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24 九月 2007

報導 來自 24 九月 2007

危地马拉:对原住民的观感

多数危地马拉民众或多或少都有原住民血统,只有少部份源于其他种族,也因此联合国于9月13日发表“原住民权宣言”一事,与危地马拉息息相关,不过国内博客比较关切对“原住民”的观感及种族主义。 “多元文化民主”[ES]博客刊出由Lucia Escobar撰写的文章,其中指出: 虽然想写什么文章是人身自由,但人们的言与行之间常有巨大鸿沟,我非常乐见联合国发表原住民权宣言。究竟得花多少时间,才 能让各 国瞭解原住民并非发展迟缓或野蛮人,只是与主流文化不同?究竟得要多久,人们才懂得尊重个别差异?究竟得要多少年,众人才能理解原住民在过去数百年对司 法、科学、艺术、生态、精神与医药的贡献?众人何时才能明白,原住民已累积上千年的智慧? 尤其在最近的总统大选中,唯一的原住民候选人曼朱(Rigoberta Menchú)得票名列第七,让危地马拉许多博客持续讨论种族主义与原住民权议题,Carpe Diem在文章“Preguntas que hay que hacer”[ES]内指出: 曼朱出生于基切省(Quiché)的Uspantán,当地共9655张选票中,只有268张投给这位诺贝尔和平奖得主,这算是种族主义吗? 但是某些博客认为,光是有原住民候选人出现便具正面意义,Jorge Cabrera在他的博客[ES]论及选举结果: 结果或许令人难过,但我认为有原住民候选人便是好事,多年来许多人藉着曼朱的低沉嗓音发声,也有人以批判、谣言与玩笑表达对于原住民的观感,人们也透过选举更大声表达意见,…各位在网路上可以看到许多类似言论。 对于曼朱得票低落,有些人怪罪种族因素,有些人则归咎于性别问题及竞选不力,不过部分人士认为,在选举时,各种族的人似乎必须投票给同样血统背景的人,这种想法是否也算是种族主义呢? “危地马拉历史”[ES]博客的作者表示: 危地马拉国内确实存在种族主义与对原住民的种族歧视,但各种族之间并未爆发冲突,原住民也未歧视非原住民,种族歧视在瓜国是种意识型态现象,与经济力量强弱的分野与冲突相符。 在隔阂落差明显的社会里,博客便常会论及种族主义与社会阶级等话题,例如Antología del Desengaño博客的文章“阶层状的危地马拉”[ES]指出: 危地马拉仍是个充满阶级意识的社会,有各种不符现实的刻板印象与奇异偏见,人们明显必须符合某个模型,才算是这个国家的一份子,类似心态让民众认为身上有刺青者即为罪犯,或是金发者较聪明等。...

非洲民众的环保意识

人们可能既是“Top Gear”节目忠实观众,又热爱酷炫跑车,也爱护环境吗?今年10月12日预计会有什么博客活动?捐献至非洲的电脑流向哪里?本周数名非洲博客试图回答这些不常见的问题。 以上图片来自南非的Greencars.za.net网站,Carl Nienaber自称为“车狂”,时常利用自己的博客,关注对环境冲击最小的车种,他在自我介绍页面上有详尽说明,也包括他的观察: 南非关注车坛动态的媒体仍不脱“以石油为本”的思维,认为速度和性能才是汽车最重要的元素,当提到对环保有益的汽车科技时,都隐含着排拒的态度,要不然就只强调新科技能为消费者省下多少钱,在他们眼中,环保科技等于剥夺汽车的乐趣,以燃油效能为例,这些媒体注重的并非环保功能,而 着眼于节省成本。 Carl Nienaber还有一篇文章提到南非将于2008年9月举行太阳能车挑战赛,令他引颈盼望,并认为此事“将能提升南非社会对替代能源的意识”。 “网路成瘾者团体”博客提醒人们,今年10月12日是“博客环境行动日”,各位可点击以下图片参与活动;全球之声也期望看到各位当天发表相关文章,故欢迎在回应区留言,我们会在10月12日拜访各位的博客,并收集各位当天或任何时刻与环境有关的发言。   “都市幼苗”(Urban Sprout)博客里,有篇文章提及“反对核能联盟”(CANE),请各位一定要浏览回应区;其中讨论到卵石床反应炉(pebble bed reactors)的安全性,文章中亦指出该联盟的目标与声明: 我们必须反对国会独断地为全体人民决定核能未来,大家应该听听一般民众的意见,也应尊重我们的宪法人权,尤其是确保环境无核子污染的权力,不容侵犯。 肯尼亚环境新闻博客全面检视当地的科技废弃物污染问题,认为这是个定时炸弹,而且将会每况愈下,尤其“肯尼亚正濒临资讯科技革命边缘,手机用户此刻更超过700万”,Phil描述目前正急遽恶化的情形: 肯尼亚国内局势已届危机边缘,首都奈洛比(Nairobi)Eastlands地区的Dandora掩埋场里,满是各种废弃 的电子 产品,包括电视机、电脑、冰箱、手机、电池等,都含有剧毒物质,由于这些垃圾产生铅、镉、汞等毒素,使周遭居民都面临罹患癌症、呼吸道疾病与皮肤病等风 险。除了肯尼亚民众弃置的垃圾之外,其他开发中国家每个月还以“捐献”为名义,将数百个装满电子产品废弃物的货柜送至肯尼亚。 Phil也提供超连结,让读者能找到更多相关资讯,以及如何能协助解决问题。 “Basawad狩猎记事”博客的Omar张贴数个短篇节录与超连结,注意北极熊的悲惨遭遇,他在文末表示: 地球上所有生物都仰赖生存的环境过活,我们人类理应负责照顾环境与栖地,但我们却以各种方式不断摧毁它,直至危险一途。 原文作者:Juliana Rotich...

