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 十一月, 2007

報導 關於 Media & Journalism 來自 十一月, 2007

28 十一月 2007

日本:宣布暂时休息的博客女王

日本的Gravure idol, 艺人(talento),同时也是部落格女王 Wakatsuki Chinatsu(若槻千夏)昨日宣布她将暂时不写部落格了。Wakatsuki的官方部落格“ マーボー豆腐は饮み物です”以致力书写名人和她自己的爱情生活为主轴而出名,且吸引的观赏人次也远远超过其他同样架设在Ameba部落格平台上的其他站台。这个部落格在先前还创造了“一天之内留下超过7500则回覆”的记录。

19 十一月 2007

(短讯)格鲁吉亚:Imedi电视台回来了

TOL Georgia 报导,格鲁吉亚当地报纸指出,在先前一波反对派的示威浪潮中被关闭Imedi电视台,在动荡平息后,记者们已经纷纷重回工作岗位了。 原文作者:Onnik Krikorian

(短讯)澳门:广播静默

Leocardo[pt]在广播上听着澳门政府的官方年度收支报告,过了40分钟,“我就只能听到这里了。去年也发生过同样状况,澳门电台的葡萄牙语频道认为,还是不要继续播出议会的答询比较好。于是他们改为播放音乐。” 原文作者:Onnik Krikorian

(短讯)巴基斯坦:请别在报纸上高谈阔论

巴基斯坦总统穆夏拉夫在媒体管制上越来越明目张胆,不止在日前要阿拉伯联合大公国关闭了GEO电视网*,现在还禁止巴基斯坦国内报纸讨论电视台被关闭之事。详情请见Pakistan Politics。 译注:GEO TV是一间座落于迪拜(Dubai)的巴基斯坦国际电视网,Pakistan Politics 称之为巴基斯坦的NCC;而阿联酋之所以对穆夏拉夫言听计从,是因为他们不久前才签订了一笔50亿美元的石油交易。 原文作者:Neha Viswanathan

17 十一月 2007

马拉维:两性平等的数码浪潮

近来在马拉维博客圈掀起了一阵女性新闻记者投入博客写作风潮。不久前,blogger.com 上面几乎难以找到马拉维女性博客,但现在情况已有变化。这篇文章里,我们将跟随着四名马拉维女性新闻工作者的博客,看看她们不只留下个人记录,更写下 对马拉维的报导。 她们分别是:Eunice Chipangula,马拉维国家广播公司职位最高的女性;为国际新闻通讯社撰写特稿的 Pilirani Semu-Banda;Penelope Paliani-Kamanga,每日时报的专栏作家;Stella,只透露单名的博客,她目前在某家电台工作。 Eunice Chipangula 与二项马拉维第一 Eunice Chipangula从今年二月起开始Standing Upon God's Promises 博客,开格第一篇章就是本人自介。她是第一位赢得英国Chevening 奖学金的马拉维广播人,让她有机会在卡尔地夫的威尔斯大学进修新闻学硕士。回到马拉维后,她被擢升为马拉维国家广播公司的副总经理,这是马拉维国家广播公司史上第一位女性出任这个职位。在文章,她只有简单提及,从一月份起她转任国际合作部、稍后又到劳工部担任副祕书长。 令人惊讶的是,马拉维人并不太认识Chipangula,套用她自己的话,她想成为一名上天派来看顾马拉维的使者。 Chipangula在博客上发表了九篇文章,大部份都是关于马拉维的性别不平等与性骚扰议题。另有二篇文章是谈别的,一则是放宽合法堕胎条款,另一篇是关于南部非洲发展共同体(Southern African Development Community, SADC) 在劳工政策的和谐,合力对抗非法移工。她有些文章则是评论马拉维法律委员会在今年4月份召开宪政会议上提出的建议。...

