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 九月, 2007

報導 關於 War & Conflict 战争和冲突 來自 九月, 2007

27 九月 2007

阿富汗:犹记9/11

六年前的今天(讽刺的是也是个星期二),十五位劫机者劫持了四架民航机--二架撞击世贸中心,最后造成大楼在火焰中倒塌,将近三千人丧生;另一架撞击美国 国防部五角大厦,我家人中的数名友人因此生去性命;最后一架则在与劫机者抢夺飞机的控制权后,宾州的郊区坠毁,九十三名乘客丧命。这在美国历史上成为一大 讽刺,许多人将之与1941年的珍珠港事件相提并论,而这也唤起了许多美国人对境外事件的关心,并引爆了长达一年的战争,也让外交政策产生重大的改变。 从美国的观点来解读这起事件,在后9/11时期逐渐形成的政策上,再也无法揭示不同层次的辩论思考(虽然New Yorker in DC 确实提出宽容且正面的讯息)。而备受美国人瞩目的阿富汗,最近被前美国国防部长伦斯斐(Donald Rumsfeld )描述成是“大成功”?Nasim Fekrat 有篇动人的文章是关于“大成功”之于他的意义: 如果9/11事件不曾发生,今天阿富汗还在野蛮粗暴的塔利班(Taliban)政权控制之下。将近百分之九十的阿富汗在他 们的控 制之下。今天,许多阿富汗人说,真主保佑乌萨玛.本.拉登(Osama Bin Landin),是他主使攻击世贸双塔,引导世人注视我们在水深火热中的国家;阿富汗人也说,真主保佑美国,他们拯救了我们的生活,带来民主、自由和安 全。我想说的,不是北约和国际部队执行任务的过程与成就,而是:9/11对阿富汗以及其人民的重要性。许多阿富汗人说,对我们而言重要的,不是在9/11 事件中,受到攻击的纽约世贸大楼和华盛顿的五角大厦有多少人伤亡,而是美国拯救我们的生活以及解放我们的国家。 要瞭解他所想要表达的意义,Fahim Khairy 将9/11攻击放在塔利班手上恐怖的一年之脉络下: 另一件在阿富汗的恐怖份子攻击,摧毁了在第六世纪时所建立的 巴米扬大佛(Buddha of...

22 九月 2007

阿富汗:战地传真

伦敦记者组织前线俱乐部的创立者,沃恩.史密斯(Vaughan Smith),在前线博客放上了来自阿富汗的视频。2007年九月一日,他报导了一场英国-阿富汗联军对阵塔利班组织的战斗。 沃恩说: 哈尔门德河(Helmand)横穿南阿富汗的哈尔门德省,而绿区就是指这条河流的两岸。在一场艰难的行军后,我们到达了本次军事行动的出发点,并开始了军 事上所称的“接敌前进”(advance to contact)。 在上午十点之前我们和敌人接触了。随着联军在据点间不断转移,战斗时断时续。塔利班分子有时向我们射击,一般都在联军能接近之前就跑开了,他们早准备好了逃跑路线,并且大部分时候能成功带走伤员和尸体。 哈洛特不是我们的巴黎! 哈洛特博客称,许多身处阿富汗的人相信国家的第三大城市哈洛特,正如政府官员所言,在重建之中。然而,当地人说那地方和几年前相比没什么两样。博客作者还引述当地记者Naghib Arvin称: 许多人说哈洛特是阿富汗的巴黎城,并且想阻止城市的重建。这种想法简直荒谬可笑。我们不应该停下重建工作。 根据这位记者所言,缺乏投资且得不到当地生产者的支持是重建停滞的两个原因。 别拿口音开玩笑! Mohmmad Kazem Kazemi 称,他已经送信给伊朗电台杂志的主管对电视连续剧Charkhaneh提出抗议。他批评电视剧的制作者取笑阿富汗人的口音以及蹩脚的波斯语,认为此行有辱阿富汗人民,并伤害了他们的自尊。他还补充道,事实上在阿富汗没有人像连续剧中的人物那样说话。 原文作者:Hamid Tehrani 校对:FoolFitz

17 九月 2007

阿富汗:错误的判断

阿富汗的博客圈里都关注着美国“阿富汗反麻醉药品策略(U.S. Counternarcotics Strategy for Afghanistan,PDF档”的消息,档案中详述了美国政府计划扫除阿富汗境内持续种植的罂粟类植物。 特别是,许多自由派人士对于美国强力扫除的想法感到震惊。在理性杂志(Reason magazine)的博客,长期鼓吹合法化的Jacob Sullum主张: 但如果摧毁阿富汗某些省份的鸦片生产,只是单纯地使其转移到其它省份,那么扫荡了全阿富汗的鸦片种植,不会只使鸦片生产转移到其它国家吗? 这并不像那种从未发生(译注)的事情一样。顺道一提,十年前联合国秘书处药物管制和预防犯罪厅执行主任Pino Arlacchi 解释“全球古柯叶和鸦片罂粟花种植的总英亩数还不到波多黎各(Puerto Rico)面积的一半,所以没有理由其种植不能被完全消灭。” 很久之后,如果以史为鉴,这些浮夸的反毒努力将不会在海洛因的消费上有任何影响。短时间来看,如同我在专栏为了这个主题所写的,它们正在强化塔利班及其恐怖份子同盟。 译注:根据所提供的图表显示,全球在1987-1996的鸦片种植,并没有减少的趋势,鸦片的消费量也逐年增加。 罂粟种植,照片由Flickr使用者deckwalker提供 的确,如同Daniel Drezner 所说,那些认为根絶罂粟种植的行动将只是把钱流向塔利班,或觉得这样的立法会产生一些对西方外交政策利益的想法,一点也不过份。就像我之前所主张过,问题在于这样子的立法行动在阿富汗简直是不可行的: 从经济的角度来看,如果最终的目标是断絶塔利班鸦片掮客的生意,那全部买进未加工的罂粟花起不了什么作用。有许多的面向可以去思考:管理环境、鸦片市场以及欧洲的药物政策。 特别是:阿富汗没有太多征税和管制的能力,尤其是鸦片这种高收益的非法药品。中央政府无法控制常规且正当的农业,对犯罪及恐怖份子所拥有的农作物一筹莫展。政府本身无可救药的贪腐,许多政府官员早已接受罂粟种植集团的回扣或是贿赂。每个人都在猜,这样的结构在美国强加的管制环境下,该如何改变(如果会改 变的话) — 但如果这成功了,我会很惊讶。这有着太少的监督,以及太多的机会去玩弄这个系统,让走私者持续有足够的货源。 著名的学者Barnett...

16 九月 2007

黎巴嫩:博客圈的历史时刻

Libanismes(Fr)的Phil指出,过去两年间有某些历史时刻,深深影响黎巴嫩博客圈的发展,第一是2005年2月,前黎巴嫩总理哈理理(Rafiq Hariri)遭暗杀身亡;第二是2006年7月,以色列与黎巴嫩真主党交战一个月;第三是2007年,社群网站「Facebook」在黎巴嫩大行其道。第一起事件让黎巴嫩的博客数量提高许多,第二起事件让博客发文数大增,然而Phil认为,第三起事件却让黎巴嫩博客发展衰退。 作者:Moussa Bashi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