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 八月, 2007

報導 關於 Media & Journalism 來自 八月, 2007

30 八月 2007

肯尼亚:媒体法案受到公众反对

上星期,肯尼亚多个媒体及人权组织抗议该国议会所通过的争议性媒体法案,这法案正等着总统姆瓦伊.基巴基(Mwai Kibaki)签署正式成为肯亚法律。肯尼亚博客们对该法案做出分析,纪录了抗议该法案的示威游行,并张贴在首都奈洛比(Nairobi)游行的照片。 其中一项引起激烈反对的条款,是要求新闻编辑在报导中揭露当事人的身份:“如果报导中包含匿名的当事人,而其言论引发法律争议,则编辑有义务揭露该当事人身份以供法律追溯。” Richard Mbuthia认为这媒体法案“十分黑暗”: 这媒体法案“十分黑暗”,其中有几项条款侵犯了我们的基本自由。有一条强迫记者当报导引发司法诉讼时,必须泄漏他们线民的身份。 新闻的宗旨是为了提供人们必要讯息,以促进自由和自治。为了实践这个理想,真实以及诚信是新闻的首要义务。 这意味着,其中没有任何事物介入的余地。那有害的法案声称,记者将被要求泄漏消息来源的真实身份,以作为呈堂证供;在我看来,这简直要媒体自废武功。无论 平面或电子媒体,线民都是记者的生命泉源,谁会希望他们让线民的身份暴露在公众面前,并因为报导的准确无误而被告上法庭呢?这是否意味着,“深喉咙”的时 代已不复返? Kenyan Pundit在“议员们持续着无法无天的戏码”中写道: 此具争议性的媒体法案通过时,竟仅有27位议员出席,而肯尼亚的国会共有超过200位议员;这甚至少于法定所需的人数。我们很想知道这是哪门子的合法。 Assidous希望那27名议员的名字能昭告天下: 我们需要知道当天出席的27位议员名字,我们选民就可以告诉他们,谁才是真正拥有立法权的人! 肯尼亚法律学会(LSK)计划,如果这法案通过,就要告上法庭: LSK在此发誓,如果总统赞成这媒体法案,就将诉诸公堂。我很好奇,他们是怎么在远低于法定人数的情况下,成功地通过该法案?而在法案通过后,议员们现在又卯起来批评它?肯尼亚政客 = 无能。 Mental Acrobatics与Rebecca Wanjiku参与群众游行,Mental Acrobatics纪录了上周在奈洛比的示威: 星期三下午,我到国会外参加了场和平示威,为的是向议员们递交陈情书,抗议由国会通过、目前正等待总统签署的媒体法案,以及腐败、失德、违法,收受“红包”犒赏自己的肯亚立法者。 Rebecca...

