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 十月, 2007

報導 關於 War & Conflict 战争和冲突 來自 十月, 2007

30 十月 2007

(短讯)阿富汗:北约向外租借军备?

Afghanistan Watch指出,因为盟军成员再度拒绝从自有的军事装备中,提供载重空运直升机,因此北约决定,向外(可能向俄罗斯或乌克兰)租用空运直升机。 (译按:自2001年以来,已经有18架直升机在阿富汗被击落,因此许多北约成员不愿意冒此风险,一点也不令人意外。) 原文作者:Adil Nurmakov 校对:PipperL

27 十月 2007

(短訊)塞爾維亞:米洛舍维奇的宣傳技倆

斯雷布雷尼察(srebrenica)種族滅絕博客解釋道,前塞爾維亞總統米洛舍维奇( Slobodan Milosevic)何以被稱之為「狡黠的劊子手」:雖然他「試圖將責任轉嫁於受害者之時一敗塗地」,但其宣傳技倆「即使到了今天,仍是十分精準有效」。 Veronica Khokhlova

26 十月 2007

(短讯)巴尔干半岛:语言议题

Balkan Baby 谈起巴尔干半岛上的“语言议题”:“在过去组成前南斯拉夫的各国里,我们使用什么语言呢?在斯洛文尼亚和马其顿,答案十分简单,因为他们都有前南斯拉夫政府认证的官方语言;而对于波士尼亚、克罗地亚、塞尔维亚和黑山共和国来说,答案可能就没那么清楚了。” 原文作者:Veronica Khokhlova

17 十月 2007

(短讯)乌克兰:起义军65周年纪念日

Ukrainiana 为乌克兰起义军(UPA)的65周年历史纪念日写了一篇钜细靡遗的文章:“企图改造年长者的思想,以令他们违背自身信仰,乃注定失败之事。然而回首乌克兰的历史,苏维埃政权的教科书却将那些倒行逆施的人事物,描绘地如此美善。” 延伸阅读:新唐人电视台 – 乌克兰起义军首都游行庆祝成立65周年 原文作者:Veronica Khokhlova

15 十月 2007

本周非洲环保消息

南非首都开普敦(Capetown)设立太阳能发电街灯,加纳首都阿克拉(Accra)打造现代绿建筑,社会质疑企业是否符合绿色环保标准,非洲还出现可爱的大猩猩宝宝,以上内容都在都汇集在本周全球之声的环保博客整理报导。 首先在南非消息指出,开普敦市政单位设置以太阳能发电的街灯,博客Carbon Copy认为,这是“推动可再生能源”很好的起点,他也在同篇文章中,认为应发展大规模计划,并以明确策略鼓励社会大幅改用洁净能源。“绿色车辆”博客的Carl也提及同一件事,除了赞扬之外,他也提供这项创新计划的意涵与背景思维。 这种大型交通号志每月用电量相当于有三间卧房的住家,如果开普敦政府决定让这种号志消失,等于减少1200户的用电。 Carl也提出新装置的首要及次要益处: 除了使用永续型能源的直接环保优点之外,还有另一项重要的好处:如果新型号志的稳定性高于传统号志,故障情形便能减少,交通阻塞也会改善,燃料使用也能降低。 不过他也担心有人会窃取或毁损太阳能板,希望此事不会发生。 接下来是加纳消息,根据“非洲建筑与设计”博客指出,首都阿克拉出现现代绿建筑,这种新发展的公寓将会… 新建筑将会证明,加纳也有许多可永续使用的材料,例如竹子便可用来建筑湖滨小屋或阳台栏杆,用灰泥砌墙壁,用回收的油桶做大型的屋顶侧边,依规定砍伐的木材能创造出线条简洁的墙面。 各位可曾质疑过,那些标榜环保的企业确实有说到做到吗?“解毒剂”博客的Andreas在〈虚构的环保假象〉一文中指出,我们必须获得更多资讯,并“仔细审视眼前所有的消息”: 大家现在都认为环保就是好事,全球企业都已明瞭,环保作为有助于提高利益,故大作广告宣传他们的环保意识,还拿出数百万美元重建品牌形象。 有些人认为,这些行销策略代表营商走向永续发展的第一步,但仍有许多人持保留与怀疑态度。 最后是刚果消息,当地战火仍持续影响民众与阻碍大猩猩保育工作,“保护大猩猩”博客持续更新当地消息,包括一名管理员去世的憾事。 因为不希望本文在忧伤气氛中结束,“保护大猩猩”博客上,提供一张名叫Kabila的大猩猩宝宝照片。 原文作者:Juliana Rotich 校对:FoolFitz

