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九月, 2005

報導 來自 九月, 2005

29 九月 2005

库德族博客圈-沉默的身分

最近伊拉克博客中继站上发表了第七部份的库德族/伊拉克人的博客更新(就是类似GVO,不过都只介绍库德族和伊拉克的博客),这篇文章上摘要了许多博客正在讨论的话题,非常值得一看!文中也询问博客写手一个问题,为什么库德族的博客和伊拉克的博客会互相链接?原因其实在于多重身份认同。要先强调的是,并非所有属于库德斯坦博客圈的写手都来自南库德斯坦。大部分以英文写作的库德族博客写手来自于伊拉克北部-库德斯坦南部的中间区域。所以一个人有可能同时具有库德族和伊拉克人的身分,就像一个人也可以同时拥有美国人和库德族的身分、荷兰人和库德族、伊朗人和库德族…库德族的身份只不过是我们的一部分罢了(所以作者应该是库德族人)。 伊拉克思想的Sami就是这样一个能在伊拉克人以及库德族人身分间找到平衡的博客写手,他最近在新文章里谈论到了「拒绝」这个话题。拒绝就是一种受到来自各方的逼迫的感觉,因为他不同意那些发生在他周遭的事,这些事,我想很多博客写手应该也能感同身受。在最近另外一篇名为「愚蠢」的文章里,Sami提出了一个有趣的观点,用来描述伊拉克人,但同时也可以适用于库德族人身上: 伊拉克人现在有言论自由了,然而他们正在滥用这份自由,令人难过的是,他们没有用这自由来推动国家改革,而是试着建构内部和谐。逊尼派的说联邦制度会让国家分裂,但事实上他们真正担心的是联邦制度意谓着他们无法利用南北两边的丰富资源(石油?)。 尽管Sami对他看见的滥用言论自由情况(没有将其当成是促进行动的触媒)感到很愤怒,但有不少对话正在进行当中。深入库德族博客圈,就很清楚可以发现什么话题受到讨论,哪些话题无人闻问。伊拉克/库德族博客正在讨论当今的几个重大议题,像是最近的伊拉克宪法会议。然而,来自库德斯坦别的区域的博客却安静地让人惊讶。我认为我们正见证了在网络上的库德族对话的成形过程。许多库德族人不将他们的想法放在博客上,转而参与在线论坛的讨论,例如KBU论坛,很多库德族人觉得在这样的论坛辩论比较自在,不用担心各自的政府部门随时监视自己。其它人则努力经营新闻网站,许多库德族人将发生在他们自己身上的新闻写了出来。其中一个值得注意的网站是The Kurdstani。虽然写作新闻不真的算是写博客,但是这动作本身不也是自由言论的展现吗? 所以,在库德族不再继续沉默之前,我们该做什么呢?好问题。阅读新闻,浏览论坛,耐心的…并且常常到库德斯坦博客以及从荷兰到库德斯坦这些博客去看看上面的对话,不久后库德族博客圈就会再次蓬勃起来了。 原文链接

28 九月 2005

柬埔寨语的博客写作

NIDA, 也就是国家信息传播科技发展管理组织,是柬埔寨政府专事国家电信传播政策的组织。柬埔寨政府提出的信息传播科技政策鼓励开放原始码软件的发展及使用。 这个计划的执行伙伴为谷美尔语开放原始码计划小组,这是一个将开放原始码软件在地化的计划小组,致力于将应用程序与操作系统(最近开始)改为谷美尔语版本。(Tharum提供了一张从Da那得来的屏幕快照) 政府授命推动开放原始码软件,将其谷美尔语化,对柬埔寨的博客圈带来什么影响呢?在夏天的时候,谷美尔语开放原始码计划小组释出了开放原始码的柬埔寨语博客软件,而到了九月的时候,注册的博客数量整整多了一倍,从一百攀升到两百零伍。 根据我(本文作者Beth Kanter)所阅读的少数几篇英文文章,这个年轻有活力的博客群正渐渐成为一个极佳的信息来源。博客上的对话包括了科技议题,例如,「Avitar(专属图像)这个字要怎么翻成柬埔寨语?」另外还有其它的讨论聚焦在文化活动、音乐、和政治议题上。 (最后一段较无关,因此略过不翻) 原文链接