马拉维:在“六十五条”的政治纷争中前行

19岁马拉维博客William Kamkwamba 的不凡故事,仍然在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在2007年六月于坦桑尼亚举行的TEDGlobal大会上,他介绍了自己是怎样在马拉维偏远地区,以当地随手可得的材料如燃油、木头、煤油以及烛火来建造风力磨坊。在那以后,他就开始成为了报章头条。 此前,他由于父母无力负担学费而退学,当马拉维一些博客描写了他的故事,使他登上了当地报章,并进一步成为BoingBoing.net, Digg, Reddit, and Metafilter等网站的热门头条后,William现在已经成为了My Hero网站上的人物之一。 随着TEDGlobal 2007大会的视频在网路上发布,William在大会上的演讲已经可以通过大会网站,Youtube和他的博客观看,或者下载。同时William写道,他会把透过他博客募得的善款供于家用并准备重返校园: 随着耕作季节的到来,我会把这些钱用于购买种子,化肥和尿素,以用于我们家种的玉米,花生和豆子。同时我还把钱存进了银行户头以供医药,食物和一些不时之需。另外剩余的钱我准备用于上高中,大学以及交寄宿费用。 除了William的故事,Clement Nyirenda的博客上还记载着很多科技领域的新闻。Clement邀请全世界博客写手们联合起来,在2007年9月27日一起写下对罪恶的控诉,以对抗各种形式的暴力。Clement宣布此次活动由Blogcatalog推动,并告诉读者,通过Google的翻译工具,他的博客已经被翻译成了十种世界主要语言,包括阿拉伯文、义大利文、俄文、日文、西班牙文、法文和韩文。另外,Clement还提到了即将于2007年8月29日到来的MyLiveSearch的启动,据他所说,这是一个科技迷屏息以待的盛事。 在Clement的博客中,对于非洲读者和关心非洲的人来说,最激动人心的消息莫过于一种全新而廉价的太阳能驱动电脑问世: Inveneo公司指出,在发展中国家的农村和偏远地区,有超过20亿人口缺乏最基本的资讯技术服务——电话,电脑和互联网。对应于这种需求,非营利性组织Inveneo发明并出售这种廉价可承受的资讯技术工具。这种工具是专门为那些给农村地区提供教育,医疗,经济,救济和资讯支援等方面援助的政府、非政府组织和私营企业设计的。真是无以伦比!你可以访问他们的网页并通过paypal予以捐助。他们确实在进行一项伟大的事业。 Clement进一步写道,这种电脑已经可以在乌干达买到了,售价是941美元,据政府称已予以免税待遇。Clement对此欢欣鼓舞,但同时也评论道这个售价对于此电脑的主要用户——农村地区的普通居民——仍然太高。Clement在他帖子的结尾处促请总部位于英国的Inveneo 公司前往马拉维,并说他们将在那里广受欢迎。 谈完了科技谈谈政治,过去两个月以来马拉维的政治气氛充满了火药味。两个词语,“六十五条”和“预算”以前所未有的方式弥漫在当地的言谈中。“六十五条”指的是马拉维宪法中的一个条文,内容是禁止任何未通过补选的国会成员,脱离最初进入国会时所属的党派而加入其他派别。 总统莫泰加(Bingu wa Mutharika)向法院申请释宪,希望做出有利于他和其他60名议员的判决,因为总统本身就脱离当初赢得选举时所在的政党并组建了新党,那60名议员正是他新政党的成员。 而自从7月15日法庭宣布六十五条有效之际,马拉维就天天弥漫着紧张的氛围。反对派要求遵从宪法,并威胁杯葛预算案,此举已经限制了政府很多开支。 Peter Qeko...

26 八月 2007

伊朗:政府庆祝记者节

尽管有许多记者遭到拘补以及报刊被查禁,伊朗政府在8月8日这天庆祝记者节。总统内贾德(Mahmoud Ahmadinejad)说道:“记者的工作和先知(prophets)的本质是相同的:告知”。 根据无国界记者组织(Reporters without Borders )指出,在这些“先知”当中,至少有9位目前身陷囹圄。他们之中的许多人健康状况不佳,也无法和律师接触。 许多部落客和记者分享他们对记者节的看法,以及记者所面临在工作上的困境。 Heidar Rezai发表了一张几乎没有听众的礼堂照片,当时伊朗总统内贾德原本要为记者发表演说。这位部落客说[Fa/波斯语],总统后来取消了这场演说,据指出是因为空荡荡的礼堂;他也指出演说的时间点并不恰当,因为许多记者还在工作中。 遮掩脖子和腿 Khabarnagar No (波斯语,“新进记者”之意)描述了记者在伊朗的工作情况,以及他们多么地草木皆兵。这位部落客说道[Fa],: 我想写,但我担心我所写的会被当局视为有冒犯之意。我说了我不是写关于政治、Orange或是丝绒革命(Velvet revolutions), 我只是写关于科技和科学而已。他们(指当局)说要小心,不要批评伊朗电信的私有化、行动电话的过滤或是科学教育,除此之外写什么都可以。当我为我的文章选 择了一个标题,我得要注意这个标题是否会激怒当局。如果我想发表一张照片,我应该要遮掩照片中外国女性的脖子,为照片加上裙子或裤子以遮盖她的腿…当我访 问某个人,我应该问受访者的个人生活以确认他/她不去夜店不喝香槟…为了这些原因,记者在伊朗的生活十分不易。你不能对你的生活有所计划,而且, 当你的报刊遭查禁而被迫关闭,你无法支付生活之所需。你应该要小心不要出国参加研讨会/记者会,因为会被控间谍罪。 双重标准 Akbar Montakhabi为最近被查禁的Ham Mihan报工作,他对记者节感到心烦,他说[Fa]: 为什么你传简讯向我们祝贺记者节?也许因为这个国家大部份的独立记者处于失业的状态?为什么现在独立报刊只要犯一小点错,就将之以严重的事加以指控?我想我们应该把记者节从我们的议题中省略,因为记者一点也不受到尊重。 这位部落客过去为25家报刊工作,他说在伊朗的司法部门有着双重标准,因为在官方报刊被视为“小错误”的,在改革报刊则被指为意图颠覆政府。...