10 十月 2007

(短讯)以色列:OneVoice 运动

以色列博客Daniel Lubetzky 让我们注意到一篇值得一读好文章:是关于OneVoice运动。OneVoice为一运行于以色列及巴勒斯坦自治区的公民运动,也是非营利组织的名字,他们希望能透过非暴力手段为双方带来和解。 原文作者:Amira Al Hussaini

9 十月 2007

阿富汗:不是那么显而易见的问题

关于阿富汗最盛行的迷思之一是在西方的占领下的北方,这里曾是北方联盟(Northern Alliance )所控制的区域,和平、安定并逐渐繁荣起来。为了追根究底,Afghanistanica带领我们到塔哈尔省(Takhar)的首府塔洛干(Taloqan) ,这个位于与塔吉克(Tajikistan)交界的地方一探究竟: 战争与和平研究所(Institute for War and Peace Reporting)最近出版了以和平为题的文集,名为〈就北方省分Takhar的居民来说,这些事比塔利班还糟糕〉(For residents of the northern province of Takhar, there are worse things than the Taliban)。显然地,这些比塔利班(Taliban)还糟的,是当地的武装军事领导人以及他们所选出的议员。 他继续引述一则新闻,关于当地民选的首长Piram...

缅甸:关于革命的消息

Awzar Thi收集了抗议者的照片并上传到博客〈番红花革命〉。 泰国的Bangkok Dazed想着他在缅甸的朋友: 我今天下午收到仰光一些朋友寄来的电子邮件。其中一封描述现状「非常、非常紧张,我们的学校明天开始关闭, 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 另一个当地人说:「市区今天开始有冲突,情况不好,我稍后再写。我不知道互联网还能维持多久…他们可能很快就会让切断互联网联机。」过去几天我一直在互联网上,试图得到更新的情况。我猜测现在仰光和曼德勒正在进行宵禁。 与此同时,马来西亚的政治人物Ki Siang 敦促马来西亚和东协多做一些事以避免缅甸发生严重的流血事件。 马来西亚和东协应该要在当地和国际上,支持缅甸僧侣在仰光和曼德勒(Mandalay)的和平抗争;特别是东协,东协十年前承认缅甸军政府并让其加入联盟,给予缅甸军政府新的合法性,其才得以运作自如。 在之前的文章中,这位政治人物警告中国和印度这两个支持缅甸军政府的邻国: 若缅甸发生流血事件,印度、尤其是将举办2008年奥运会的北京,将无法摆脱强烈的国际指责,因为他们一直支持缅甸军政府,却对其血腥镇压视而不见。 缅甸的博客Yangon Thu分享她对于番红花革命的想法,她呼吁读者帮忙签署请愿书,要求中国干预缅甸军政府对和平抗议者的镇压,并停止干预联合国为缅甸人民所进行的救援行动。 印度博客The Acron认为,中国、印度和泰国都没办法影响缅甸政府: 除了中国,没有其它国家可以进行斡旋。但正如Chandra所言,我们怎能期望中国要求缅甸军政府实行民主?中国只会建议其军政府节制,不要引发流血事件,让局势雪上加霜;东协秘书长也是类似的反应。尽管泰国曾经以大胆的立场走向民主,目前却实施军事统治,所以泰国也不会作声。至于印度,那正在危机中讨论明年选举的联合进步联盟政府,很可能采取类似的做法。不,印度海军不会在缅甸海岸附近的进行演习,美国太平洋舰队也不会。 Bangok Dazed 讥讽美国采取的行动,美国总统布什宣布加重对缅甸的制裁(译注:经济制裁): 更多的制裁?现在做这个可以有什么效果?典型的布什式外交:扣上「邪恶」的帽子、接着进行制裁,而不是试图坐下来谈。 原文作者:Preetam Rai 校对:FoolFitz

