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 五月, 2007

報導 關於 War & Conflict 战争和冲突 來自 五月, 2007

31 五月 2007

韩国: 驻伊韩军之死

作者: Hyejin Kim 校对: Leonard 本月19日,一名驻守在伊拉克Zaytun的27岁南韩士兵,在当地理发店遭枪击身亡,成为南韩自2004年驻军伊拉克以来首位殉职军人,新闻媒体及军方初步研判死亡原因为自杀,不过死者家属否认此一说法,该名士兵驻伊未满一个月。 部落客neocross针对伊拉克战争提出个人论述,批评南韩政府对美国态度。 伊拉克战争毫无意义,众人皆知美国以自由民主之名,行战争之实,但南韩政府总是对美国言听计从,难道政府不须倾听南韩人民心声吗?真不知道南韩会被伊战带往何处。 身为殉职士兵友人,部落客Phoenixq向其他部落客表达沉痛,不相信死亡原因是自杀,并自述当兵经历。 今天见到此事后续报导,我回想起当年大二时……西元xxxx年,一名勇气十足的大学新生在怂恿下加入我的凤凰跳伞社,我们感情很 好,直到入伍后才分道扬镳。他既勇敢又讲义气,让我印象深刻……啊,宗秀(Jong-su)……退伍后,听说他被调到军校,自此断了联系……我现在才得知 他人在伊拉克……新闻媒体断然将其报导为自杀事件,片面处理方式让我不满……子弹贯穿他的下巴……现场徒留他的步枪和空弹匣…… 服役期间,我记得某次游击训练时,眼睛被树枝刮伤,那时天色已暗,又身处山林,幸好伤口不深,没有因此失明,当时营长准备要升 官,所以上级告诫我不得透露此事;另外,有一次进行油漆工程时,和我同单位服务的弟兄发生意外,脚部被菸蒂烫伤,基于相同理由,单位长官未将他送医,只有 简单消毒包扎,外宾来访时,长官将他藏在仓库。 嗯…宗秀自愿赴伊,并因此晋升上尉,不可能上任未满月就自杀,我要真相。 我祈祷他能安息。 包括bj1337在内的多名部落客对宗秀的死感到愤怒,并要求南韩撤军。 我们的年轻人到底要在这场不合理战争中做什么?为谁而战?为谁捐躯?我们不该驻军伊拉克。有人认为不过只是死一个人,更有人觉得 宗秀之死与战争无关,然而伊战非关宗秀一人之死,也无关其死因,重要的是一条生命从此消逝了。就连美国都将伊战视做越战以来最大的耻辱,让我们的年轻人为 伊战牺牲更是毫无意义。无数南韩民众均反对参战,但政府却以国家安全为托辞欺哄反战势力。因伊战送命的美军迄今已超过3000人,对于战争之丑陋,美国再 清楚不过,南韩对美国已仁尽义至,不须再淌浑水,南韩对这场不合理战争也做得够多了,没有理由续留伊拉克,我们必须将那些年轻人带回南韩,不论宗秀的死因 为何,南韩都不该继续驻军。 立即撤军。

22 五月 2007

苏丹:5/24,参加关于达佛的座谈会

作者:Georgia Popplewell 校对:PipperL 路透社将于2007年5月24日美东时间9:30,召开一场关于达佛危机的座谈会。这场会议将举办于纽约,依照一般新闻事件,以Q&A的方式进行讨论。 很遗憾的,现场将不会有视讯及音讯转播,但如果你想提出问题,可以在本篇文章后面的回响区,或在会议网站上面的“参与讨论”连结处留言或发问。在这场讨论中,部落客、读者以及一般民众的意见将格外重要。 全球之声也将出现在会议中,如果你在部落格上写了关于达佛的文章,请于确认后,透过联系网页,将连结寄给我们撒哈拉沙漠以南非洲地区的编辑Ndesanjo Macha。 这里是会议的详细内容: 关于达佛:陷入怎样的危机? 在达佛,治安恶化、暴力滋生、资源缺乏,援助工作者及维和部队的进驻,问题围绕在西苏丹将会有什么样的未来。 路透社和 Reuters AlertNet 邀请您聆听专家们对于达佛情势的讨论,主题将聚焦于国际责任、如何消弭喀土穆(苏丹首都)及联合国多数成员之间的鸿沟,以及跟其他非洲地区被遗忘的冲突相比,为何达佛会吸引较多国际注意。 与会者: Paul Holmes,路透社(主席) Ann CurryJean-Marie Guehenno,NBC 新闻 Jean-Marie Guehenno,联合国副秘书长 Abdalmahmood Abdalhaleem...