哈萨克斯坦:媒体战争

在哈萨克,Rakhat Aliyev 事件 持续延烧,这位出任过大使又是前任总统女婿的政客,继续用违法监听高层交谈的录音带等见不得人的东西来勒索政府当局。于此同时,一堆哈萨克网站被封锁了。“网站被封锁的原因没有任何解释”,部落客mantrov 说。 weathercock,一位出生于哈萨克,现居于澳洲的部落客,“对旧苏联国家,尤其是哈萨克的言论自由限制有一种病态的反应”,于是他许下承诺要把所有被禁掉的kompromat出版物*重新上架,“只为他们独特的本质”。“哪里还能再找出另一个国家,其高官们的对话像1930年代美国帮派份子一样的?”他强调。 译注:kompromat 是宣传方法中,灰色宣传的一种,是由竞争关系中某一方,以未经证实、半真半假讯息混淆视听,为打击对手而发出的讯息,特别强调破坏对手的名誉。 因政府不快而封锁网站还不是哈萨克政府神经质动作的最后一招 – 上周,几家独立报纸被警方和制服人员侵入搜索,明显地试图要妨碍报纸的发行。结果,其中几家报社遭印刷厂拒绝而导致无法印行。不久后,这些报纸总编辑和新闻部长 Yertysbayev 进行了一场会面。 sarimov 说,这场会面的目的是要缓和冲突的局面 – 当局并不想要搞出惹怒媒体的丑闻,更不愿公开政府和总统见不得人的资料。“部长开出的条件很简单:停止报导 Aliyev 爆料事件,合作的印刷厂就不会出任何状况。这真是彻底的二分法。”sarimov 下了这样的一个结论。 然而,这些报纸看起来并没有什么选择的机会,只能接受这样子的条件 – mahno-mactep 称这协议为“下流的和平条约”。同时,Joshua Foust...

10 十一月 2007

巴基斯坦緊急狀態:沒有新聞、沒有互聯網

巴基斯坦总统穆沙拉夫(Musharraf)于11月3日宣布国家紧急状态。根据新闻来源指出,这意谓着基本的公民权利遭到中止。所有的新闻频道中止播送,行动电话讯号及互联网连线也被封锁。 在 All Things Pakistan有着热烈的讨论,这也给我们一瞥博客圈对此事的反应为何。 “巴基斯坦政策博客”陈述军队已控制了最高法院,包围各大新闻台,以及拘捕或软禁许多政治人物。这个博客评论这份国家紧急状态的宣告文。 在穆沙拉夫的紧急状态宣言(下见全文)中,他认定自己是军队的领导人,不是总统,鉴于国家的暴力状态急剧上升,遂执行戒严法。然 而,在文中严厉指责司法部升高暴力,且侵犯立法和执行机构的权责,陈述道:“某些司法部人员在打击恐怖主义和极端主义上,行使了超越立法和行政部门的职 权,藉此削弱政府和国家的决议,并稀释政府控制这些威胁的效力。” RedDiaryPk写道这宣告所确认的是--现任政权的意图以及军事统治的结果。 穆沙拉夫将军粗暴唐突违反宪法的攻击司法部、媒体和巴基斯坦人民,将现在政权的独裁性格带到了聚光灯下。这也证实了巴基斯坦若不将军队从政治中移除,绝不可能进展到任何型式的民主。所有试图和军队进入妥协或达成协议都只会阻碍为民主的奋斗。 SAJA论坛在文章中张贴关于此事的评论,提及印度的电视台认为这已经超过了国家紧急状态,这是宣告戒严法,因为国家的宪法失去效力。 Chapati Mystery 谈到国家紧急状态意谓什么: 下一步?戒严法。更多爆炸。然后耗尽国家过去八年来所累积的资本。辛巴威,我们来了。除非美国和中国终于觉醒,做些实质上外交的 作为。这样的状态令人寒心。让我们祈祷穆沙拉夫辞职离开政坛。最高法院宣布大选的日期、新政府解决俾路支省的问题、美国重新在阿富汗布署军队(以及维持军 队常驻)、巴基斯坦军队在城市和山间战斗。战争、混乱、不确定性。我高雅的读者,这些,将会是最佳方案。还有一个更可能的选择,是介于 2005年左右、罗伯·穆加比(Robert Gabriel Mugabe)领导的辛巴威,和1976年左右、甘地(Gandhi)领导的印度。我一定会被证明是错的。 在 Metroblogging Lahore,Pickled Politics...