25 八月 2007

巴基斯坦:部落客讨论在伊斯兰堡的炸弹攻击

上个月在巴基斯坦首都伊斯兰堡,一场声援被停止职权的最高法院首席大法官的示威游行中,遭到自杀炸弹攻击,造成至少10人死亡。在军队向红色清真寺发动攻击之后(中文/英文),巴国的部落客一直密切关注政治的发展。Metroblogging Islamabad在爆炸发生的数分钟内,发布了这样的讯息: 这一连串的暴力事件,不禁让人怀疑,是不是上星期红色清真寺一案所造成的余震之一。 All Things Pakistan提供了一些照片(注意:这些是在爆炸现场拍摄的照片),虽然报导本身并没有太多说明,其后的回响讨论到了爆炸案及穆沙拉夫(Musharraf)政府: 那自杀炸弹案件就在离我办公室不远的地方发生,爆炸的威力非常强,阳台那一侧的窗户都被震破,还把锁住的木门吹走了呢!会造成这么大的伤亡,是因为它发生在通往伊斯兰堡法院路上的两栋建筑或广场之间。新闻上说目前已有20人死亡,以及相同数目的人受伤。 回响中有人提到,这是否为有人不满穆沙拉夫政权而酿出的悲剧,但其他人不同意。有一则留言指出,为什么此事不只是巴基斯坦的家务事: 这些家伙是对世界毫不关心的恐怖份子,他们心中没有目标,斗争即是他们的目标。这是一群多年来被关在红色清真寺围墙中被教 育出来 的蠢蛋;刚开始,武装斗争就是他们一贯的技俩,但当他们看到伊拉克的自杀炸弹攻击所带来的胜利,炸弹背心成了他们的新武器。他们只想计划更多抗争,并相信 能为他们的信仰征服世界。 The Pakistani Spectator则写巴基斯坦一般民众,以及无力保护民众的政府。他指出,唯一的出路,就是让人民的代表来统领国家。 The Canvas谈到电视播放了来自爆炸现场的照片,并提议以如下的方法来降低暴力事件的发生: 面对如此的局势,政府当局这几天应该禁止人民举行像这样的公开游行,以免成为自杀恐怖份子的目标,这是基本常识。首席大法官的支持者应当瞭解,这个国家正 遭遇纷乱的局势,面临盘据在瓦齐里斯坦地区恐怖份子的严重威胁,他们已经宣称将杰出的领袖及政治家当成炸弹客的攻击目标。随着红色清真寺事 件的发展,伊斯兰堡是最近被他们发现的地方。 在媒体部门工作的Rockestani,则讨论到该地区媒体发表的声明,以及上周的四起自杀炸弹攻击。他对国际媒体报导红色清真寺事件的情形提出了有意思的见解: 被布卡*包裹的女子们挥舞棍棒的镜头,让红色清真寺攫获了全世界的注意力。在这里,一般女性提升自己力量的唯一方法是透过 激进主 义,它似乎在社会上的某一面向里,让女性得到了权力。这是可以理解的,当女性处在如此被边缘化的身份及位阶,激进主义意外地可以让政府及威权者注意到他 们。假如是你不会这么做吗?...