日本: 和平宪法60周年

作者: Chris Salzberg 校对: Leonard 5月3日,日本政府在一片争辩及讨论声中庆祝行宪60周年,经历一甲子岁月后,日本政府及民间正重新思考现行和平宪法的角色与内涵。随着日本日渐挥军海外,如支援美军在伊拉克的军事行动,日本(纯粹防卫)自卫队(SDF,日文作Jieitai)的角色不断遭到质疑,其海外及国内的活跃行动,均与非战宪法第九条规定之精神背道而驰。 以下为日本宪法第九条主要内容: 第九条、第一款、日本国民衷心谋求基于正义与秩序的国际和平,永远放弃作为国家主权发动的战争、武力威胁或使用武力作为解决国际争端的手段。 第二款、为达此目的,不保持陆海空及其他战争力量,不承认国家的交战权。 长期以来,自民党(Liberal Democratic Party)及现任首相安倍晋三(Shinzo Abe)均支持修宪,但日本民众则对修宪一事看法分歧。本月“每日新闻”(Mainichi shimbun)民调显示,百分之51的受访者赞成修宪,“朝日新闻”(Asahi shimbun)民调则更进一步指出:百分之49的受访者希望宪法第九条维持现状,百分之33则要求修宪,上周在东京(Tokyo)代代木公园(Yayogi Park)的宪法和平日游行即可看出护宪势力,据悉参加人数达万人。 行宪纪念日后不久,日本国营电视台NHK在5月7日制播有关宪法沿革及修宪的电视节目,部落客对该节目的反应突显日本民众对该议题意见分歧。 部落客Tabibito写道: NHK在5月7日制播“谈论宪法第九项条文”电视节目,支持修宪的民众在节目中说:“有些国家不吃对话这一套,第九项条文对这种 国家根本无能为力。”其他人则表示:“纵然日本不武装也不参战,也无法确保日本人民安全,若遭逢敌国攻击,我们必须为保卫国民而战。”另外,一名31岁飞 特族(freeter)男子认为,要改变现状就必须修宪,而当他被问及修宪后是否愿意从军,他回答:“如果军中待遇比我现在打工好,我或许愿意。”由此可 见他并不瞭解参战的意义。 支持修宪民众认为,因为“有些国家不吃对话这一套”,所以军事武力为必要手段,但其实武力谈判无法解决问题。当初美国迫于情势退出越战,如今美国也无法撤离伊拉克,日后将越来越难脱身。 他们还认为,当敌国发动战争,日本必须要有军队保护国民,但现行宪法早已明文允许出于自卫的攻击行为,大可不必因此修宪。 日本现行宪法规定不得以武力攻击他国,但若日本遭受攻击,则不在此限,可采取武力自卫,所以原则上虽不能主动出击,但在他人挑衅的情况下仍可还击。...

