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 十月 2007

報導 來自 17 十月 2007

(短讯)乌克兰:起义军65周年纪念日

Ukrainiana 为乌克兰起义军(UPA)的65周年历史纪念日写了一篇钜细靡遗的文章:“企图改造年长者的思想,以令他们违背自身信仰,乃注定失败之事。然而回首乌克兰的历史,苏维埃政权的教科书却将那些倒行逆施的人事物,描绘地如此美善。” 延伸阅读:新唐人电视台 – 乌克兰起义军首都游行庆祝成立65周年 原文作者:Veronica Khokhlova

日本:职业选手失言风波

人为什么要运动?是为了个人喜好?消磨时间?还是把运动作为职业?21岁的日本职业高尔夫球选手上田桃子先前接受电视专访时,回答上述问题,因而引发她的博客留言区上的激烈辩论。在TBS电视台播出的访问中,上田表示她无法理解为何年轻人从事排球或篮球等运动,因为在她眼中,这些运动“没有未来”。 访问部分内容如下: 上田:“嗯,我不知道,也许是我比较贪心,但我看到同学选择打排球或篮球时,实在觉得很奇怪,我搞不懂他们为什么从事那些没有未来的运动。” 主持人:“没有未来的运动?” 上田:“因为这些运动没有职业联盟啊,让我忍不住怀疑,他们这么努力是为了什么?我只想从事能终生参与的运动,让运动能成为我的工作,否则老实说我根本不想做。当我开始打高尔夫球后,我就告诉自己,我一定能从中赚到钱,如果我要做这行,我就要成为世界级职业选手。” 大批留言涌进她的博客,批评她满脑子只想到钱,之后上田有所回应[jp]: 我自己看了节目内容也很惊讶,我在当中也曾说过:“会打排球或篮球的人很厉害”,…只是我有不同的经验。 我在小学三年级时决定成为高尔夫球选手,从四年级便开始接触高尔夫球,先前我也对各种活动感兴趣,包括足球、游泳、书法、钢琴等等,我也在学校打排球和篮球。 我有朋友当时加入了排球队和篮球队,但当时我并不知道这两项运动有职业联盟,所以我不了解他们为什么要选择这两项运动。 但有些人对这种解释并不满意,Wakkun表示[jp]: 上田桃子说:“这些是没有未来的运动”,这不是失言,根本是她心中想法,她让她真实的念头脱口而出,当人获得名利成功之后,很容易就会出现这种自以为是的大头症。 其他博客则较同情上田,一名博客认为[jp]: 很多博客都批评她说出“我搞不懂他们为什么从事那些没有未来的运动”的话,但我个人觉得这项发言相当客观,我觉得她有专业精神很好。 最后,博客Horikawa的看法[jp]则是: 上田的博客里正反意见纷陈,批评者认为:“妳只想到钱!其他人从事运动可不是为了钱!他们是因为喜爱运动,才成为职业运动员,好好跟他们学学!”,这种看法很普遍,但我认为这不太正确… 因为到最后,外界仍是用金钱来衡量职业选手,有些人觉得用钱做出发点有什么不对?当然这并不是上田本人的意见。 有些人认为不该和钱扯上关系,但假如问一般的薪水阶级,如果他很热爱这份工作,愿不愿意把月薪压至十万日圆?这是我们讨论的焦点吗?我们似乎就是这么看待问题。 原文作者:Chris Salzberg 校对:swpave

阿富汗:文化、冲击

作为一个美国白人观察在阿富汗的种种,较为有趣的面向之一是发生为数众多文化失态和冲突。不幸地,这种摩擦不仅限于日常有趣和琐碎的事,像健怡可乐(diet coke),也经常发生在重要的事务之上。 上周,为外交政策博客(the Foreign Policy Blog)写作的Preeti Aroon注意到一场关于足球议题的小型示威抗议活动。基本上,如同我在另一篇类似的文章所解释,这场抗议源起于,美国尽力去与当地阿富汗人接触,其中之一是藉由赠送他们足球…只是这颗足球上印有沙特阿拉伯的国旗,而沙国的国旗上有着萨达哈(Shahada),也就是伊斯兰教中的清真言,穆斯林必须朗诵清真言以对自己的信仰做出确认。大约有一百名左右在Khowst 的阿富汗人走上街头,发动了一场和平抗议活动,因为认为踢着印有萨达哈的足球是对伊斯兰大不敬的不智之举。美国驻军感到懊恼,做出道歉,并重新审视这个亲民计划,使其继进行不致于再度发生无意识的侮蔑。 很自然地,美国博客完全的不成比例的夸张这个意外的插曲,Afghanistanica找到一些比较起来很无礼的例子: 那个总是很细心的Michelle Malkin在博客写了这个意外的插曲,之后严责美军荒谬的卑躬屈膝的道歉,批评穆斯林: “…他们真是对每件事都要命的‘敏感’(解读:容易大吵大闹)”。 编按:括号为原作者所加 阿富汗坎大哈省(Kandahar Province)重建部队,照片来自lafrancevi的Flickr 她的批评者才真的是比Michelle更“敏感”(解读:意图冒犯),但你将画面往下卷,过去有篇是可兰经在厕所的图片,读它的回响。 喔,亲爱的读者,Afghanistanica也提供了其它美国的博客的连结(小绿足球(Little Green Footballs )和圣战观察(Jihad Watch)),他们也对此事做出类似的激昂说法关于穆斯林的大吵大闹(事实上并不是)。他以陈述什么是显而易见的作为回应: 我只会说,我不认为多数的阿富汗人会唤起某种很强的欲望去生气和大吵大闹。我想这个插曲只是件小事,想到在阿富汗有其它更重要的需要被关心,我不相信这件事会引起多大的注意。 明确的来说,事实上,说的更恰当点基本权利,像是言论,似乎正在受到攻击--在喀布尔的每个角落。 sadaiHaqiqat电台是Salam Watandar在萨曼甘省(samangan)的联播电台,昨晚遭到关台。这个电台是由当地的年轻人所设立,大部份认为,这是一个自制的发射设备的电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