19 八月 2007

巴勒斯坦:人民庆贺艾伦强斯顿获释

本周我们将以Taghreed Abeaed这位女士的悲剧故事开始,她死于加萨走廊南部和埃及的交界的拉法赫(Rafah)边境。Dew诉说着这个故事: 一位31岁的巴勒斯坦妇人在滞留于埃及境内与加萨边境超过20天后过世。这位贫穷的妇人(也是五个孩子的母亲)为癌症所苦,由于加萨缺乏适当的医疗技术,而前往埃及就医。她的双亲及家人诉诸舆论力量,才能将她的遗体带回,举办庄严的葬礼。 超过六千名滞留在埃及的巴勒斯坦人,在超过摄氏四十度的酷热气候之下等着回家和家人团聚。有些人手头上根本没有多的钱,一位巴勒斯坦父亲只好卖掉他 为孩子买的礼物去支付住宿的费用。另一位巴勒斯坦人用光了身上的钱,只好在咖啡店消磨晚上的时间,或是到处游荡找寻合适的地方闭上眼睛 休息,即使是几个小时也好。 对世界上其它地方的人来说,旅行是件愉快的事,但在加萨,这是令人苦恼、恐惧和痛苦。 但本周有一则来自加萨的好消息 。BBC驻加萨记者艾伦强斯顿遭绑架获释,很快的有许多文章关于此事。Samaher和大家分享了她的欣喜之情: 遭拘禁成为武装伊斯兰 (Army of Islam)人质的艾伦强斯顿终于获释。在他遭绑架的期间,加萨的街头发起了各式的请愿活动。巴勒斯坦的记者也为他发起许多请愿活动。在此事件中让人感到 前所未有的羞耻。就连小孩也知道绑架记者向世人传达出的加萨讯息破坏了巴勒斯坦和巴勒斯坦人的形象。我不多去深入谈论事件发生的原因、细节、后果和重要 性,我只想要向艾伦获释说声恭喜。首先,因为他是我们的访客,他是在加萨从事采访工作的记者。其次,他得到释放将有助修正在他遭绑架后,巴勒斯坦被世人描 绘的错误丑陋形象。 在加萨的Dew也感到高兴: 今早醒来就听见这个好消息…总算,在115天的绑架之后。艾伦强斯顿重获自由 :)…“我很高兴被释放了”是他对媒体所讲的第一句话。这个可怜人不抱持一点他会被释放的希望… 我刚看到艾伦离开加萨返回英国的新闻,他说他要放个长假,之后可能考虑再回到加萨…我个人不觉得他会再回来 ;)… 释放艾伦背后进行的协商细节尚未公布,也许稍后会公布,但重要的是艾伦的脸上如今带着浅浅的微笑,走在回家的路上,期待见到他的家人和朋友 艾伦,你的梦想最终会实现…保重和再见 部落客们在在巴勒斯坦和伊拉克之间 (Meanwhile...

18 八月 2007

日本:为网路管制发起辩论,却无人跟进

虽然说没人在看,日本总务省下辖的研究团体草拟了一份暂时性报告,制定出日本网路使用的规范条例,根据某位部落客所述,这份规定将会扩及到个人网站和部落格。在这份报告中,一桥大学荣誉教授堀部雅夫带领“传播与广播法律制度研究团队”,讨论将网路纳入现有广播法[Ja]管辖范围的可能性。这份报告中,也建议为这个议题寻求公众意见[Ja],总务省为此建立了一个网页[Ja],民众可以在6月20日到7月20日之间,到上面留言给些意见。 尽管这个草案十分重要,媒体和多数部落客却都没意识到这件事的存在。曾任记者、现为律师的部落客Tokyodo-2005向 来关心媒体议题,提供这项议题的细节,他也已经写了七篇关于此议题的作品。在这些文章中,他警告这条法规不仅适用在一般网站上,甚至是部落格或是个人首 页。他引述报告内文指出,报告建议如发现网页内容中有违法的活动,将不受日本宪法中的表意自由保护。因此,该报告声称草案不会引发任何宪政争议。 在此系列的第一篇文章中[Ja],他写道: 看看日本战前的法西斯运动,可以明显发现政府进行讯息管制的危险。 他在第三篇文章[Ja]中指出一项“惊人事实”,亦即12场会议内竟有三场为闭门会议,以确保“自由及踊跃讨论”: 为确保自由及踊跃讨论,就得举行闭门会议吗?如果是与受害人访谈,为保障当事人私隐,当然必须闭门进行。但这个团队却是要 讨论有 关表意自由的法条,却认为自由及踊跃讨论无法对外公开,这不是自相矛盾吗?要关起门来讨论,这些不能曝光的言论究竟是什么?还是其中有什么暗盘协议吗? 在他第四篇作品中,他拿九一八事变来跟当前的情势做比较,他指称,日本媒体在当时扮演举足轻重的角色: 这不正好是让我们仔细思考二战所发生的事,并从中学习的时候吗? 我希望媒体公司能够瞭解,我们现在要做的事,正如九一八事件时,我们被强迫做出的决定。 媒体应当扮演监督权威的角色,而非将自身在网路市场上的利益摆中间,对那言论自由的箝制却睁只眼闭只眼。 我希望他们可以尽其所能,那么十年后我们才不需要忏悔道:“如果我们当初反对了那份临时报告,通讯/广播检查系统就不会产生了…”我希望,我们可以自豪地面对我们的子子孙孙。 此外,身为网路使用者的我们,不应只发出社论一般的声明,更应向电视、广播业者和报社质疑,为甚么他们不反对网路管制? 请将这则讯息散布给更多人知道,距离提出公众意见的最后期限,我们只剩下不到十天。 原文作者:Hanako Tokita 译者:peggyyoshi 校对:Leonard

