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十月 2007

報導 來自 3 十月 2007

中国:博客力挺缅甸僧侣

近日缅甸政府血腥镇压数万在仰光街头要求结束军政府统治的僧侣和民众。对此,中国当局的外交态度依旧不明朗。然而不少颇具影响力的中国博客已经就某些”中国问题专家”自以为是的评论作出了反击,探讨了“番红花革命”背后的事情,一些人甚至用此事件影射中国民主运动的状况。 周三早上,中国博客开始关注当地持续的抗议和接踵而来的镇压;与此同时,在牛博网(一个可以通往不少知名中国记者博客的独立门户网站),Don Ma 发表了对此事件系列报导的第一篇文章:〈不一样的政府,一样的老掉牙〉,回应“当地抗议是受到一小撮国内和国外敌人的煽动”这一说法。 一位读者回应道:“所有的专制政府都想得一个样」;“李洪志?”,另一个读者半开玩笑地接着说。 而Don Ma在接近中午时,发表的另一篇关于缅甸军政府镇压僧侣的后续报导,则没有收到任何回覆。 牛博网博客、历史学家傅国涌在周三午间发表了一篇,他在2002年时撰写,描述昂山素季的 短文。文中,他提出了一些对中国民主运动的道德指引,同时可能暗指一些目前牵涉其中的人(遭软禁或身陷囹圄)。 其中一位读者写道:“昂山素季……丧失理想的中国何时才能有这种‘圣徒’般的人物?”另一位应道:“为何不期待自己成为这样的人物?” 恰巧在Youtube上搜寻“缅甸”时,发现两段手机拍摄的最新影片,纪录仰光街头的状况;后面一段是yongfuguo所张贴。 周四中午,其他的博客们开始行动了。新闻门户网站网易的编辑温云超,从《人民日报》转载了两张图片:“反独裁的两张照片。” “9月23日,缅甸仰光,大约2万名僧侣和市民走上街头,反对军事独裁。人民网的报导称这场运动是“反对军事独裁”。 以下是一些评论: 我们物价上涨的时候…… 跟着和尚们走 已经开枪了 震撼,感动!啥也不说了…… 〈钱烈宪要发炎〉(ProState inFlames,拆分来看可以理解为(such) pro-state stuff (is) in flames)的博主,同时也是新京报记者的moogee,在周四发表了他的第一篇帖子,内容是一篇缅甸日报社论的翻译。其文批评了抗议活动,指责这种行为是一种小范围的谣言散播,及少数人被西方反动势力煽动的结果,他们教唆鼓动人们触犯宪法并攻击政府、军队和整个社会,最终目标是导致全国的混乱。此社论还谈到政府同样也希望结束腐败,提升民主,并且认为事实上是这些抗议政府的非法组织在阻挠进步。...

缅甸:来自各地的声援

昨日,缅甸政府对仰光的示威群众提出驱离警告,这群由僧侣领导的示威者,向政府要求更多的自由,并期待能早日宣布恢复原有物价。邻近国家的博客纷纷发表对此事件的看法与支持。 Citizen on Mars回忆起菲律宾也曾有过相似的经验: 不论仰光的大规模抗议行动将会如何发展,我希望不会有任何激烈的暴力情况发生,虽然在每个反对政府行动中,暴力总会介入。但我希望这些将军们能够冷静沉着些,不要走上回头路,用野蛮的方式与示威者交战。我们曾经两度走上EDSA大道,第一次是1986年的人民革命,第二次则在1991年将前总统埃斯特拉达(Joseph Estrada)赶下台。 Diacritic曾提及越南与缅甸间的互动逐渐升温,此次则批评越南报纸未给予此事应有版面: 相较于其他国际媒体以头条大幅报导此事,越南最热门的报纸《Tuổi Trẻ》只有区区五句带过,另一家报纸《Thanh Niên》的报导也只有七句。 Diacritic还提到: 今日,我们缅甸的同事告诉我们一个传言,因为网路上广泛流传相片和录像,所以今晚缅甸的网路将会被封锁,以防止影音画面再度外流。 在〈缅甸,我们与你同在〉一文中,柬埔寨博客Somongkol Teng在回响里,对其他人批评缅甸僧人不该参与政治活动做出回应: 我晓得在佛教教育里,僧侣不应该过问红尘、更不该涉入政治;然而,当我们考虑到实际面,他们也是那个国家的一分子啊。这些 事情影响了国内每一个人--不分凡夫俗子或出家人,就像是赤棉(Khmer Rouge)时期,柬埔寨有上千名僧人被杀害。无论如何,我都不认为他们应该保持沉默。当社会需要他们伸出援手时,他们应适时地发声且身先士卒。 新加坡博客Bernard Leong希望东南亚国协和中国能够介入缅甸,阻止这场腥风血雨。 从天安门事件开始(至今我仍记忆鲜明),过去二十年间在亚洲上演了大大小小的抗争,最终大都以流血画下句点(不过印尼和菲 律宾在亚洲金融风暴之后的抗议事件除外)。当军政府正式出动他们的部队时,就表示离流血冲突不远了;倘若真的发生,便会殃及成千上万的无辜百姓。那么,世 界面对如此情况,将会如何行动? 当美国已经对其进行制裁时,观察中国的一举一动,是很有趣的事情。我认为东南亚国协将维持不干涉他国内政(non-interventionist)原 则,继续袖手旁观,但我个人坚决反对这种态度。 另一位新加坡博客Monsoon...