8 十一月 2007

布基吉纳法索:博客不受审查限制

在布基纳法索,写博客并不只是种消遣娱乐,更是许多网路使用者收集资讯的眼耳。 也因此在10月11日至17日,布国前总统Thomas Sankara遭暗杀廿周年纪念期间,政府切断网路连线,避免纪念活动的讯息传播出去。 在这个充满秘密的国度,博客解放民众心灵,在这个充满资讯审查的国度,传统媒体活在权力的阴影下,唯有博客是真正的记者,他们是唯一能刊登反对政府意见的媒体。 虽然多数布国民众尚未接触到博客,已有些人民和记者开始使用这项媒介,有些人转录报纸、广播与电视的消息,有些人则依据所见所闻分析新闻。 不过他们也刊登遭禁的文章,博客于焉成为争议之所在,让人们有机会论辩布基纳法索的政治态势。 布国政府既然剥夺人民的表意权力,即是个独裁政权,极权制度侵蚀国家民主空间,政府审查与自我审查囿限了媒体与表意自由尺度。 大众与记者都觉得受到箝制,他们感觉政府所有隐瞒,地下媒体确实扮演重要角色,不过博客让人人都有权力表达自己而毋需恐惧,也能透过论坛分享个人经验。 Amétépée Koffi是布基纳法索少数拥有博客的记者,他希望博客能对国内主流媒体产生正面影响。 他表示:“我希望见到同胞与舆论参与博客,希望媒体能加入论辩,他们能够为时事评析、表意与民主开创新的道路,希望一切能不受资讯审查干预。” 异议博客 异议博客Felix Amétépée Koffi表示,两年前之所以成立博客le10sident,即为了在网路上推动表意自由与公民新闻。 他的多数文章均已先发表在任职的讽刺时事实体周刊《Le Journal du Jeudi》上,他也会在博客上张贴同事所写的故事或评论。 布基纳法索入口网路Lefaso.net Lefaso.net为一新闻入口网站,每日刊登布基纳法索数家报纸的报导,读者可留言回应,许多话题也在此论辩。 Lefaso.net非常不受政府喜爱,因为就数据而言,该网站的通讯共有近6000名订户,网站读者每日达2500人,主要来自法国、布基纳法索、美国与加拿大。 开站四年以来,Lefaso.net已成为海外布国民众主要资源来源。 开启世界的微小事物 Lacour神父在他的博客上写着:“欢迎愿意在此分享悲喜、希望、奋斗、大爱的人们,我们也能拥有另一个世界!”...

7 十一月 2007

(短訊)中国:2007中文网志年会

于11月3日、4日在北京举行的2007中文网志年会,草莓周刊上有着详细的摘要。 原文作者:Oiwan Lam

巴基斯坦:进入紧急状态

今天巴基斯坦总统穆夏拉夫(Musharaff)宣布国家的紧急状态,部落客们忙着试图掌握最新的政治发展。据报导前往杜拜探视亲人的布托(Benazir Bhutto)已启程返回巴基斯坦。总统穆夏拉夫预期会在今日稍晚对人民发表说明。(这篇文章发布的时间是11月3号星期六晚间11点44分) 有见地的国际事务评论Informed Comment, Global Affairs 的 Manan Ahmed写道: 这个举动一点也不令人惊讶,考虑到巴基斯坦目前所卷入的混乱,从政治上:最高法院审议着“大选”的命运;到军事上:部族/军事冲突扩散到斯瓦特(Swat )和白夏瓦(Peshawar);以及意识型态上:俾路支省(Baluchistan)的分离主义;还有国际上:美国国务卿莱斯(Condoleezza Rice)已决定她要的民主。 根据临时宪法命令宣布国家紧急状态,采取这样的举动是因为近来的恐怖攻击、以及司法部释放可疑恐怖份子、司法部疏失的缺漏以及国家军队及警察士气低落。全文请参考这里。 自由巴基斯坦博客(Free Pakistan blogspot)上有段錄像是关于该国最近的情势,这里的连结是关于军队入侵最高法院。 Metroblogging Karachi说明在巴斯斯坦,如何及何种时机宣告国家紧急状态。 在binary-zero立即地报导全国的私人电视台报导遭到停止播送后,其中一些猜测国家进入紧急状态的传言,如今已获得证实。 甚至是国家媒体,包括巴基斯坦电视网(PTV)确认此项消息,宣布穆夏拉夫将军将在今晚对人民做出说明。 媒体和司法院已成为紧急命令的首要目标,几乎所有主要的私人电视频道仍遭到禁播,根据一家电视频道的报导,军队己进入最高法院大楼。 原文作者:Kamla Bhatt 校对:FoolFitz

