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30 四月 2007

報導 來自 30 四月 2007

法国总统选举:非法国的外界观点

译者:chy7211 本周末,超过六千万法国人在第一回合法国总统选举里投下他们的一票,范围限缩至候选人名单上的两位:保守党右翼人民运动联盟(UMP)候选人尼可拉斯.萨克奇(Nicolas Sarkozy)以及社会党(Socialist Party)候选人瑟珙莲娜.贺雅尔(Ségolène Royal)。将同时面对五月六日的决胜大选。 自从五年前的总统大选后,特别是经过2005年暴动以及头巾争议(headscarf controversy)之后,移民及种族已成为政治辩论的核心议题。 这次选举并结合了法国历史上第一次出现的女性总统候选人,可能在星期日获得自1965年以来,史无前例最高的投票数。 这里有个对于这次选举的界外观点,来自法国海外的投票者、前法国殖民地里关注此议题的部落客们、以及比例持续成长的半法国人(hyphenated French)。 在法语系圈 对萨克奇鲜少好感 如同许多法语系民族,Vive la Francophonie对于萨克奇是否能在处理法国种族问题以及促进法语系世界的和谐关系,抱持怀疑态度。 晚上八点半听到萨克奇,我马上泪盈眼眶。他想要保护我,想要这个大法国家庭的兄弟情谊,他反对“黄金降落伞(golden parachutes).”当下只要闭一只眼似乎他几乎能够成为一个社会民主党员了!萨克奇最后以反对终身监禁刑罚,并提出退休年龄保障在65-70之间等政见结束。下个要面对的是:RCJ Coassgen宣布的欧洲公投…。 …对于喜好贺雅尔有其它论点:受欢迎的陪审团、在国会里一定比例的代表性、请愿的权利、将少年犯送至军事训练管制、在地的住宿学校、弹性安全制(注)、以及可能对于其它法语系族群更为关注,因为她来自塞内加尔。 刚果-布拉萨市 在明日的刚果布拉萨(Demain Le Congo Brazzaville)里,Mouvimat很清楚他对萨克奇绝无好感,认为世事无绝对;但如果赞成萨克奇赢,不知到时法国是否会操控在萨克奇之下。 如果理性伴我们度过了第一轮初选,那么再也没有什么是肯定的了,就算我们承认投票是精准地预测其结果。投票已成为一种精确的科学吗?当然不是!但我们晓得它对于心志摆荡不定的人的影响,以及那些没有意见、会说出:「多数人是正确的,所以我也会投给大多数人的支持者!」...

奴隶贸易废止200周年,赔偿或道歉意见分歧

校对:Portnoy 200年前,英国通过废除奴隶贸易法案,这个法案也中止了大英皇帝国的奴隶贸易。艺术展览、演讲、教堂礼拜和游行等活动在世界各地展开以纪念这一天。 在英国,首相布莱尔对这段历史表示深切的遗憾。伦敦市长李文斯顿则是做出了正式的道歉。在因特网,坎特伯里枢机主教(The Archbishop of Canterbury) Rowan Williams和约克郡主教John Sentamu利用YouTube分享了他们对奴隶交易的看法。 针对这个纪念周年,非洲的博客圈则专注于讨论主题围绕在道歉、赔偿、和非洲在奴隶交易这件事里头所扮演的角色。 Amir Ibrahim在肯尼亚想象(Kenya Imagine)上写道关于非洲在奴隶贸易上的角色: 某些学者指出,只有极少数的奴隶是遭到奴隶商人直接俘虏,大部份奴隶则是被主要的非洲国家,如阿善提王国(Ashanti kingdom,现在迦纳共和国的一个地区)售予商人。这些学者也主张奴隶是早已存在非洲的社会建制,而欧洲的奴隶商人只是将这些人带往新的市场而已。历史记录也证实这个说法,然而,这个说法可能是正确的,但严格来说,传统非洲奴隶是契约劳工,他们的生活及社会地位要比在新世界来的高。欧洲蓄奴的现象及以在新世界受到奴役的恐怖经验是史无前例的。 非洲的帝国从奴隶贸易上得到经济回馈吗?Amir继续说道: 的确,达荷美共和国(Dahomey)、刚果和阿善提等非洲国家奴隶贸易中获利,历史记载指出当地的贩卖奴隶的头子因此变的富有,但这些收益却用来向欧洲奴隶商人购买酒精和手枪,以刺激往后的贸易。最后经济收益全都只有一个流向,流出非洲。 谁该为罗马帝国道歉? Refined One写道:「兄弟贩卖兄弟」 从非洲来的奴隶是遭到他们的手足(同样是非洲人)所贩卖。不论这多么的让人难以接受,这是真的!也使得非洲人和西印度人迄今有所区分...有些人对非洲人感到怨恨,只因他们的祖先曾遭受过惨痛的待遇。我们不应该让这样的分裂在我们的生活中发生,上帝的美好的愿景正仍在被展示着...我们的梦想还是会实现。 另一篇文章中,Refined One曾经建议应为蓄奴行为而道歉。但她改变心意: 为什么我写这篇文章是因为在这篇文章之前我说了有关道歉...我想我要收回它。 她认为应该以原谅取代道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