以新混合语书写部落格

早自全球网路对话出现以来,众人便不断论辩,究竟现代资讯科技对全球语言多样性是好是坏:就益处而言,互联网不断演变以符合区域族群需求,让人民拥有发展与保护固有语言的平台;就坏处来说,互联网加速全球化吞噬世界的速度,让少数几种“通用语言”更加快速普及,也让数千种人口较少的语言被巨大全球融炉所吞没。 全球博客圈也突显语言多样性的问题,当人们希望向区域以外的民众散播讯息时,大都倾向于使用英文,但人们是否可能在不放弃母语的前提下, 跨越语言藩篱,与其他民众沟通呢?有没有一种语言,可以摆脱复杂的语音、不规则的文化、国际英语的文化意涵?我们能否创造一种语言,让世界各地人民共用? 这些念头让居住于日本的博客写手Jens Wilkenson设计新混合语,他也在自己的博客里固定教授这种混杂语言,另一名博客Jack Parsons也参与语言设计。我访问Jens Wilkenson,和他聊聊新混合语的源起、过去与未来。 最初让你想要创造新混合语的动机为何?你觉得它与其他人造语言有何不同? 现今几乎所有人造语言大都以欧洲语言为基础,我希望创造一种真正揉合多样文化的语言,我觉得既然希望大家共用一种语言,就该加入世界不同文化特质才公平。 以英语作为国际语言有什么不好吗? 全球英语人口确实众多,但这个现象令人无法接受的原因有二:其一是说其他语言的人们相当不易学会英语,不仅母音太多,还有如“sixths”这种成串子音的单字,连我自己发音都有困难,而且英语的不规则变化与俚俗语也太多。 其二,若以英语为国际语言,以英语为母语的人士便占尽优势,就社会现象而言,也好似一种文化优于其他。 所以我们能做些什么呢?我觉得当人们开始使用新混合语,纵然只是小众,也能让民众意识到,我们不该以英语为母语的部分人士,决定跨语言传播走向与未来。 新混合语的文法、字汇及形式如何而来? 我从各地的混杂语(pidgin)和克里奥尔语(creole)得到许多启发,因为这都是不同母语人士试图沟通而发展出的现象,这也正是国际语言的功能,例如当初阿拉伯贸易商试图与说班图语(Bantu)的人们往来,才逐渐发展出斯华西里语(Swahili),马来语也是由不同语言的贸易商交流而来。我也尝试将英文、中文等世界主要语言的元素添入新混合语,例如新加坡式英文(Singlish)也给我许多灵感,因为那就是混杂英文、中文与马来文而形成的语法样貌。 你目前以新混合语书写博客的感想如何? 我是为了练习使用新混合语,所以才以此书写博客,虽然新混合语已可使用,不过仍有许多部分有待修正,我希望和会说其他语言的人们合作。 你觉得新混合语的下一步是什么? 此刻我正努力搜寻有兴趣实验的人,并希望听取他们的改善建议,我真心希望与通晓非欧洲语言的人们合作,以避免产生偏见。 原文作者:Chris Salzberg 校对:FoolFitz