17 八月 2007

伊朗:女性部落客成为言论过滤的目标

Mehdi Mohseni's blog Jomhour [Fa]在伊朗是一个举足轻重的社会与政治议题之消息来源,若想瞭解伊朗的部落格圈,绝对不可以错过它。这个部落格每天约有1000名的读者造访。 问:你可以介绍自己和你的部落格吗? 我的名字是Mehdi Mohseni,在1979年出生于Qom。我学的是土木工程;也算是个独立记者。我从2002年开始部落格的书写。 问:你是伊朗西南部的人,可以跟我们谈谈当地的部落客吗?我指的是那种专门写些自己家乡事的部落客。 你也知道,部落格是种没有疆界的媒体,部落客可以在伊朗的任何地方写作,而且拥有来自世界各个角落的读者。我想的确有些人会在部落格上提供他们家乡或当地的资讯,但一般来说这类专注于当地讯息的部落格写作比较不会受到注目。 女性站上火线 问:网路过滤机制对伊朗部落客造成了什么问题?骇客们有惹出任何麻烦吗? 就跟其他人一样,部落客在伊朗也遭遇了各种困难。许多伊朗网站,特别是政治类的,都已经被过滤了。近两年来,言论过滤、审查的情况越来越 严重,尤其女性所写的部落格;如果你是个女人,部落格就有被过滤的风险,无论是何种内容。此外,改革派和民族主义者所开设的政治性网站、部落格,也是过滤 的目标。但受过滤机制打击最严重的还是积极参与社会运动如学运、工运和女权运动人士的部落格。 而对部落客来说,骇客称不上是麻烦,目前只有官方的网站遭到入侵过。对一般人而言,缓慢、高价、低品质的网路连线速率等科技问题,才是较大的麻烦。 超越想像 问:你对近几年伊朗部落格革命如何评价? 虽然不能给出严谨的科学分析,但我想我可以说说自己的主观看法。我认为社会上的人们拥有很多压力,而部落格是一个抒发己见的好管道,也许这就是为何有这么多女人和女孩写部落格的原因。最近也有不少中年人士,开始利用来说出自己的意见。 问:你如何看待部落格对社会的影响? 在日益严格的审查制度以及新闻媒体的缺席之下,虽然我们不能尽信从网路上得到的讯息,但部落格确实成就了某些超越想像的事。部落客能够引发社会对一个议题的关注,并迫使政府做出回应。 原文作者:Hamid Tehrani 校对:Julys

14 八月 2007

韩国:部落客不是记者

5月19日,韩国主要入口网站之一宣布进入部落格新闻学的新阶段。于去年十一月开张的Daum部落格新闻, 一如其他入口网站在自己站内挑选部落客记者,并展示来自部落客记者的新闻。部落客一度难以依照主题寻找其他部落客的文章和其他具有品质的文章。为了突破这个困境,Daum的 新作法是加入其他入口网站的部落格新闻,在以超连结直接连向上述部落格之余,也使用引用(trackback)与RSS系统。他们也承诺找来更多活跃的部 落格记者,如影像记者。这个讯息被发布后,有些部落客对此感到高兴,有些则否,也有些部落客关注他们的身份与部落格的功能。 philomedia在看完其他部落客的关注之后,写了一篇文章: 블로거는 기자가 아니다. 나는 ‘블로거는 기자가 돼서는 안된다’고 생각한다. 따라서 블로거는 ‘취재’를 해서도 안된다고 생각한다. (물론 전업기자가 쓰는 블로그나, 전업은...