13 五月 2007

爱沙尼亚:粮食与和平

校对:Leonard 爱沙尼亚首都塔林(Tallinn)的军人铜像冲突事件虽已逐渐退烧,但要和平落幕仍言之过早: 5月9日可能再有动乱,爱沙尼亚警方正全力戒备;亲俄罗斯的青年团体仍在莫斯科游行示威;政客与博客均持续议论情势发展。 先前全球之声翻译小组曾翻译过发生于4月26日的暴力事件报导,以下为居住在塔林的Live Journal用户orang-m在5月3日写的一篇完整报导: 粮食方面 今天我在爱沙尼亚美食展场摄影一整天。 展场人潮移往会议室之后,我独自穿梭在摆满食物的展示桌之间。 现场有许多卖相及美味俱佳的产品:碳烤香肠佐神奇酱料、某种胶状的肉类料理(kholodets)、各式各样的肉制品、布丁、甜点、起司面包、果汁及杏仁饼。 拍摄工作结束后,我坐在窗台大啖香肠。 一名身着爱沙尼亚国服的60多岁老妇人走向我:她是一家肉制品摊位的顾问。 我们聊了各式各样美味食谱。 然后她听到我用俄语讲电话。 她说:「我拿些东西给你吃好了,人潮会在休息时间移到这里,到时连剩菜残羹都没有。」 她开始对我说俄语,之前我们是用爱沙尼亚语交谈。 然后,她把我喂得饱饱的。 展场的食物真的很好吃。 我为何写下这些? 所有混乱均由人心开始。 当有人将他者视为敌人──他就是有问题的人。 连医生也不会帮助他。 为何我总是遇到好人? 以下是一则这篇文章的回应: ulixes::这阵子我一直希望能够写一些正面的事情来鼓励你,不过最终仍旧是你写了这些激励人心的文字,谢谢。 和平与世界都是奠基于人与人的关系,但突然间世界与和平均被国家政治给粉碎了,于是人们感到自己像是无助的白痴,后来我读了你的文章,这才让我安心一点,其实世界与和平仍然存在,人与人的关系也还在,各位保重。...

10 五月 2007

伊朗:海军人质危机后的思索

校对:nausicaa 为了要表达伊朗人民的伊斯兰情操,伊朗总统内贾德 (Mahmoud Ahmadinejad) 于星期三(4月3号)下令释放遭到拘留的15名英国海军。在记者会中,他宣称虽然伊朗有权利审判闯越伊朗海域的英军,但将原谅并释放他们。 这些英国海军在星期四返国后指称在伊朗期间遭到不当对待。在此同时,英国天空电视新闻台(SkyNews)也播出主管这15名海军人员的舰长坦承他们在伊朗从事情报搜集的工作。 我们最后得到什么 Akbar Montakhabi [Fa]提出了一个问题:在这个事件的最后,伊朗得到了什么?伊朗要求英国政府在释放遭拘留人员前表达对此事的道歉,但被英国政府所拒绝。 当英国首相布莱尔向伊朗发出最后48小时通谍时,这些英军就被释放了。这位博客质疑内贾德政府从原本坚持的立场撤守有何含意?内贾德政府也曾如此批评过先前的哈米塔 (Mohammad Khatami)政府(1997-2005)以及拉夫桑贾尼 (Ali Akbar Hashemi Rafsanjani)政府(1989-1997)在面对西方强权时的让步。 这位博客也提到,在内贾德的记者会中,一些曾批评伊朗政府的独立记者未被允许提问,这样的情形从年初政府呼吁国家团结开始发生。 谁赢?谁输? Marayma Shabani [Fa]说,「总统先生您输了。您在英国首相布莱尔发出最后48小时通谍后释放了他们。我们得到了什么?您释放了这15名英国海军却只换回一名伊朗外交官。政治上先发制人的权力反而落在英国的手里,而不是我们」。 Pasokhgoo [Fa]写道,根据伊朗宪法,能特赦罪犯和被控告者的是伊朗共和国最高领袖哈梅内伊(Ayatollah Seyyed...

