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 六月, 2006

報導 關於 政治 來自 六月, 2006

25 六月 2006

叙利亚一周博客氛围

原文链接:Syrian Blogsphere in a Week 作者:Yazan Badran 翻译:Kuo Yen-Hung 校对:Portnoy Ammar Abdulhamid问了这个炙手可热的政治议题: 巴沙尔-阿萨德(Bashar AL-ASSAD)的政权到底有多可靠? 很多叙利亚事务的观察家在看到Brammertz含糊其辞的报导及叙利亚同伊朗日益加强的同盟关系后认为,阿萨德政权比前几个月更有安全感,更可靠了,虽然国际社会对此的批评声不绝于耳.不管这是阿萨德的策略还是只是他的运气,最终的结果都是一样的,他的政权是那么的不可触及。 在Tony Badran最新的<叙利亚观察>The Syria Monitor简报上关于叙利亚异议分子被胁迫和审判的最新报导… 被拘捕的作家Ali Abdallah和他的儿子Muhammad周二被转押到了军事法庭,他们奖被以诽谤国家官员罪被起诉。(合众国际社 6/20/06) 中东政策Middle East Policy的Nassim...

23 六月 2006

俄罗斯:布托佛的土地纠纷

翻译:Ahom Kuo 校对:Portnoy 最近,莫斯科市当局和她市郊的布托佛(MKAD)的居民展开了一场充满戏剧元素的(帐篷、推土机、防暴警察…)土地争夺战。Live Journal用户Ilya Yashin,同时也是俄罗斯社会自由党Yabloko的年轻派领袖,写到了这个事件并发表了关于局势可以如何避免发生的看法。这篇文章引发针对了当地官员处理作法的一连串讨论。 Butovo 莫 斯科当局已经决定要将MKAD的一个小村落以高楼大厦去替代。他们打算让当地居民住进混凝土楼房里。但居民拒绝了,因为这代表他们得搬进狭小的、只有一个 房间的公寓,除此之外,他们在土地上的工作机会也被剥夺了(对有些人来说,这是谋生的唯一手段)。官方正准备上诉,企图赢得诉讼后,派遣防暴警察,砸破居 民住所的房门和篱笆,铐住他们的双手,用塑胶棍棒解决问题。 我不理解的是,将这块地夷平后带来的利益极高是显而易见的,而利用这些超级利润中的一小部分,让当地人拥有3房,而不是单间,再给他们些现钞,真的有这么难吗? 是 啊,随便什么事,谈到钱就伤感情了,即使钱多得是。但何时这些市长办公室的官僚才会懂得用更理性的方式解决问题呢?花点钱等于是为社会问题买了保险:抗议 集会、媒体批评、和防暴警察打斗都可以免除。当你被强行赶出自己的家时,抵抗只是“条件反射”,哪怕你给他们看一打法庭判决都没用。人们会开始厌恶这个政 权,社会则会给予他们同情,而不会对市长有任何体谅。 *** terika: 你 看的很开,因为你不需要去住那些2/3/4房的屋子。给那些住户一些甜头以保持布托佛村子那神秘的社会稳定? 这可笑极了,没人会在这上面花钱。防暴警察便宜的多。试着从他们的角度思考吧!如果街上有个乞丐,你会给他10个卢布以避免他跟着你去你家门前乞讨吗?有 些人会,有些不会,有些人还会报警,房子的事也是这个道理。 yashin: 嗯,用乞丐来做比较不是很恰当。Butovo的居民并没有乞讨任何东西,他们只希望继续住在他们的家里,不受打扰。 关于问题该怎么解决,说老实话,警力当然比较便宜,但是暴力镇压后官方的名声也会大大受损。然后,政府就不管了-省长选举已经被取消了(现在是任命制)。...