科威特:恐同者的言论

科威特博客Frankom写下[Ar]一篇极具措辞强烈的文章,内容表明他对国内同性恋者的态度,以及他觉得该如何处置同志。 他指出: 在我开始今天要谈的事情之前,…我会向各位证明,我就是个种族主义者,没错,就是个极端的种族主义者,我不是要谈黑人或白 人,也不是要聊印度人或是埃及村民,这都不是我今天要讨论的歧视,我要谈的这群人现在已集结成社团,还获得大国支持,他们真的有权力与义务!他们竟都跟我 们一样有权生活在这世界上!但他们并非奇怪的物种,因为人类只有两种,没有第三种,我不想破坏国家与邻国或友国的关系,也不想谈有些国家态度从反对转为支 持,所以今天我只明确讨论在科威特发生的情况。 我们昨天去餐厅吃晚饭,在那个小餐厅接待我们的,是个来自东亚国家的服务生,这个同性恋和我们平常在其他餐厅或购物中心看到的东亚人士不同,他对我 们毫不礼貌!东亚人现在似乎正入侵科威特,许多大公司也依赖他们做行销和业务工作,是因为他们薪资低吗?但我们必须重新思考,因为他们人数愈来愈多,似乎 无论在餐厅、咖啡馆、休闲中心、购物商场、超市里,甚至是家庭帮佣,都会看见来自东亚国家的人。 无论在Hawalli或Salemiya地区,在家中或妓院里私酿酒品的人数愈来愈多!也有愈来愈多人向科威特年轻人贩卖毒品!帮派份子也与日 俱增,…因为国内同性恋增加,许多年轻人都找他们解决性需求,因为他们要价比较低,情况愈来愈危险,因为其中有些人是爱滋病带原者,而且许多人都待在科威 特,因为我国并未要求筛检。我当然不只针对那些同志爱滋病患,还有其他同性恋来自于科威特、阿拉伯国家或不知名的国家,他们企图瓦解我国社会,该如何解决 这一切? Frankom提出的“解决之道”,包括将国内同性恋赶至其他容许同志的国家、把同性恋送进警察学校或军队或其他,各位也可以看看他这篇文章的回应区,就知道他的第三项解决之道为何。署名“我不是同性恋”的回应则对Frankom言论不满: 你听来非常无知,我不是同性恋,但你竟把同性恋当成疾病对待,人们并非计划成为同志,他们经历各种遭遇后才变成同志,我的老天! 至于你提到菲律宾人的部分,如果我们把他们都赶走,谁要来做这些工作?科威特人吗?我很怀疑,人们充满仇恨与无知,愿他们获得指引并痊愈。 另一位博客Judy Abbott则表示: 我的天啊,你们真是怪物…有些人就是荷尔蒙出了问题,情感上也有问题,…有些人努力希望别成为同性恋,但结果孤立无援。 原文作者:Amira Al Hussaini 校对:FoolFitz

全球之声一周间 0917-0923

以下为各位整理世界过去一周在全球之声的动态: 在动荡不安的区域,博客是少数可以让民众讨论公共政策的场域,尤其对被主流媒体所忽略的人们来说,更是如此。美国政府计划扫除阿富汗境内持续种植 的罂粟类植物,但这究竟是否真能根绝毒品的危害,抑或只是将这项产业驱赶到其他地方,甚至让塔利班组织趁机接手这桩生意,进而渔翁得利的错误判断?博客们也讨论起阿富汗境内政府、列强及叛乱份子的军事冲突,并有记者藉着博客及网路视频,刊载难以登上主流媒体的战争报导。 第三世界国家的人民,想藉由离乡背井寻找工作,以换取相对优渥生活条件的例子,在这全球化的时代比比皆是。然而马达加斯加的人民却惨遭诈骗,不但损失了大笔保证金,更无法出国工作,真是得不偿失;但这也显示,他们宁愿到外国过苦日子,也不愿国内生活的想法。另一方面,马达加斯加的状况也不是那么绝望,当地人们发起了“全球之声马拉加西语翻译计划”,不但为保存面临传承危机的马拉加西语尽一份力,也拉近马国与世界的距离! 每个国家,从独裁走向民主的路上,都会留下斑斑血迹,巴西也不例外;但若要将这份丑恶的历史摊在阳光下,却又会引起许多争议与冲突。这也证明了,那 段长达20年的独裁时代,在人民心中所留下的伤痕至今仍未愈合;也许,让每个人拥有各自专属的记忆,才真是抹平苦痛的最好方法吧。 各国的领导者,也是博客们喜欢讨论和批评的对象。在政治局势变换多端的俄罗斯,总统普京(Vladimir Putin)提名没没无闻的萨柯夫(Victor Zubkov)担任新总理,令许多观察家跌破眼镜,但博客们却一点都没被吓到。而在摩洛哥,向来匡助穷人不遗余力、有“穷人国王”之称的国王穆罕默德六世,却遭国际财金杂志揭露,其财产在全球富裕王室中竟名列第七,令博客不禁大骂他的奢华浪费与虚伪矫作!哎,这位国王应该也会想要有个影武者来替他们面对压力吧!笔者在此建议,以后各位在大选前,可以先从血型分析各候选人的人格特质。 更多讯息请至全球之声中文版网站,如欲收到每周讯息整理,请寄发电子邮件给中文小组负责人,主旨注明“我要收到全球之声一周间”即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