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3 一月 2007

報導 來自 3 一月 2007

俄罗斯: 悲哀的北高加索新闻业

Timur Aliev – LJ用户名为timur_aliev ,是平面/线上周刊《车臣社会》 (Chechenskoye Obshchestvo)的总编辑及战争与和平研究报告机构(Institute for War and Peace Reporting)的车臣编辑,他参与一个新闻学教育计划,于高加索各地和当地新闻专业人员举办讨论会。在上次造访卡拉恰伊-切尔克斯共和国的首府后,他做出的结论是:“在北高加索,新闻工作实际上不存在”,原因是: 我们刚举办完讨论会从Cherkessk回来。在离开时差一点遇上麻烦–因为市中心完全被封锁,幸好我们住 在市郊,费了不少工夫从人家后院开车到公车站。然而一行人还是在公车站被警察拦下,带到警局,并被要求写下他们在Cherkessk做了什么。我的记者证 让我免于成为那些警察的帮手,他们只是假装为了某些原因而提高警戒,我怀疑他是不是真的在寻找犯罪者。不管如何,我们安然离开,顺利到家。 讨论会最后实在使人精疲力尽。只有我们二个人主持,那是一个很吃力的任务。 在讨论会之前的圆桌论坛,我提议大家一起来讨论在北高加索最普遍的新闻型式是什么-互动的公民新闻、传统资讯式的新闻、后苏维埃新闻,或其它的型式。我接着提议讨论这种型式的新闻是否符合当地的需求,如果不符合,该是怎么样才对。 但到了后来,每个人都提到了他们的“难处”-缺乏对资讯的接近权、新闻检查…等 等。讨论并没有用。我们做出的结论仅仅是:因为对资讯接近权的问题,资讯式的新闻产制有其困难,而因为社会的被动,也几乎没有收到来自读者的回馈。那也就 是为什么我们最后认为,除了少数例外,在北高加索任何地方的新闻在形式上都属于苏维埃新闻学。当我们讨论到未来的展望时,其中一名与会者提出,我们应开始 在字里行间隐藏意义(如同他们在苏维埃时代经常做的事)。棒呆了。 总括而言,我们发现北高加索新闻业并不存在。 […] morozov_ilya_s:“除了少数例外,在北高加索任何地方的新闻在形式上都属于苏维埃新闻学”。很抱歉,Timur,但是哪些人或事算是“例外”? timur_aliev:...

阿富汗低语者:喀布尔快递,再五年,缺乏合法性

校稿:PipperL Dialogue 3 谈到一部印度电影Kabul Express,这部电影未在阿富汗上映前,已经引起阿富汗人的议论纷纷。这位部落客说,根据他在这部电影所听到的,对于Hazara 这个族裔有许多负面的评论。例如那些人像塔利班一样的暴力或是他们都是嗜杀成性的人。他认为这部电影危害了阿富汗的国家团结。 Afghan Warrior写道国际社会应承诺再给予阿富汗人5年的支持。这位部落客说: 我们不想成为一个被施舍的个案。阿富汗人是个有自尊的民族,想在世界上走出自己的路。然而现在我们需要来自自由世界的支援。我们需要加强训 练阿富汗军队,如此阿富汗人才能接管这场战争。我 们需要足够的支援以击败塔利班。我们不缺勇敢的阿富汗人-有了自由世界的支援,勇敢的阿富汗人可以战胜塔 利班。此刻,塔利班不够强大到引发内战,所以他们进行恐怖攻击,杀害无辜的人民。如果有了自由世界的支援,我们可以很快的击败敌人。然而,若国际社会放弃 我们,阿富汗将回到内战的状态。我们不想成为第三世界的一员。我们需要自由社会至少再五年的支援。 Askar Gu Rai 谈到阿富汗政府脆弱的合法性。这个部落客写道: 现在大众变得对国家越来越灰心…国会议员庆祝着议会成立周年纪念日,却不是和他们的选民或一般大众一起,而是向那些赞助国和他们的代 表报告…虽然我瞭解到这些赞助者的重要性,以及阿富汗人不可能没有他们的事实,他们对国会表现的满意也不需要混淆成在成立国会的动机是为了那一方。阿富汗作为一个国家整体,这些国家参与在阿富汗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