16 六月 2006

乌克兰,俄罗斯:一个心存偏见者的梦想

原文链接:Dreams of a Biased Person 作者:Veronica Khokhlova 翻译:Echoyairs 校稿:Sweet 乌克兰的LJ用户parasolya承认她对俄罗斯的看法有些偏激,但她只是希望乌克兰能和俄罗斯拥有友好的——并且中立的——关系。俄罗斯是苏联民主变化的结果,这跟乌克兰有点象。 “我上班时借了一本RIA Novisti(俄罗斯国有新闻出版社)出版的俄罗斯图册,这是一个研讨会上分发的。 你明白我对俄罗斯的态度——我说不喜欢这个国家并不代表不喜欢它的全部。我对这个国家和它的国民有很强的偏见。 但这图册实在太美了。事实上,它让我产生了去俄罗斯度假的想法。 而我知道,除了这个图册的照片外,俄罗斯其他的东西并不吸引我。 每当我看着这个图册,我就一直梦想着:俄罗斯和它邻居的关系不再紧张;俄罗斯和乌克兰互通有无,到对方那儿度假;大家就像欧洲国家之间那样彬彬有礼;民主在我们国家已经胜利,每个人都有正当收入,没有人再把过错推给邻居;俄罗斯将石油以国际价格卖给乌克兰,而这没有影响到乌克兰的经济,因为它能在市场竞争中站住脚;我们都加入了NATO ( 北约组织):)哦不,我还没想到那个。 但我的确梦想着能去俄罗斯。但是首先,不要要求我出示身份证明;其次,不要拿克里米亚(Crimea)的问题困扰我,拿salo、乌克兰女孩到俄罗斯的路上卖淫、或在西德的客籍(乌克兰人或其他国家的)工人这些问题嘲笑我,不要对我说乌克兰是俄罗斯的一小部分,还有很快“你们就将爬回我们身边”……” “……在周末,可以计划一个去俄罗斯的短期越境旅行——一路向北,住在帐篷里,宛如环保旅行;或沿着西伯利亚铁路往南走,在干净的沿途小站停下,购买印有当地风景的纪念品和明信片。嗯,每个帐篷里都能连上网络,人们可以询问在拉脱维亚(Latvia)或是波兰(poland)的朋友想不想要一些带回的礼物。 苏联这个词其实名不副实。每个人都只在本国内访问、消费、购买纪念品或做生意。而且每件事都建立在欧洲民主价值观的基础上。 这本相册中的照片实在太美了,看上去就像俄罗斯是一个民主的欧洲国家。 ” 一些乌克兰的回复者认为(UKR)parasolka的梦想根本不是空想。 Molokovoz:你的梦想离现实并不远,实际情况大致如此。...

13 六月 2006

俄罗斯:独立日的调查

原文链接:Russia: Independence Day Surveys 作者:Veronica Khokhlova 翻译:Sweet 独立日后,俄罗斯的LJ用户与Radio Ekho Moskvy主持人Ksenia Larina, 对Ekho的调查结果感到大惑不解。 ……对“苏联和今日俄罗斯,你选择哪个地方居住?”这个问题,62%(!!!)的受调查者回答:苏联。这令我难以置信。无论我有多么强烈的怀旧情绪,我有多憎恨普京总统,我都不会选择重归黑暗的道路。我不知道网络投票的结果是否会不一样,毕竟两者受众不同。同样地,年轻人对苏联的错误看法也让我惊诧。而我知道,那是因为从来没有一个文件,一个能反映那个时代特点的电影说服他们做出相反的选择…… 对 Larina上述言论的回响以下可见一斑: daisy_gorgeous: 这个比例既在我意料之中又出乎我意料。但是Ksenia, 过去是有它好的地方!有一天我和一个住在美国的朋友谈话,他给了我一个数字证明这点。撇开滥用权力和要求每个人都一样等不合理之处不谈,社会主义这种构想还是满有意义的…… larinax: 你知道,过去曾有种流浪者的漫画形象,它画的是憔悴的马克思和列宁在街上乞讨,而马克思梦呓般告诉列宁:“但这仍然是个很棒的想法呵!” …… elesin:我很奇怪结果为什么不是95%。人们都希望自己只有二三十岁,而不是四五十岁。在苏联每个人都比自己实际年龄年轻。 LJ的用户drugoi指出另有一个调查结果更让人不能理解。(RUS) 由Yuri Levada中心举办的这次调查,在128个城镇,46个民族的1600名成年俄罗斯人中展开。...

巴勒斯坦的一周:海滩上的悲剧

原文链接:This Week In Palestinian Blogs: Tragedy at The Beach 作者:Russia: The Mennonites 翻译:Sweet 校稿:Portnoy       这周发生的悲剧和由此带来的震撼紧紧地抓住了巴勒斯坦博客写手们的心。以色列对加沙的袭击导致妇女和儿童在内多名平民的死亡,因此有人称它为“血色星期五”。  当时巴勒斯坦人正在加沙的一个海滩上堆砌沙堡,享受家庭的欢乐,然而以色列的炮击打破了这一天的宁静。博客写手和人权活动家Mona El-Farra,用一个在此事件中丧失了双亲和三个兄弟的小女孩的故事,很好地描述了这个场面。    Moi贴了一段从袭击后的新闻报道中摘录的视频,他难过至极地说:    “我无法让她的声音从我脑海中消失。当她开始意识到躺在她面前的父亲已经死去,她的尖叫声穿透我的身体和灵魂,‘Yaaaaaaa’的意思是‘爸——爸——’,但她父亲已然不在。她的母亲已然不在。她的兄弟姐妹也都不在了。”       视频也打动了其它的巴勒斯坦博客写手,Haitham Sabbah就是其中一个。他说:“看到这些以及巴勒斯坦电视台和Aljazeera上的报道时,我和妻子、我的孩子们,都忍不住哭了。”       和博客写手Al-Falasteenyia 以及此刻正远离家乡的加沙居民Lai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