7 五月 2007

乌干达:速写矛盾、复杂与生活之美

校稿:mountaineer   在此有几则叙述乌干达的矛盾、复杂与生活之美的描绘。 在阿帕克(Apac)地区,两名妇女外出找寻素食的食物: 于是故事就这么开始: 这是我所经历最可歌可泣的觅食过程,我们并未要求很多:豆类、米饭,或许一些薄煎饼(chapatti)–一种简易且寻常的乌干达主食,我们骑着自行车搜寻了全市镇,到了六间不同但都是由女性主持的餐馆,他们告诉我们一模一样的答案:“只有熏肉或鲜肉,没有豆子,没有米,也没有薄煎饼。”这是个由一帮在地区首长背后主持阿帕克地区食品分配的女人们,所经营策划的反素食者阴谋,整个城市 — 至少在主要地区 — 找不到豆类,Rebecca和我呆坐在旅馆内好一会,疑惑着我们该如何是好。 坎帕拉(Kampala)的Glenna Gordon说明市中心最炫的咖啡馆Café Pap中的矛盾: 我在咖啡馆内一张肮脏的桌上与陌生人Ali比邻而坐,因为这是这家拥挤咖啡馆的吸烟区内唯一有的空位,Pap咖啡馆是乌干达版的星巴克,坐落坎帕拉议会楼下且就在要道上,拥有比星巴克更多的平庸食物及充满阶级的社会环境;在乌干达,平均每个家庭每日以低于一美元生活,而Pap咖啡馆一杯卡布奇诺要价两天的收入。乌干达有两千八百万人口,坎帕拉占了一千两百万人,而于固定午餐时间在Pap咖啡馆的约有20人。 古卢地区(Gulu)的Moses Odokonyero写到被刚果遗忘的女性,他们从家园被挟持并被乌干达陆军第四师带来乌干达: 三年前我在北乌干达的古卢地区,一间乌干达陆军第四师的废弃医院遇到小威兹帕娃 (little Lwize Paalwa),这七岁的孩子有个沉重的任务-照顾她那罹患艾滋病且濒死的母亲Mamisha,女孩告诉我:“妈咪想吃鸡蛋,可是到处都没有鸡蛋;妈咪想吃肉,但这里也没有肉,我们所有的只是豆子与posho(粗玉米粉制成的食物)”。 维多利亚湖的萨利岛(Nsazi Island)上的Basawad叙述这岛屿的自然变迁与人类变迁: 萨利岛与其它许许多多的湖上岛屿吸引了乌干达的失业者,萨利村很能反映湖上的岛屿已改变之处。‘这个村庄充斥许着泥巴与树枝编织的茅舍,以泥泞的巷弄分隔,有少数房子由木板搭建,更少数的则以混凝土搭建。’湖水被用于饮用及清洁而无净水设备;目前萨利岛大约有2000名人口,但在不久前,1998年时这里大约只有600人,许多人认为维多利亚湖上的群岛是观光客的天堂,某些岛是如此,但像萨利岛这般过度拥挤的岛屿,极度欠缺社会实质基础建设,只会对维多利亚湖和其资源作出更多快速的破坏,尼罗河鲈鱼毁灭了湖中数百种原生鱼类,但现在是人类快速地毁灭维多利亚湖。 阿鲁阿(Arua)地区的Pernille呈现一位正在贩卖matoke(中型尺寸的绿香蕉)、西红柿与一只母鸡的妇女的照片: 这张照片对我而言是南乌干达的缩影:一名身穿由kufa...

