一样不停的给加纳人出黄牌,但我始终觉得, 加纳是可以进一个的,甚至是一场胜利. “大声的思考” (Just Thinking Out Loud)对加纳队充满了高度评价: 生活….的确是不公平的! 我刚从比赛中缓过神来(虽然只看了下半场),我已无法想象还有别的什么比这场比赛更令人痛苦的输球方式了.这是一支每个人都觉得巴西队会轻易碾过的球队,但加纳从比赛的一开始就证明了情况不会就这样发生.上半场比赛我是在即时聊天工具上通过朋友来了解比赛的进程的,他不停的告诉我加纳踢得多么多么的漂亮,下半场我到朋友家看,...

25 六月 2006

叙利亚一周博客氛围

原文链接:Syrian Blogsphere in a Week 作者:Yazan Badran 翻译:Kuo Yen-Hung 校对:Portnoy Ammar Abdulhamid问了这个炙手可热的政治议题: 巴沙尔-阿萨德(Bashar AL-ASSAD)的政权到底有多可靠? 很多叙利亚事务的观察家在看到Brammertz含糊其辞的报导及叙利亚同伊朗日益加强的同盟关系后认为,阿萨德政权比前几个月更有安全感,更可靠了,虽然国际社会对此的批评声不绝于耳.不管这是阿萨德的策略还是只是他的运气,最终的结果都是一样的,他的政权是那么的不可触及。 在Tony Badran最新的<叙利亚观察>The Syria Monitor简报上关于叙利亚异议分子被胁迫和审判的最新报导… 被拘捕的作家Ali Abdallah和他的儿子Muhammad周二被转押到了军事法庭,他们奖被以诽谤国家官员罪被起诉。(合众国际社 6/20/06) 中东政策Middle East Policy的Nassim...

23 六月 2006

俄罗斯:布托佛的土地纠纷

翻译:Ahom Kuo 校对:Portnoy 最近,莫斯科市当局和她市郊的布托佛(MKAD)的居民展开了一场充满戏剧元素的(帐篷、推土机、防暴警察…)土地争夺战。Live Journal用户Ilya Yashin,同时也是俄罗斯社会自由党Yabloko的年轻派领袖,写到了这个事件并发表了关于局势可以如何避免发生的看法。这篇文章引发针对了当地官员处理作法的一连串讨论。 Butovo 莫 斯科当局已经决定要将MKAD的一个小村落以高楼大厦去替代。他们打算让当地居民住进混凝土楼房里。但居民拒绝了,因为这代表他们得搬进狭小的、只有一个 房间的公寓,除此之外,他们在土地上的工作机会也被剥夺了(对有些人来说,这是谋生的唯一手段)。官方正准备上诉,企图赢得诉讼后,派遣防暴警察,砸破居 民住所的房门和篱笆,铐住他们的双手,用塑胶棍棒解决问题。 我不理解的是,将这块地夷平后带来的利益极高是显而易见的,而利用这些超级利润中的一小部分,让当地人拥有3房,而不是单间,再给他们些现钞,真的有这么难吗? 是 啊,随便什么事,谈到钱就伤感情了,即使钱多得是。但何时这些市长办公室的官僚才会懂得用更理性的方式解决问题呢?花点钱等于是为社会问题买了保险:抗议 集会、媒体批评、和防暴警察打斗都可以免除。当你被强行赶出自己的家时,抵抗只是“条件反射”,哪怕你给他们看一打法庭判决都没用。人们会开始厌恶这个政 权,社会则会给予他们同情,而不会对市长有任何体谅。 *** terika: 你 看的很开,因为你不需要去住那些2/3/4房的屋子。给那些住户一些甜头以保持布托佛村子那神秘的社会稳定? 这可笑极了,没人会在这上面花钱。防暴警察便宜的多。试着从他们的角度思考吧!如果街上有个乞丐,你会给他10个卢布以避免他跟着你去你家门前乞讨吗?有 些人会,有些不会,有些人还会报警,房子的事也是这个道理。 yashin: 嗯,用乞丐来做比较不是很恰当。Butovo的居民并没有乞讨任何东西,他们只希望继续住在他们的家里,不受打扰。 关于问题该怎么解决,说老实话,警力当然比较便宜,但是暴力镇压后官方的名声也会大大受损。然后,政府就不管了-省长选举已经被取消了(现在是任命制)。...

22 六月 2006

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那共和国:萨拉热窝摄影博客

原文链接:Photoblogging Sarajevo 作者:Veronica Khokhlova 翻译:molitaire 校对:Sweet 萨拉热窝一座经过修复的建筑,图片作者Seesaw/Quod/Zdenka Seesaw(即Quod, 即Zdenka)在巴尔干剪刀写作有关巴尔干各国的博客已有一年半之久。 这是她与摄影缘分的由来:    在萨拉热窝出生,在萨拉热窝经历战争,在萨拉热窝生活。现已退休。一月份买了佳能A75,发现恋上摄影。 Seesaw的萨拉热窝照片可以在萨拉热窝图片博客(来自萨拉热窝的照片,通常难得一见)和Flickr看到。 Yamika_Gulag也在YakimaGulagLiteraryGazett上写作关于巴尔干半岛的博客。他在Flickr的推荐书上这样描述Seesaw的照片:       Quod的萨拉热窝照片是这个城市最美丽的照片!它们有种可爱而节制的品质。我同样欣赏她贴的波黑老明信片,叙述着往昔烟云。

21 六月 2006

改变中的印度:从Calcutta到Kolkatta还有其它许多许多..

原文链接:India Changing: Calcutta to Kolkatta and much, much more… 作者:Kamla Bhatt 翻译:Portnoy 印度正在改变。 “改变”是这篇文章的主题。在印度,改变正不断进行。我们读到了德里、孟买、班加罗尔的改变,但是很少听见有关加尔各答的改变。加尔各答是个很少在博客的虚拟世界中读到的城市。Arjit 再次拜访了他的老家,这个地方称作南二十四伯尔格那,他发现什么都变了。他的家乡现在成了扩张中的加尔各答市中心的一部分。他写道: 南二十四伯尔格那变成了Calcutta,有了新的身份编号-700093… 只有巴士路线还是维持原样… Rana住在新加坡,写道他回加尔各答看家人的经验。他的文章带着些许乡愁,希望能重新和他在加尔各答的妻子与儿子重归于好,另外,他也提到这个城市对足球的热情多么有名。他这么说: 我妻子会在Dum Dum(地名)等我,那儿现在称为Netaji Subhas Chandra Bose机场,当我午夜过后降落机场后,我猜我的儿子会在机场等我,他会因此错过一场世界杯足球赛的电视转播。 Rana对要回家去感到非常兴奋,他不断哼唱一首克里夫理查德的老歌,叫做〈Traveling Ligh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