8 八月 2007

伊朗:政府持续向媒体施压

伊朗政府上周加强对媒体施压,亲改革派的期刊《同胞》(Ham Mihan)于7月3日遭到查禁。 伊朗劳工新闻通讯社 Ilna 因报导罢工与大学校园中的动荡情势,也遭暂时关闭,主管亦因此辞职。 许多部落客论及与日俱增的国家检查,有些曾为《同胞》撰稿的记者也抒发感受。 意料之中的痛苦 Jomhour很遗憾[Fa]今后见不到《同胞》,在伊朗政府一声令下,这份完善、包容、勇于批判政府的刊物就此消失。 Hanif提到[Fa]伊朗媒体不断遭到关闭,认为伊朗人应早就习以为常,但听到《同胞》遭禁时,我们还是很意料。 Ghomaar表示[Fa],任何期刊在伊朗能撑过一年都算奇迹,禁刊相当平常,他也提醒Ilna通讯社持续面临压力,管理阶层遭替换,可能也会关闭。 为《同胞》撰稿的记者Maryam Sheybani说[Fa],实在很不愿与这本期刊告别,虽然只有43期,但一直努力与众不同,也正因为不同于众多刊物,所以当局无法忍受,非得查禁不可。 改卖香菸吧 Varesh语带讽刺地表示[Fa],书报摊干脆不卖杂志,全部改卖香菸好了,反正鼓励人抽菸不会遭罚。 Sanjaghak指出[Fa],政府关闭一家刊物后,隔天好像没事一样,他自问为何学新闻?若是个人兴趣无妨,但恐怕很难做为职业。 Mahjad刊登[Fa]数家遭禁刊物的照片,他认为政府企图将知名记者逼离媒体,因为政府厌恶所有会思考或刺激他人思考的人。 他人对伊朗的认识为何? 因为网路封锁与审查,使伊朗民众难以获得部分资讯,不过从西方媒体上,西方民众似乎也只能得知伊朗的片段消息,有些部落客希望建立跨越资讯落差的桥梁。 部落格“伊朗观点”指出,当西方人得知她来自伊朗后,问她的第一个问题是: 政治情势有机会改变吗? – 伊朗随时都在变化,过去、现在、未来都在变,不过一切都不明朗,这个政权似乎觉得如果要继续下去,唯一方法便是禁止年轻男女在公共场合接触、女性只能穿着 黑色服装、男性不准抹发胶等…我或许有点太夸张了,这样说似乎有些离谱,但有时确实令人感觉如此。 多数人似乎不想再来一次革命,…他们希望一切能够慢慢地愈变愈好,而非愈变愈糟。 能相信美国吗?...

伊朗:伊朗社会中心的一瞥

Christian Alexander是一位美国的部落客,他以伊朗部落格为题,撰写了他的学士论文。在这篇专访中,他和我们分享了对伊朗部落格的意见。他同时也是Sounds Iranian部落格的撰稿人,在这个部落格中,一些研究者交流他们对伊朗部落格研究的想法。 问:请简介你自己并告诉我们关于你对部落格的兴趣以及你对伊朗部落格感兴趣的地方? 我对部落格的兴趣是有点意外。我一直对科技很感兴趣,特别是网路。网路定义了我们这个时代的科技,它是一个革命性的发明,对人类文明有惊人的影响。 在大学时,我决定将毕业论文结合自身对科技的兴趣、以及科技对社会之影响,主要的研究范围为殖民以及后殖民的非西方历史。我的指导老师,是一位对19世纪伊朗和中东历史的专家,他建议我深入调查近来很活跃的伊朗部落格。 我花了一年的时间在研究伊朗的部落格以及其相关文献。在这个过程中建立起我对伊朗社会和文化的兴趣。我上了波斯语课程,也开始以自已的网摘部落格追踪连结伊朗部落格圈。 从我缴交论文后的一年多,我继续的透过新闻、部落格,以及在我研究期间累积的其它来源,追踪伊朗的消息。我积极地期待将我的部落格研究扩大至包括其它国家和区域,以分享伊朗研究的议题(像是接近性、进步性等等),我维持着对伊朗部落格圈的热忱。 从计程车文化到核子危机 问:你认为伊朗部落格可以提供我们不能在大众媒体找到的伊朗印象吗?能举个例子吗? 我肯定地认为,特别在伊朗,部落格提供了一个平易近人的另类观点,而通常和在美国的传统媒体所提供给我们的,有相当大的歧异。对我而言,这是伊朗部落格斯坦(Weblogestan)做出最重要的贡献。 注:Weblogestan为一网路俚语,表示波斯语部落圈“国度”。以上解释引自这里。 在我的研究中,最有趣及令人兴奋的发现之一是伊朗部落格圈的观点。这观点奇妙的混合他们世界的亲密和陌生,提供了一个比传统媒体更为复杂、微妙且有同理心的伊朗图像。 事实是,我接触到的这群人给我重要的活力感(empowerment)。从伊朗的“计程车言谈”的观点( View From Iran's “Taxi Talk”)学习计程车文化的复杂或是从Mr. Behi学习到关于日常街头生活,都给了我对伊朗社会中心的一瞥,那是传统媒体所遗漏的故事。每天关于伊朗-美美的核子危机的报导以及伊朗人在伊拉克的牵连(伊朗和伊拉克二国毗邻,从1980年代的两伊战争,到近来的两伊合作)建立了对伊朗的错误印象,而部落格的作用是要解构(deconstruct)这些印象。  但伊朗的部落格圈反映的是少部份的人口。如同在其它的“发展中”(developing)国家的内部,可否近用网路之间的数位落差(digital divide),在相当大的程度上,形构着伊朗的网际社会(cyber-society)的观点和意见氛围。 在2005伊朗总统大选前的几周几个月看伊朗的英文部落格,很难预测内贾德(Mahmoud Ahmadinejad,中文/英文)会胜出。明显地,这些部落客的观点实质上和大部份的伊朗人是不一致的。这个被部落格所引出的惊讶/震撼/否定,说明了特别的群体在广大的伊朗人口里是如何的特别。 科技和现代化的意识型态...

