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 2006

報導 來自 六月, 2006

乌拉圭:博客上的回响

翻译:Sweet 乌拉圭Debian项目的编程者之一Ganimatux,,解释为什么最近他在自己的博上书写得少了: 的确,不是所有人都有时间浏览每个人的博然后去思考如何回复的,因为有时无话可说。但是,不时地来个问候如何?前一阵我开始看一个博客群,并在上面回复。我觉得既然我们一直阅读他们的博,那么鼓励他们坚持下去就是个不错的做法。曾有人在我的博上留言,说每个人的写作水平不一样,而我写得很好。这个人也许不知道,时至今日我仍然记得他/她的话。我的想法如下:如果我们都在朋友的博上留言,也许他们会感到受到鼓励,因此而坚持记叙,不放弃,如同有人已经做的那样。这就是为什么我决定把自己的博搁置一会,把注意力更多地投向他人。

尼日利亚:谈的更多的是足球

翻譯:Ahom Kuo 校對:Portnoy 足球的热潮现在遍及全球,包括尼日利亚的博客圈. Aba Boy写的“支持法国队“: 作为一个黑人移民,支持昨天(译者注:6月27日)法国同西班牙比赛中那支是法国队是理所当然的.那支法国队由黑人球员图拉姆,加拉斯,阿比达尔,马克莱莱,维埃拉,马洛达,戈吾,亨利,维尔托德,还有原籍阿尔及利亚的齐达内组成. African Shirts支持加纳队:我们仍然是加纳人(和部分巴西人) Black Stars(加纳队外号)很好的证明了他们自己,但同时他们也经历了长时间的进球荒.而巴西则是很实际的, 3-0的比分让他们很满意.胖罗在被媒体口诛笔伐后爆发,而且他现在是世界杯历史上进球最多的人了。加纳很遗憾失去了埃辛,他本有机会对抗一下巴西颇具侵略性的中场,他自己也一定很遗憾. Black Looks对加纳与巴西的遭遇战做了总结 -加纳维持了81分钟的荣耀! 加纳除了尊严,似乎没有什么可失去的.他们的每场比赛都看似可以以Appiah, Amoah,Pantsil和Mensah的精彩表现而赢得胜利,但结果总是失望的,除了有一次他们认真的坐下来想了一下战术.埃辛的缺阵对比赛起了很大影响,裁判就像给小孩送黄色气球一样不停的给加纳人出黄牌,但我始终觉得, 加纳是可以进一个的,甚至是一场胜利. “大声的思考” (Just Thinking Out Loud)对加纳队充满了高度评价: 生活….的确是不公平的! 我刚从比赛中缓过神来(虽然只看了下半场),我已无法想象还有别的什么比这场比赛更令人痛苦的输球方式了.这是一支每个人都觉得巴西队会轻易碾过的球队,但加纳从比赛的一开始就证明了情况不会就这样发生.上半场比赛我是在即时聊天工具上通过朋友来了解比赛的进程的,他不停的告诉我加纳踢得多么多么的漂亮,下半场我到朋友家看,...

也门:未来七年的总统

原文链接:Yemen: Presidency Next Seven Years 作者:Haitham Sabbah 翻译:PortnoyOmar Barsawad 推崇且尊敬他的总统,Ali Abdullah Saleh。但是当Omar知道Saleh将再次竞选下一届总统时,他也同时感到失望以及安心。“失望,因为如果不参选的话,他将会成就一项阿拉伯世界中前所未有、从未听闻的事迹!而他也会成为先驱以及模范!在阿拉伯世界,只有苏丹的Siwar Al-Dhahab将军曾经和平地放弃权力。而我感到安心,因为也门和我都会继续由他来领导!” Omar这么说

韩国:我们是最棒的!

