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 四月, 2007

報導 關於 Media & Journalism 來自 四月, 2007

28 四月 2007

伊朗:专访Digital Kalashinkov

校对:mountaineer 在Digital Kalashinkov这个博客中,我们发现了有趣的故事和照片,反映着当地的社会和政治。在一篇最近的文章中,作者Bahman Hedyati比较了以德黑兰的商店橱窗为题的一些照片,从中观察到,就连在伊朗首都商店橱窗中的人体模型也超现实地包裹着头巾。 请介绍一下你自己以及你的博客 我是来自德黑兰的Bahman Hedyati,四年前开始写作自己的文字及相片博客Digital Kalashinkov。在其中的照片,几乎都由我自己所拍摄。所谓的摄影风格乃是集中官方媒体不感兴趣报导的主题和事件。我选择Digital Kalaeshinkov作为博客的名称是因为我经常感觉到我所做的就像是手持卡拉什尼科夫自动步枪(Kalaeshinkov,俗称 AK-47步枪)作射击。射击、打猎和摄影之间有几分相似之处,特别是在伊朗,摄影师经常面临危险。 当然,AK-47步枪是红军最喜好使用的武器,但请别认为我是一个共产主义者。我真的不喜欢他们,且我自己的政治倾向偏右。 对记者而言,博客的附加价值是什么 当记者在自己的博客写作,由于他们成为自己媒体的所有者,会察觉到文章的重要性和影响。和阅听人直接无中介的接触、述说被边缘化的新闻和新闻没有说出的故事、有机会去捍卫自己的观点,这些附加价值使得记者乐于编写自己的博客。换句话说,正如同深深吸进一口充满自由的感觉。 你如何看待伊朗博客近年来的发展 博客逐渐的稳固其作为新闻和分析来源的地位。因特网在伊朗不再只被视为一种娱乐的工具,网络中的特殊观点也越来越引人注目。政治性的博客在伊朗不时的超越它所被期待在政治圈中发出的影响力。一些政治领导人像是内贾德(Ahmadinejad,现任总统)察觉到人们对官方媒体的厌倦,于是转往博客去找寻机会。一些博客,像Mohammad Ali Abtahi(伊朗前副总统阿塔西,改革派政治人物)的博客Webneveshteha俨然己成为一个政治信息的来源。 当我们进到你的博客时听到军队进行曲的声音 如同你所知道的,伊拉克前总统海珊在1980年对伊朗发动攻击,随之展开了长达八年的两伊战争。我出生在战争开打的二天前。对我这个世代的人来说,这场战争已经成为一件怀旧且永存于记忆中的事件。我的兴趣之一是关心战争的社会、文化和政治面向,这些战争像是两伊战争,越战和二次世界大战。你所听到的是德国的军队进行曲,在两伊战争我军胜利时电台上经常播放。这只是怀旧的感觉而已,别把它看的太严肃。 博客在我们的社会中占有什么样的位置? 博客是伊朗最自由的媒体,在社会中有它们自的的位置。博客一直的在扩展它的范围...改革派的政治人物认为博客有其重要性。而保守派的政治人物也渐渐的发现成为这种新兴媒体一部份的重要性。当然,博客及博客也有着许多敌人。 有其它的想法要和我们分享的吗? 我认为,如果来自世界各地的博客讨论着同样一个议题,这样一来,博客们关注的焦点和想法就可以相互沟通。如果世界倾听博客发出的声音,那会是很棒的一件事。博客圈有着一个非常有趣且复杂的特性,而这可以成为21世纪重要变化的来源以及世界上柔性力量(soft power)的构成要素之一。

17 四月 2007

(短信)瑞典电视台未平衡报导遭投诉

瑞典国营STV电视网去年播放一段长达四小时的节目,内容为祝贺古巴总统卡斯特罗(Fidel Castro)八十大寿,博客「革命之子」后来注意到,「瑞典广播委员会接获19件投诉案,该单位最后认为,这段『主题之夜』节目并未符合电视制作的政治平衡原则」。

12 四月 2007

秘鲁:无所不在的抄袭

校对:Portnoy 无疑的,过去二周来吸引秘鲁博客们所关注的就是这件事:当地博客的内容遭到日报La República [ES]抄袭。虽然这不是抄袭事件第一次发生,但这次我们发现对于该事件产生了更多的回响及反应。我们也立刻在3月2号全球之声的全球联机之下报导这个主题。但现在这个话题已将近结尾,值得我们再来检视一番。 这个案例分成二个部份:第一个部份是是以评论与当地政治圈说法及新闻报导的专栏El Ofidio被发现抄袭了Desde el Tercer Piso [ES](从三楼)这个博客里的一篇文章。这次,该博客谴责这份报纸: 我认为La República采用了我在Tribunal Election report上的部份资料。但下次,拜托,请引述来源。 这份讉责很快在许多博客间引起回响。在这些回响中, Combo Club上的一篇文章,显然最完整的记录了事件始末与主要信息来源,包括报导、参考数据及时间表。 在当地数个部落个间一阵沸腾之后,La República.做出了更正。虽然Pospost的fer对于这次事件仍持保留的态度,不过所引发的僵局看似是解决了。 这份澄清稿模糊得很。专栏作家Jose Alexander Godoy又误植了他的资料来源。正确的网址是http://desdeeltercerpiso.blogspot.com/,而不是他在Ofidio专栏中指出的desdeeltercerpiso.com。 这个事件的第二部份也是发生在La República这份报纸,Mirko Lauer几近隐讳的方式引用了Silvio张贴在博客里的另一篇文章,而这篇文章,说来古怪,正巧在之前也刊登在GV。Lauer指称「某些博客以嬉闹的精神开始玩耍着模拟战争,就好像在玩Playstation的游戏一样」。很明显也很令人惊讶的,Lauer不完全了解这篇文章的目的,或是文章所报导的内容。如同Silvio所说:...