6 八月 2007

为了社会变革的博客写作:专访Jeff Msangi

Jeff Msangi 是一位在加拿大的坦尚尼亚部落客。他也时也是一位专栏作家,为坦尚尼亚的日报Tanzania Daima写作。他以斯瓦希里语(Swahili)在Harakati写作部落格,以及用英语在Proud African上写作。他的斯瓦希里语部落格主要是关于发展议题、政治和社会运动。Jeff是一位务实的乐观主义者,强烈认为部落格和其它网路工具可以在发展中国家影响社会变革。最近Jeff接受了J. Nambiza Tungaraza的专访。 坦尚尼亚的部落客-Jeff Msangi Tungaraza:你什么时候以及你如何开始部落格写作? Jeff Msangi: 我从2005年的8月开始部落格写作。我第一篇部落格文章的标题是Africa ni nchi moja?也就是“非洲是一个国家吗?”(Is Africa a country?)Ansbert Ngurumo 曾是坦尚尼亚日报(Tanzania Daima) 的编辑,而我是周日的专栏作家群。他本身也是一位部落客,也是他介绍我进入部落格写作。这发生在他贴了我的一篇文章在他的部落格上,邀请我上去看一看。我喜欢我的文章可以在网路上刊登这个想法,我几乎是立刻爱上部落格写作这个点子。 Tungaraza: 你如何描述你的部落格?...

5 八月 2007

伊朗:数百博客支持入狱学生

伊朗博客最近发起一项活动,提醒人们近几个月来,共有多名大学生遭到逮捕,其中三人至今仍在狱中,他们希望号召无数博客将名称改为「八月五日」,依据伊朗历法则是Mordad月的14日。 受害者家属表示,学生年龄都是二十出头,遭遇了生理与心理的折磨,包括言语污辱、用电缆殴打等,他们被指控的最严重罪名为侮辱国家最高领导人及煽动舆论。 2007年8月5日 根据14mordad博客,这个日期是: 2007年8月5日是伊朗宪政革命101周年,但伊朗民众仍在争取民主,学运人士也仍难逃牢狱之灾。 为支持与纪念这些同伴兼博客,当地一群博客决定更改博客名称,在当天更名为「8月5日:支持入狱学生日」(August 5th: The day of support for jailed Iranian students),纵然各位不是伊朗博客,我们也欢迎一同参与,若要加入,请寄信至14.mordad@gmail.com。 据该博客指出,之后几天已有397名博客响应。 支持计划的Hamid City张贴入狱学生与政治犯的照片,他建议[Fa]每个人都号召十位朋友加入。 Mir指出[Fa],纵然宪政革命已过101年,今日监狱里仍有许多勇敢的伊朗孩子。 Fardayekvatan认为[Fa],我们应多写有关于正义、民主及入狱学生的文章,让每个人都能成为沙漠深处的烛光。 Ganji呼吁众人支持 前政治犯兼记者Akbar Ganji发表公开信,要求大众支持入狱学生,Kamangir写道: 知名政治运动成员Akbar Ganji曾入狱五年,他写了封致伊朗大众的公开信,希望大家伸出援手,帮助入狱学生获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