原文链接:We Are the Champion! 作者:Ching Chiao 翻译:Sweet JAINE K1M收集了一些奇特的照片,展示韩国人在2006年德国世界杯上是如何支持他们的国家队的。 我知道许多韩国人自昨天(译者注:周一)后受了不小打击,大家对这场比赛都狂怒不已,但我同时也知道,如我一样,大家都为我们的队伍骄傲。我真的非常以他们为荣。而且我希望,当他们回来时,是昂首挺胸的而不是垂头丧气地感到耻辱。因为,正是他们,让我们有了希望;并且,在过去的几周内,我自己度过了非常愉快的时光。

泰国:街头的大象

原文链接:Thailand: Street Elephants 作者:Preetam Rai 翻译:Sweet  My Thailand Diary 的博客写手在清迈市区看见了一只大象。他想知道象的归属究竟是丛林还是城市。

非洲:善用手机科技

原文链接:Africa: Using Mobile phone technology 作者:Sokari Ekine 翻译:PortnoyThe African Uptimist 报导了“在开发中国家”,照相手机现在被用来“纪录小额金融交易数据….”,在非洲,缺乏适当的小额金融交易数据是金融机构无法或不愿意增加贷款、储蓄、保险以及其它基本金融服务给住在乡下或是城市郊外的居民的主要原因。

维德角:北约的战争游戏

原文链接:Cape Verde: NATO war games 作者:Sokari Ekine 翻译:PortnoyThe Concoction 报导了北约组织在维德角进行的战争游戏....“矛盾就在于七千名的北约组织军队‘攻击假的恐怖组织基地,在虚假的石油战争中与暴徒、分离派系纠缠…’因为非洲根本没有这些问题,所以这些北约的小孩子非得玩起战争游戏?”

叙利亚一周博客氛围

原文链接:Syrian Blogsphere in a Week 作者:Yazan Badran 翻译:Kuo Yen-Hung 校对:Portnoy Ammar Abdulhamid问了这个炙手可热的政治议题: 巴沙尔-阿萨德(Bashar AL-ASSAD)的政权到底有多可靠? 很多叙利亚事务的观察家在看到Brammertz含糊其辞的报导及叙利亚同伊朗日益加强的同盟关系后认为,阿萨德政权比前几个月更有安全感,更可靠了,虽然国际社会对此的批评声不绝于耳.不管这是阿萨德的策略还是只是他的运气,最终的结果都是一样的,他的政权是那么的不可触及。 在Tony Badran最新的<叙利亚观察>The Syria Monitor简报上关于叙利亚异议分子被胁迫和审判的最新报导… 被拘捕的作家Ali Abdallah和他的儿子Muhammad周二被转押到了军事法庭,他们奖被以诽谤国家官员罪被起诉。(合众国际社 6/20/06) 中东政策Middle East Policy的Nassim...

俄罗斯:布托佛的土地纠纷

翻译:Ahom Kuo 校对:Portnoy 最近,莫斯科市当局和她市郊的布托佛(MKAD)的居民展开了一场充满戏剧元素的(帐篷、推土机、防暴警察…)土地争夺战。Live Journal用户Ilya Yashin,同时也是俄罗斯社会自由党Yabloko的年轻派领袖,写到了这个事件并发表了关于局势可以如何避免发生的看法。这篇文章引发针对了当地官员处理作法的一连串讨论。 Butovo 莫 斯科当局已经决定要将MKAD的一个小村落以高楼大厦去替代。他们打算让当地居民住进混凝土楼房里。但居民拒绝了,因为这代表他们得搬进狭小的、只有一个 房间的公寓,除此之外,他们在土地上的工作机会也被剥夺了(对有些人来说,这是谋生的唯一手段)。官方正准备上诉,企图赢得诉讼后,派遣防暴警察,砸破居 民住所的房门和篱笆,铐住他们的双手,用塑胶棍棒解决问题。 我不理解的是,将这块地夷平后带来的利益极高是显而易见的,而利用这些超级利润中的一小部分,让当地人拥有3房,而不是单间,再给他们些现钞,真的有这么难吗? 是 啊,随便什么事,谈到钱就伤感情了,即使钱多得是。但何时这些市长办公室的官僚才会懂得用更理性的方式解决问题呢?花点钱等于是为社会问题买了保险:抗议 集会、媒体批评、和防暴警察打斗都可以免除。当你被强行赶出自己的家时,抵抗只是“条件反射”,哪怕你给他们看一打法庭判决都没用。人们会开始厌恶这个政 权,社会则会给予他们同情,而不会对市长有任何体谅。 *** terika: 你 看的很开,因为你不需要去住那些2/3/4房的屋子。给那些住户一些甜头以保持布托佛村子那神秘的社会稳定? 这可笑极了,没人会在这上面花钱。防暴警察便宜的多。试着从他们的角度思考吧!如果街上有个乞丐,你会给他10个卢布以避免他跟着你去你家门前乞讨吗?有 些人会,有些不会,有些人还会报警,房子的事也是这个道理。 yashin: 嗯,用乞丐来做比较不是很恰当。Butovo的居民并没有乞讨任何东西,他们只希望继续住在他们的家里,不受打扰。 关于问题该怎么解决,说老实话,警力当然比较便宜,但是暴力镇压后官方的名声也会大大受损。然后,政府就不管了-省长选举已经被取消了(现在是任命制)。...