新加坡:博客比色情更糟

约旦有老大哥

22 九月 2005

伊朗博客写手与集体博客写作:从民主运动到捍卫言论自由

在过去六个月当中,伊朗的博客写手开始进行一项新的尝试:集体博客写作。六个月前,一群来自不同地方的、带着不同观点的博客写手一起开设了以波斯文为主的博客KHABARCHIN。Khabarchin的创立者称其为博客Shahr (波斯文的“城市”) 的通讯社,是第一个能让许多博客共同合作的平台。这个集体博客写作计划的目的在于告知读者一些有用的链接、博客、还有新闻,同时也要让人们了解,即使是立场不同的人,也能一起努力构筑共同的写作平台,更为了要证明伊朗人也能够进行集体作业。Khabarchin维持了六个月,成员们都同意停止这个计划。在Khabarchin的最后一篇文章里,成立者表示这是一次成果丰硕的民主经验,他们打算在这个博客还很热门的时候停止这次活动。回顾博客里的文章汇整,我们可以看到在一则很短的新闻里,涵盖了各式各样的主题,从政治犯,到文化活动的检查制度,甚至音乐议题都包含在内。Majid Zohari是Khabarchin一名勤奋的成员,他也是一位很勤奋的加拿大博客写手。 Penlog 的创立则是另一个集体博客写作实验。Penlog是伊朗的一个博客写手联盟,约有两百名成员。他们的主要目标是要捍卫伊朗的博客、抵抗检查制度、提倡网络上的言论自由,并且提供成员技术上的支持。Penlog在Paltalk上统整了许多不同主题的讨论,例如检查制度以及如何规避这些检查。在Penlog上我们可以读到许多被逮捕的博客的消息,无疆界记者组织主管的访谈(波斯文)…等等。这个博客同时以波斯文及英语书写。 维持六个月的Khabarchin体验对于如何进行集体作业有举足轻重的意义。Penlog则有可能一步步成为捍卫博客写手的虚拟机构。2005年三月时,Penlog对于博客写手Omid Parvar被逮捕的事件表示抗议。希望这个博客在未来能代替无法喊出声音的博客写手发声。 原文链接

19 九月 2005

新加坡政府镇压博客

是自由言论,抑或滥用网络表达意见? 前阵子马来西亚的博客才为了读者在部落格上留下的煽动性回响而紧张不安,深怕会惹上法律问题,没想到新加坡政府决定在同一个礼拜内以骚动法案起诉三名博客。 此举让不少海峡两岸,也就是东南亚连结最紧密的这些国家的博客,感到无比的矛盾及惊愕。根据美联社的报导,这几次由新加坡和邻近的马来西亚所进行的逮捕行动,已经在网络上造成恐慌,因为这两个国家拥有类似的法律及种族敏感。相似处在于回教马来社群在网络上是被诋毁污蔑的目标;不同点则是回教马来社群仅占新加坡百分之十五的人口,而却在马来西亚占有百分之六十五的高人口比例。这使得这两个邻近国家的博客对这件事产生了截然不同的反应。 九月十二号,新加坡政府引用骚动法案起诉二十五岁的Nicholas Lim Yew、二十七岁的Koh Song Huat,因为他们在网络上发表了种族主义者的言论,引起骚乱,这是近十年来第一次引用此法。 九月十六日,新加坡的博客Gan Huai Shi,一个十七岁的学生,因为提倡仇视,违反骚乱罪的第29章,而被指控七项罪状。 根据消息指出,新加坡人要是被指控违反骚乱法,一旦判刑定谳,最高可处三年有期徒刑。 在第一个案子当中,Nicholas Lim和Benjamin Koh两名博客因为在网络上制造反穆斯林言论而被起诉。两人的言论是为了响应海峡时报论坛刊登的一封信,信中询问道出租车公司是否容许没被关在笼子里的宠物上车,因为新加坡大部分的回教徒不能接触狗的唾液。 Lim在新加坡一个在线爱狗人论坛发表了他的评论,www.doggiesite.com。Koh在狗舍工作,负责照顾狗,据说也在他自己的博客,Phoenyx Chronicles上发表了类似的种族主义者言论,博客设在www.upsaid.com。 根据新报公布的法院文件,Lim在论坛上的留言一开始就这么说:“这些人是白痴”。他接着继续发表对穆斯林贬低藐视的言论。跟着他把注意力转到中国人和印度人身上,他写道,听“中国人和印度人的抱怨也让人很烦”。 Koh的言论更为锐利。根据媒体报导的法庭文件指出,他的博客文章充斥着粗话,针对着马来人及回教徒发表长篇大论。在他的部落格里还有一幅烤猪头的图片,上头有着专为回教徒处理的肉品标志“a Halal look-alike logo”。 在第三个案子里,Gan被控经营一个倡导种族主义的博客,他称之为第二次大屠杀,内容主要攻击基督徒及同性恋。他也被指控常常抨击当地马来社群的生活型态、宗教信仰、以及经济情况。 为什么有关当局要插手,并引用骚乱法案来对付这些在网络上斥骂伊斯兰及穆斯林的公民呢?有很多种说法。 网络上有说法认为这是为了要剥夺网络上的争论,因为网络无边无际,有关当局很难彻底巡查或是加以控制。也有人认为此举是政府为了间接向网络中的政治及其它领域的言论发放警告,要他们知道界线在哪。...