伊朗:传递艺文消息

Pars Arts博客的编辑,这个协同式公民媒体计划主要报导伊朗文化艺术相关的消息,今天我们请到她为各位说明这项计划的内容、目标与挑战。 问:请简单自我介绍,并介绍一下Pars Arts计划内容。 Pars Arts是个共笔博客,包括写手、读者与内容都是各地伊朗年轻人,我们希望藉此为海外伊朗青年提供有趣新鲜的各项内容,我是伊朗裔美国人,也是创站编辑,是个从小生长于美国洛杉矶的编辑/博客/写手,我从2006年下半开始这项计划,因为自己想要透过网路撰写及学习伊朗事物,我也期望与一群志同道合的朋友共同努力,所以有了Pars Arts。 问:Pars Arts是许多人及博客一同贡献的成果,你认为它算是公民媒体计划吗? 我个人并不认为这是公民媒体计划,不过如此形容Pars Arts似乎也没错,广义来说,这个博客也算是公民媒体,因为写手目前都未因此谋利,似乎也没有经过任何传统或专业新闻训练。现在所有写手都居住于北美地区,没有遭受任何外界审查,媒体也非国家掌控;Pars Arts主要聚焦文化艺术,并非公民媒体通常关注的政治运动。 问:Pars Arts的价值何在? 我们期望这个博客能时时有新意,让读者能够观看、聆听、阅读、思索的新素材,也希望将偏见降至最低,让文章有所用处,目前站内文章涵盖的范围还未达我预期中广泛,我们仍需要更多写手。 问:你心中有没有发展蓝图?经费又从何而来? 我们期望在未来能获得部分广告收益,或与志气相投的网站及非营利机构结盟,让未来计划能够实践,但目前首务为招募更多写手、持续提供优质内容、扩大读者群、拓展各项方案等,对外传递讯息仍是目前最大困难,我们有个小的Facebook团体,但多数时间仍专注于供稿与博客内容,将来得花更多力量对外连系。 Pars Arts财务独立,未获任何政府、政党、智库或宗教团体金援,主机费用由我负担,Wordpress版型由本站技术顾问及写手Javod Khalaj免费设计。 问:为什么舍波斯文而以英文书写? 我们的主要读者是散居各国的伊朗裔年轻人,他们的波斯文能力参差不齐,而英文则几乎是通用语言,以我个人为例,用波斯文阅读速度很慢,写作更是一团糟,所以我可能永远都无法用波斯文完成一篇文章,就算写完也会有一堆拼字错误;我在持续学习波斯文的同时,也希望继续书写关于伊朗人的题材,因此用英文下笔。有些写手能以波斯文写作也很好,不过这个博客一开始是以英文为主,我也尚未习惯编辑波斯文,而且如果能让其他种族多瞭解一些伊朗文化也好。 问:你提及这个博客专注于其他网站忽视的艺术文化议题,你觉得他们忽略了什么?为何忽略?就目前热门波斯文网站或以英文书写的伊朗网站而言,他们缺乏什么? 我并不觉得其他网站忽视艺文议题,不过确实有许多非政治事件发生但未受关注,例如几周前我们有篇文章提及伊朗印度豹计划,我也很喜欢一篇有关线上购买伊朗食品的文章。 英文世界里其实有许多未涉政治的伊朗事物,但我之所以将博客取名为“Pa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