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那共和国:萨拉热窝摄影博客

原文链接:Photoblogging Sarajevo 作者:Veronica Khokhlova 翻译:molitaire 校对:Sweet 萨拉热窝一座经过修复的建筑,图片作者Seesaw/Quod/Zdenka Seesaw(即Quod, 即Zdenka)在巴尔干剪刀写作有关巴尔干各国的博客已有一年半之久。 这是她与摄影缘分的由来:    在萨拉热窝出生,在萨拉热窝经历战争,在萨拉热窝生活。现已退休。一月份买了佳能A75,发现恋上摄影。 Seesaw的萨拉热窝照片可以在萨拉热窝图片博客(来自萨拉热窝的照片,通常难得一见)和Flickr看到。 Yamika_Gulag也在YakimaGulagLiteraryGazett上写作关于巴尔干半岛的博客。他在Flickr的推荐书上这样描述Seesaw的照片:       Quod的萨拉热窝照片是这个城市最美丽的照片!它们有种可爱而节制的品质。我同样欣赏她贴的波黑老明信片,叙述着往昔烟云。

改变中的印度:从Calcutta到Kolkatta还有其它许多许多..

原文链接:India Changing: Calcutta to Kolkatta and much, much more… 作者:Kamla Bhatt 翻译:Portnoy 印度正在改变。 “改变”是这篇文章的主题。在印度,改变正不断进行。我们读到了德里、孟买、班加罗尔的改变,但是很少听见有关加尔各答的改变。加尔各答是个很少在博客的虚拟世界中读到的城市。Arjit 再次拜访了他的老家,这个地方称作南二十四伯尔格那,他发现什么都变了。他的家乡现在成了扩张中的加尔各答市中心的一部分。他写道: 南二十四伯尔格那变成了Calcutta,有了新的身份编号-700093… 只有巴士路线还是维持原样… Rana住在新加坡,写道他回加尔各答看家人的经验。他的文章带着些许乡愁,希望能重新和他在加尔各答的妻子与儿子重归于好,另外,他也提到这个城市对足球的热情多么有名。他这么说: 我妻子会在Dum Dum(地名)等我,那儿现在称为Netaji Subhas Chandra Bose机场,当我午夜过后降落机场后,我猜我的儿子会在机场等我,他会因此错过一场世界杯足球赛的电视转播。 Rana对要回家去感到非常兴奋,他不断哼唱一首克里夫理查德的老歌,叫做〈Traveling Light〉。...

牙买加:反同性恋组织

原文链接:Jamaica: Anti-gay groups 作者:Georgia Popplewell 翻译:molitaire Francis Wade, 提到牙买加出现首批有组织的反同性恋团体——基督教律师团和国家教会同盟。他引用了《牙买加观察家》的一篇文章,该文指出这些团体提议在牙买加的权利宪章中用“与牙买加人民的意愿和准则一致”代替“自由与民主社会”这个短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