5 十一月 2007

俄罗斯:博客讨论詹姆斯·华生

詹姆士·华生,曾获诺贝尔奖的美国遗传学家,在以下的言论被英国周日泰晤士报十月十四日的人物传略引用之后,引起国际哗然。 他说,他“本来就不看好非洲的前途,”因为“我们所有政策都是以他们智力与我们相同的论据为基础的–而所有的验证都显示并不尽然,”而且我知道这个“烫手山芋”会是很难说出口的。他的希望是每个人都平等,但他也反驳说“跟黑人员工打交道的人会发现并非如此。”他说,你不能以肤色来歧视 人,因为“有很多有色人种的人是很有天份的,但是如果他们在较低阶水平未获得成就,就不该升等。”他写道,“我们并没有确实的理由去预期,在地理区隔下各 自演化的人们,应该有完全一样的智能。我们虽渴望人人享有同等力量,但人类某些生来既有的特征并不足以让此愿望实现。” 这则具有争议性的新闻也扰动了俄语博客圈。 美国的LiveJournal用户karial描述[RUS]了她与詹姆士·华生的私人会面: 九一一事件两周后,我见到华生。在自我介绍与握手之后,他问的第一个问题是:“那么,我们[指美国]是不是要去阿富汗完成你们[指苏联]还没能做完的事?” […] 我先前已经被提醒过华生常会提一些政治不正确的事。我当天坐在讲座里手握麦克风,准备随时站起来声明华生的见解并不代表此研讨会筹办者 的立场。不,我并不觉得担任像言论审查员的角色有趣–它非常讨人厌–而且我真的希望可避免这个任务。但是,很遗憾的,若不这样作我们有可能会面临官司。 我承认有好几次确实把麦克风的开关打开,准备站起来。而每一次华生都在越线边缘停下来。但是他总是比任何其他名人演讲者更靠临界边缘,我觉得他好像在虚张声势,甚至有点幸灾乐祸。 这次–如果你读了原文的话–他一样在几乎越界时慢下来。不过有点越过线。而很多人正在等待这个时机。 不管他年纪多大,华生是很棒、很有趣的讲者。在他那场讲座的前半场中,我们以为他并不知道为什么他会被邀请来参加这场研讨会;他用各种 想法来起头,然后都讲到一半就停下来。他用旧型投影片,正方形底片框的那种,不是九零年代流行的透明片。然后他轻易地,没用几个词句,就将刚刚起头的线都 连结起来,呈现它们如何突显出研讨会的主题。所以可以这么说,至少在六年前,他的想法清楚,记忆力佳。华生所有的政治不正确都是故意的。 我们能可笑地议论,如他这等重量级的名人能否允许自己说出政治不正确的想法。不论这是自由人对体系提出的厚颜挑战,或是一艘花了大把努力所造出用以确保平等或接近平等的船底下的一个破洞。 以下是对这篇文章的几个评论[RUS]: doctor_iola: 其实我觉得,一个高度言论自由的国家本身会有这么强烈的政治正确态度是吊诡的。 karial: 谢天谢地有政治正确态度。不然你也不会是医生。在上世纪之交的IQ测验,一度颢示东欧人比美国原住民还低。你想每天抗争来证明那不对吗?或想一直听到穿10号以上衣服的女人既不性感又无法自我满足的评论? drauk: 我还是觉得,政治正确态度(尤其是当今的极端版本)跟平权是不同的。 karial: 很遗憾,这些是相近的概念。因为,怎能在讲平权的同时,却把某一群人(基于种族、族裔、性别、身材大小)跟某种特质给根深蒂固地绑在一起呢?例如,所有俄国人都是小偷。没错,他们会请你去面试[工作],但是他们一直假想你很可能会偷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