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 六月, 2006

報導 關於 Media & Journalism 來自 六月, 2006

23 六月 2006

俄罗斯:布托佛的土地纠纷

翻译:Ahom Kuo 校对:Portnoy 最近,莫斯科市当局和她市郊的布托佛(MKAD)的居民展开了一场充满戏剧元素的(帐篷、推土机、防暴警察…)土地争夺战。Live Journal用户Ilya Yashin,同时也是俄罗斯社会自由党Yabloko的年轻派领袖,写到了这个事件并发表了关于局势可以如何避免发生的看法。这篇文章引发针对了当地官员处理作法的一连串讨论。 Butovo 莫 斯科当局已经决定要将MKAD的一个小村落以高楼大厦去替代。他们打算让当地居民住进混凝土楼房里。但居民拒绝了,因为这代表他们得搬进狭小的、只有一个 房间的公寓,除此之外,他们在土地上的工作机会也被剥夺了(对有些人来说,这是谋生的唯一手段)。官方正准备上诉,企图赢得诉讼后,派遣防暴警察,砸破居 民住所的房门和篱笆,铐住他们的双手,用塑胶棍棒解决问题。 我不理解的是,将这块地夷平后带来的利益极高是显而易见的,而利用这些超级利润中的一小部分,让当地人拥有3房,而不是单间,再给他们些现钞,真的有这么难吗? 是 啊,随便什么事,谈到钱就伤感情了,即使钱多得是。但何时这些市长办公室的官僚才会懂得用更理性的方式解决问题呢?花点钱等于是为社会问题买了保险:抗议 集会、媒体批评、和防暴警察打斗都可以免除。当你被强行赶出自己的家时,抵抗只是“条件反射”,哪怕你给他们看一打法庭判决都没用。人们会开始厌恶这个政 权,社会则会给予他们同情,而不会对市长有任何体谅。 *** terika: 你 看的很开,因为你不需要去住那些2/3/4房的屋子。给那些住户一些甜头以保持布托佛村子那神秘的社会稳定? 这可笑极了,没人会在这上面花钱。防暴警察便宜的多。试着从他们的角度思考吧!如果街上有个乞丐,你会给他10个卢布以避免他跟着你去你家门前乞讨吗?有 些人会,有些不会,有些人还会报警,房子的事也是这个道理。 yashin: 嗯,用乞丐来做比较不是很恰当。Butovo的居民并没有乞讨任何东西,他们只希望继续住在他们的家里,不受打扰。 关于问题该怎么解决,说老实话,警力当然比较便宜,但是暴力镇压后官方的名声也会大大受损。然后,政府就不管了-省长选举已经被取消了(现在是任命制)。...

21 六月 2006

改变中的印度:从Calcutta到Kolkatta还有其它许多许多..

原文链接:India Changing: Calcutta to Kolkatta and much, much more… 作者:Kamla Bhatt 翻译:Portnoy 印度正在改变。 “改变”是这篇文章的主题。在印度,改变正不断进行。我们读到了德里、孟买、班加罗尔的改变,但是很少听见有关加尔各答的改变。加尔各答是个很少在博客的虚拟世界中读到的城市。Arjit 再次拜访了他的老家,这个地方称作南二十四伯尔格那,他发现什么都变了。他的家乡现在成了扩张中的加尔各答市中心的一部分。他写道: 南二十四伯尔格那变成了Calcutta,有了新的身份编号-700093… 只有巴士路线还是维持原样… Rana住在新加坡,写道他回加尔各答看家人的经验。他的文章带着些许乡愁,希望能重新和他在加尔各答的妻子与儿子重归于好,另外,他也提到这个城市对足球的热情多么有名。他这么说: 我妻子会在Dum Dum(地名)等我,那儿现在称为Netaji Subhas Chandra Bose机场,当我午夜过后降落机场后,我猜我的儿子会在机场等我,他会因此错过一场世界杯足球赛的电视转播。 Rana对要回家去感到非常兴奋,他不断哼唱一首克里夫理查德的老歌,叫做〈Traveling Light〉。...

13 六月 2006

俄罗斯:独立日的调查

原文链接:Russia: Independence Day Surveys 作者:Veronica Khokhlova 翻译:Sweet 独立日后,俄罗斯的LJ用户与Radio Ekho Moskvy主持人Ksenia Larina, 对Ekho的调查结果感到大惑不解。 ……对“苏联和今日俄罗斯,你选择哪个地方居住?”这个问题,62%(!!!)的受调查者回答:苏联。这令我难以置信。无论我有多么强烈的怀旧情绪,我有多憎恨普京总统,我都不会选择重归黑暗的道路。我不知道网络投票的结果是否会不一样,毕竟两者受众不同。同样地,年轻人对苏联的错误看法也让我惊诧。而我知道,那是因为从来没有一个文件,一个能反映那个时代特点的电影说服他们做出相反的选择…… 对 Larina上述言论的回响以下可见一斑: daisy_gorgeous: 这个比例既在我意料之中又出乎我意料。但是Ksenia, 过去是有它好的地方!有一天我和一个住在美国的朋友谈话,他给了我一个数字证明这点。撇开滥用权力和要求每个人都一样等不合理之处不谈,社会主义这种构想还是满有意义的…… larinax: 你知道,过去曾有种流浪者的漫画形象,它画的是憔悴的马克思和列宁在街上乞讨,而马克思梦呓般告诉列宁:“但这仍然是个很棒的想法呵!” …… elesin:我很奇怪结果为什么不是95%。人们都希望自己只有二三十岁,而不是四五十岁。在苏联每个人都比自己实际年龄年轻。 LJ的用户drugoi指出另有一个调查结果更让人不能理解。(RUS) 由Yuri Levada中心举办的这次调查,在128个城镇,46个民族的1600名成年俄罗斯人中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