5 十月 2007

缅甸:军队企图削减僧侣的影响力

缅甸民主之声(Democratic Voice of Burma, DVB),非营利新闻组织以及目前少数几个还能释出当地新闻的管道之一,发布一则关于军方试图要僧侣放弃宗教生活的报导。 日前遭逮捕的约三百名僧侣被送到在永盛(Insein)政府科技学院(Governmental Institute of Technology)外的某处车库。据悉军方试图“迫使僧侣还俗,脱去袈裟--变成一般人而且不再以守戒为荣。” 无故放弃僧侣身份是被视为罪愆。军方试图以此大量削减僧侣对人民的影响力,以羞辱他们。 缅甸民主之声也提到,军方过去曾命令“永盛当地最资深的僧侣”念颂巴利文经文中“羞辱僧侣”章节,逼迫僧侣还俗。但是这群原本应该跟着长老覆诵的僧侣却拒绝跟进,不久后,资深的僧侣说他就是没有办法将那些僧侣还俗为普通人,拒绝了军方命令后就离开。 也有报导军方在永盛殴打僧人。有个水管工人去修理水管时,有位僧人躺在地上望着他,据说是被一名军人用皮带鞭打过。 也有报导指出,当军用卡车载着僧人在街上超越一台车子时,有个驾驶错误地鸣了喇叭(可能因为害怕),结果军人就下车逮捕那位鸣喇叭的驾驶。 还有报导有位僧人因脚伤而被送往医院,军方命令医师在僧人还俗之前不得进行治疗。僧人则回应他宁愿因伤死亡也不愿意还俗。 看起来,医院职员必须获得副总理Mya Oo博士的批准才能够治疗那位僧人。 有目击报导军方包围医院的出入口,并盘查所有医院访客。 原文作者:yangonthu 译者:Trust1021 校对:Nairobi

3 十月 2007

缅甸:来自各地的声援

昨日,缅甸政府对仰光的示威群众提出驱离警告,这群由僧侣领导的示威者,向政府要求更多的自由,并期待能早日宣布恢复原有物价。邻近国家的博客纷纷发表对此事件的看法与支持。 Citizen on Mars回忆起菲律宾也曾有过相似的经验: 不论仰光的大规模抗议行动将会如何发展,我希望不会有任何激烈的暴力情况发生,虽然在每个反对政府行动中,暴力总会介入。但我希望这些将军们能够冷静沉着些,不要走上回头路,用野蛮的方式与示威者交战。我们曾经两度走上EDSA大道,第一次是1986年的人民革命,第二次则在1991年将前总统埃斯特拉达(Joseph Estrada)赶下台。 Diacritic曾提及越南与缅甸间的互动逐渐升温,此次则批评越南报纸未给予此事应有版面: 相较于其他国际媒体以头条大幅报导此事,越南最热门的报纸《Tuổi Trẻ》只有区区五句带过,另一家报纸《Thanh Niên》的报导也只有七句。 Diacritic还提到: 今日,我们缅甸的同事告诉我们一个传言,因为网路上广泛流传相片和录像,所以今晚缅甸的网路将会被封锁,以防止影音画面再度外流。 在〈缅甸,我们与你同在〉一文中,柬埔寨博客Somongkol Teng在回响里,对其他人批评缅甸僧人不该参与政治活动做出回应: 我晓得在佛教教育里,僧侣不应该过问红尘、更不该涉入政治;然而,当我们考虑到实际面,他们也是那个国家的一分子啊。这些 事情影响了国内每一个人--不分凡夫俗子或出家人,就像是赤棉(Khmer Rouge)时期,柬埔寨有上千名僧人被杀害。无论如何,我都不认为他们应该保持沉默。当社会需要他们伸出援手时,他们应适时地发声且身先士卒。 新加坡博客Bernard Leong希望东南亚国协和中国能够介入缅甸,阻止这场腥风血雨。 从天安门事件开始(至今我仍记忆鲜明),过去二十年间在亚洲上演了大大小小的抗争,最终大都以流血画下句点(不过印尼和菲 律宾在亚洲金融风暴之后的抗议事件除外)。当军政府正式出动他们的部队时,就表示离流血冲突不远了;倘若真的发生,便会殃及成千上万的无辜百姓。那么,世 界面对如此情况,将会如何行动? 当美国已经对其进行制裁时,观察中国的一举一动,是很有趣的事情。我认为东南亚国协将维持不干涉他国内政(non-interventionist)原 则,继续袖手旁观,但我个人坚决反对这种态度。 另一位新加坡博客Monsoon...