伊朗:另个角度探看英军人质事件

校对:Portnoy 伊朗军队于3月23日于波斯湾逮捕15名英国海军,这起英伊海上危机也成为国际媒体焦点,英国与伊拉克政府均表示,英军当时是在伊拉克海域执行日常船只管控工作,不过伊朗政府认为英军已越界进入该国海域。 自伊朗电视台播出一段画面,其中一名英军Faye Turney头戴面纱,并读出一封道歉信,为违法进入伊朗海域致歉,这场危机也因此进入另一个层次,各位可从这里的相片追踪事态发展。 有些人以漫画记录此次事件,许多人则用文字书写,还有些人的作法极具创意。 道歉画面似曾相识 博客Haji Kensigton[Fa]论及这封道歉信中对战争的批评,他质疑,哪位英国人会相信,自己的同胞在军中服役近十年,到伊拉克作战也近四年,却会在短短六天内由衷改变对战争的看法? 他也语带讽刺地表示,让真主党学生团体处决这些海军,可能还比强迫海军写下道歉信人道一些,他在文章结尾仍然讽刺地说,请处决海军,再叫伊朗总统阿曼尼内贾德(Mahmoud Ahmadinejad)自己写道歉信。 Azarmehr提醒我们: 自1979年伊斯兰政权在伊朗执政后,我们便已习惯在国营电视频道里,看到异议份子、反对党或在政府失宠者为自己所犯的「罪刑」致歉,由于太过频繁,一般伊朗民众已不相信这些画面,我对这位英国女兵自愿写信、自愿戴上头纱这件事也持同样的不信任 伊朗得付出庞大代价 Jomhour[Fa]认为,伊朗外交与政治似乎已受喜好冒险的军方人士把持,也觉得此事必已获总统允许,他还提到少数真主党学生团体在外交部的游行,学生们要求伊朗与英国断绝外交关系,并将这几名英军送交审判: 伊朗安全人员常镇压女权人士、教师或劳工的和平游行,但对这些学生却毫无动作,人们说这些学生的主张实在太过激进,连倾向基本教义派的Fars新闻频道都未播出。 Omid Memarian[Fa]表示,他不知道这起事件为何发生,但西方媒体的报导只会让许多声音认为伊朗不该当绊脚石,必须被好好控制。他也指出,许多人将此次经过与1979年的美国人质危机相较,当时伊朗政府挟持美国外交人员长达444天。 是阴谋,还是失去理智? Karriz[Fa]则提到网络社群最喜爱的阴谋论,他说有些人认为,这可能是英军为展开军事行动,故意设下的陷阱,英国平常会要求联合国谴责伊朗吗?他也指出,43%的英国民众支持以军事行动救出被捕英军。 Mr. Behi表示,各国政府都不期待对方能接受自己的说法,伊朗长期为了边界位置与伊拉克及科威特争执不休,他也认为无论是英国与伊朗政府皆不够理性。 是间谍吗? Shahrah Edalat[Fa]指出,英国一直对伊朗怀有敌意,也质疑为何前任改革派政府几年前决定重启英国驻伊朗大使馆,Edalat指称英国外交人员时常成为间谍,故现任革命政府应结束两国外交关系。

8 四月 2007

菲律宾:网路对选举的影响何在?

原文:Internet and Philippine Elections 作者:Mong Palatino 译者:Leonard 校对:Portnoy 菲律宾究竟有多少网路用户?各种数据众说纷纭,少则900万,多则3500万,但无论是何者,这个数字都足以说服政治人物,网路宣传确有其重要性与价值,许多候选人为吸引与接触年轻选民,都已使用网路做为竞选舞台。 部落客Inevitable Karma认为,由于网路在菲律宾还不够普及,政治人物仍旧得仰赖主流媒体,许多政治分析家亦有同感,觉得网路宣传无法触及多数菲国选民。 不过在2007年期中选举期间,各候选人仍大量使用网路,希望提高自己当选机会,包括成立个人网路、部落格与Friendster帐号等。(Friendster是当地最受欢迎的社群网站) 若有意得知有关于候选人、政党与其他选举事务的最近消息与资讯,还有多个部落格与网站可供参考,The Pinoy Vote 2007提供候选人网站列表;Philippine Eleksiyon 2007每日报导重要选举消息;Votester邀请部落客撰写选举相关文章,也进行选举网路民调;Inquirer提供参议员候选人的podcast。 有位已入狱的叛军士兵也在角逐参议员,网路宣传便非常必要,这位候选人有个Friendster的部落格,他的朋友也建立了选举宣传部落格,也可以看看Magdalo这个部落格。 部落客Tonyo也连结到一项网路连署,呼吁即刻释放遭囚禁的左派议员。 由于电视广告昂贵,候选人开始利用平价且传播容易的Youtube,代表菲律宾社会弱势边缘族群的团体“Partylist”已在Youtube播放竞选广告。 Cyberbaguioboy便提到一位角逐参选员的独立候选人网路活动: Francis “Kiko” Pangilinan在Youtube建立自己的频道,希望人们能看到他的每日竞选活动,他仿照MTV电视台的制作模式,成立了KTubed的网路“实境节目”,拍摄者形容这就像是网路的实境连续剧,内容即为参选员候选人Kik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