5 五月 2007

北印度:阿萨姆省恐怖主义与孟加拉国非法移民

过去两周以来北印度部落圈有不少活动,随政治或其它选举季节到来,我们很难忽视这些选举和接下来的活动,所以Rachna创作出一首关于选举的诗作,描述一个小村子的环境将会如何改变,Eswami也不遗余力地在Hillary and Presidentship表达他的想法。选举并非总是一片政治景像,它也有它丑陋的一面,例如来自比哈尔(Bihar)的恐怖份子涉杀阿萨姆省的劳工,就只因为这些劳工不是当地人,根据这些恐怖份子的说法,阿萨姆省只属于阿萨姆本地人,任何外来者不许进入。那些恐怖份子的论点在于,阿萨姆省是印度压制下的独立地区,就像已有长久争议的克什米尔地区一样。克什米尔地区的恐怖份子长期受印度西方意图侵占此地的国家资助,进而杀害所有不认同他们狂热信仰的人。 阿萨姆省还有另一个浮上台面的问题,Jitu写道,这些问题或许起源于行政区的划分(译注1),因为这些地区的居民认为自己、和居住地的利益优于国家,这样的思考被阿萨姆统一解放阵线(ULFA)(译注2)的恐怖份子广为散播与推波助澜,阿萨姆统一解放阵线的领导者目前正在安全的孟加拉国天堂,而他的军队正在阿萨姆省施行高压统治。印度政治领袖们对此也无能为力,因为阿萨姆统一解放阵线与他们的票仓共存,这些选票的来源包括非法穿越边境的孟加拉国移民,这些孟加拉国移民随后定居于阿萨姆省或外围邦区,当地政客(为了自己的利益)再灌输这些非法移民错误的认同与文件,据此宣称这些非法移民也是印度公民,再利用他们的选票来组构政府。 就像Himanshu所说,印度政府直到现在都在对付伊斯兰恐怖份子,不过从现在开始,印度还得对付基督教恐怖份子,因为这些恐怖份子开始在印度东方各邦扩张地盘,Srijan Shilpi同时也在思索阿萨姆议题的解决方案,不过所有答案都是资助恐怖主义,不管是由敌国、还是由当地政客资助。至于Bangluroo地区(过去的班加洛)的商店与汽车被焚毁(译注3)这件事会被如何称呼,这是一起伊斯兰追随者所发起的行动,而这些追随者应该是反对处决海珊。 任何有点概念的人应该都能看出,这些行动者只不过是藉由这些焚毁市民财产等反社会手段,企图创造出难以挽回的无政府状态,不过Srijan Shilpi从印度最高法院(Supreme Court of India)的几条判决中带来好消息,司法部通过一项法案,未来如果没有通过司法部审核,邦议会所做的任何决定都将无效。过去若一部法案在议会中通过,宪法赋予邦议会能够直接实施该法案的权利,但议会却通过许多不公平、也令人不悦的法律,人们只能接受,没人能挑战议员们。 让我们将目光移离政治,印度另一个吸引人的地方在于投资,不论是公司股票、不动产或其它有利可图的途径,所以记住,Jitu很慷慨地告诉所有人两个能投资不动产、保证回收的地方,包括罗马尼亚的德古拉古堡(译注4),和一个名为西兰公国(Sealand)(译注5)的岛国,如果你想要的话,;)。 另一件我确认很多印度人(尤其是说北印度与的人)所愤慨的事情就是,当他们互相交谈时,即使对方熟知北印度于,他们却还是得说英文,这种事常见于高消费的餐厅与旅馆等地。但我很高兴能于上周在康诺特广场的一间咖啡厅中,看到「我们很乐意和你用北印度语交谈」这个标语。Eswami介绍了一个能将音乐从老旧录音带转换为MP3格式的新玩意,让大家方便在计算机或MP3随身听上收听;Unmukt也不落人后地引介了一个让许多博客感到惊讶的想法-比起使用其它操作系统的人,Linux使用者比较性感与感性,我相信很多Windows和麦金塔使用者会以「这个说法显然毫无根据」来加以驳斥,;)。 2006北印度博客大奖才刚落幕,如今Tarakash团队将开始筹划今年的活动,这回他们打算加入「最佳北印度语博客」的奖项,他们将每两个月选出以北印度语写作的最佳博客,这群人现在确实很气派地推广这个活动,这个小诱因无疑能鼓励更多人写作博客,并让现有的北印度博客创作出更多、更好的文章,我在此向Tarakash团队致敬。 就在阿周那(Arjun)从天堂取得神圣武器下凡后,GK Awadhiya讲述的《摩诃婆罗多传说》依旧持续着,故事正进行到般度家族长子坚战(Pandav Yudhishtra)拯救了他堂哥(同时也是敌人)难敌(Duryodhana)的生命(译注6)。 译注1:历经英国殖民等时期,加上境内种族、宗教多元,印度行政区规划有其历史因素,详细介绍请见这里,各邦情形可见这里。 译注2:阿萨姆统一解放阵线(United Liberation Front of Asom)创立于1979年,为阿萨姆省的分离武装份子,介绍可见这里。 译注3:班加洛(Bangalore)被称为印度的硅谷,过去人们称此地为Bangalooru,印度政府在募集外资时而改名为班加洛,这个政策也引发印度国内讨论,甚至有人批评此举只是为了「方便让西方人发音」,班加洛介绍可见这里。 译注4:德古拉(Dracula)真有其人,不过爱尔兰作家Br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