1 十月 2007

缅甸:互联网管制

这是由一位缅甸不愿透露姓名的博客所写。 现在有大群支持抗议的缅甸博客,整个缅甸博客圈塞满了相关的新闻和照片。因此缅甸军政府采取心虚胆小者的手段,几乎在禁止所有缅甸之外的博客后,马上禁止与政治有关的博客。少数博客试图绕过proxy和博客,使用电子邮件刊登博客文章。 更糟的是,缅甸主要的IPS bagannet 以所谓的“维修因素”而关闭,且大部分的电信服务已被切断或窃听。流出该国的信息一直严格监控,甚至业余摄影师也被警告要小心,因为军政府会追踪照片的来源。 这几天许多博客的文章数已经大量减少,尽管如此,非常令人鼓舞的是,我们依然看到一些自由的博客仍能与外界接触,并正全力把缅甸最新的消息提供给世界上其他国家的人。 其中Niknayman擅长用CBox (博客留言版)的服务报告缅甸的实况。http://niknayman.cbox.ws/在24/7就有几千人阅读,成为海外缅甸人获得新闻的主要来源。他的CBox的使用人数迅速增长,并设立英文版CBox http://burmanews.cbox.ws/以求国际化。 今天的新文章包括: Ancient Ghost报导仰光电力中断。 网吧关闭了。无论MPT ISP和缅甸电讯服务供应商今天早上切断仰光和曼德勒的网际网路。军政府设法防止更多关于他们暴力镇压的影片、照片和资讯传出。我从我朋友那得到一个消 息,昨晚一些军方人员搜查从Traders 到Sakura大楼办公室的电脑。 大部分在那些大楼办公室中的市区活动照片都拿走了。GSM手机线路和室内电话线也剪掉,即使是在当地彼此联络也非常不易。GSM短信发送服务也没了。缅甸 已经被强力管制了! Lun Swe博士的博客是最新照片的另一大来源,目前他在博客上放了在泰缅边境一些宗教团体祈祷的照片。 博客Yan Aung 建议以媒体宣传 。他的目标是让缅甸在一年内自由,他的计划是: 帮助博客克服针对blogspot.com的限制...

缅甸:军队在瓦城让步

缅甸民主之声(DVB.no)报导,在缅甸第二大城的瓦城中,卅三军让比丘们继续进行抗议。 九月廿七缅甸民主之声新闻:卅三军在瓦城暂停行动 卅三军军人下跪请求比丘们停止抗议。 来自瓦城僧院,包括沙塔那比丘学院(ThaTaNa)的僧人们走上街头游行抗议时,在四十二街被卅三军阻挡下来。 许多僧人以“就算你们开枪,我们仍会游行下去”回应之后,继续他们的游行。 根据瓦城目击者的报导,那时军人流泪跪下,最后退让,让僧人通行。 Kaduang发布了一则昨天在首都仰光发生的目击消息: 当他们要阻止我们的时候,另一辆军用卡车从军营中出来,接着便开枪射击。有些人被击中。我当时必须翻过砖墙跑进学校里。我 遇到其 他也跑进学校躲藏的夥伴。他们说当他们翻墙时有两个人被子弹射中。很多枪击不是对准抗议者就是对天鸣枪。当时学校还没关门,有家长来学校带孩子回家,但连 这种时候他们也开枪。他们真的太可恶了! 更多的文章及照片请见于此,以及naingankyatha的Flickr相簿。 以下翻译自一缅甸文博客,Soe Moe写道: 他整天看着新闻,感到对整个事件渐生的恨意与厌恶。昨天他们在半夜搜查僧院,暴力破坏器物并逮捕僧人。今天下午,他们则对手无寸铁的市民开枪。今天许多死 者中有一位是日本记者。军队迅速抓走每个在街上倒下的人,而且没有人被送到医院。他们还在新闻报导中的死亡人数中作假。昨天是个血腥的满月日,今天是血腥 的九月廿七。 KaDaung – 仰光消息(来自CBox留言板) 开枪射击发生在北Okekala的第九与第六街区,五人死亡,当中有一位放学返家的十五岁男学童。 他们在市区中追捕奔逃逸者,带走遗体而不交给死者父母。 有电话报告,军方在TharKayTa桥上开火,也有许多死者。 没有遗体被送到医院。所有伤者也都被军队带走。 被两枪枪击分别击中右胸与右腹而死亡的外国人,有被送到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