17 九月 2005

[GVO]印度尼西亚部落格圈的消息

两吨榴莲: 上礼拜一,九月五号,超过一百名罹难者死于空难,一架由小航空公司Manlada拥有的印度尼西亚波音客机在降落时发生问题,并且坠毁在Medan的住宅区,Medan是北苏门达腊省的首府,同时也是印度尼西亚第三大城。罹难者中包括现任省长Tengku Rizal Nurdin,还有前任省长Raja Inal Siregar。 这礼拜一位印度尼西亚的博客在JalanSutera.com写着,根据媒体报导,这起意外发生的原因是因为飞机超载了两吨重的榴莲,榴莲是一种气味很重但是却很受印尼人喜爱而且价格昂贵的茶点。 博客Pujiono在后面补上他的意见,他不知道这份令人大吃一惊的报告到底是真是假,总之,他不希望发生这起悲剧仅仅为了这种愚蠢至极的理由。 印度尼西亚总统访问美国: 印度尼西亚总统Susilo Bambang Yudhoyono,简称SBY,正进行在美国的总统之旅,他已经于九月十三去过哥伦比亚大学,并且对Aceh议题发表演说,详细介绍了当地的分离主义运动。Roby Muhammad,一位哥大的博士候选人在他的日历blog ,Beruang Halus上记下了这次演说。 在他这礼拜的blog上,他也写出了许多印尼“海归”的困境。根据他的三个标准(精神的、物质的、智识的),他决定在结束研究引用工作之后回到印度尼西亚,他认为在精神及物质上,对他来说住在印度尼西亚比美国更好,虽然在智识层面上,美国是个好得多的地方。 澳大利亚大使馆炸弹客获判死刑: Bali blog的Nick写道:Iwan Darmawan,或是称为Rois,也就是2004年在雅加达发生的澳大利亚大使馆炸弹攻击事件的主谋,已经因此而被判处死刑。这起奥大利亚大使馆炸弹攻击夺走了11条人命,包括炸弹客本人。 因为某些原因,积极的Jemaah Islamiyah或称JI ,在他们的恐怖攻击中,将目标对准澳洲人更甚于美国人。 Nick提到: 这是因为澳大利亚政府插手中东事务的关系。当你和意识形态狂热者打交道时,任何诡异想法间的连结都有可能成真。JI的头子要的是大一统的伊斯兰国度,并且憎恨以色列。美国支持以色列,攻击伊拉克。澳洲人支持美国,因此很曲折的,使得澳洲人和英国人成了某些人心中理所当然的攻击目标。谁想得到2002年的时候澳洲人会在度假时遭遇到峇里岛炸弹攻击事件,只因为美国支持以色列?然而,这事的确发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