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 九月, 2006

報導 關於 Protest 抗争 來自 九月, 2006

20 九月 2006

东欧:影片纪录正在上升的恐同

人权录像

原文:Eastern Europe: Video documents homophobia on the rise记者:Sameer Padania译者:TRUST校者:Portnoy 在反同志暴力与国家压迫的长远历史中,昨天在莫斯科发生最新发展:上诉庭维持先前法院禁止2006年3月莫斯科同志游行的原判决。提起诉讼的同志平权运动者想在欧洲人权法庭中挑战这个决议,他们预期会胜诉。 当GVO中东欧编辑Veronica Khokhlova在2006年五月报导莫斯科市长Yuri Luzhov禁止举办莫斯科同志游行时,莫斯科的宗教领袖进行会面,在这个他们意见一致的议题上,支持市长的决定,并要求以暴力对付任何尝试游行者,不幸地这个建议被听到了。下面的影片(很明显是由俄罗斯无政府主义网站上载到YouTube中)并未直接呈现当时发生的暴力,但也很直接地传达出莫斯科当天以及参与者的气氛: 像YouTube之类的网站可作为较为引人不快的内容的传播工具,它也可作为团结与支持、以及存证的工具。以反同志暴力为例,网站使用者上载他们自己录下的影片(如同本文中的影片),以及当地电视新闻上的片段–如果没有第一手的录影的话。(这里有一段影片,来自塞尔维亚电视台对2001年贝尔格勒同志游行的报导。) 团结与支持是相当需要的。今年,美国的组织“Human Rights First”发布一篇报导,提及俄罗斯在过去一年中,恐同或法西斯本质的言论与仇恨罪案的增加。但这种趋势并非仅在俄罗斯。自从2004年五月东欧八国加入欧盟开始,焦点已开始逐渐集中在上升的东欧官方或国家恐同。 最备受瞩目的就是政府处理同志游行的方式–目前同志游行是全世界都在举行的–在游行当中,女、男同性恋者、双性恋者、以及跨性者,或者同志(LGBT)组织,会上街游行以庆祝同志权利以及同志的尊严。 你可能还记得有关七月在拉脱维亚Riga举办的同志游行的报导。下面是拉脱维亚部落客记者Juris Kaza的提醒: Veronoca、AllAboutLatvia.com的Aleks、和这些目击者提供了让人信服也让人恐惧的报导,以及摄影证据,但是看到如上以及这段录像,让我们身临其境地感受到同志运动者所面临到的反弹。涉入Riga抗议的反同志压力团体“No Pride”得到了暗中与公开来自政客与宗教领袖的支持。在如此的气氛之下,若这些东欧国家的团体仍然用一惯技俩以及那个logo,对将来进一步的暴力的预期势必很高。 宗教团体在加强不宽容气氛中常常扮演重要角色。在Riga主持被“No Pride”所抗议的教会仪式的本堂牧师,被“逐出”拉脱维亚福音教会。最近几周,俄罗斯犹太社群协会甚至跨越俄罗斯国界,谴责耶路撒冷所规划的同志游行–从这个礼拜四的犹太新年再度延期到11月10日–为“丑闻式的亵渎”。 政治民粹主义并不仅仅攻击或禁止同志游行。据报导,拉脱维亚某政党已准备草拟法律修正案,视出版有关男女同志谈论其生活与权利的文章为非法。虽然此议案已遭否决(与拉脱维亚和国际法相违背),但是它被提出,终究显示了是有个可以藉由正式展现恐同的方法来拉拢的民粹基本盘。...

14 九月 2006

最新消息,南韩,人权,抗议

中国:政府的影片审查遭受挫败

人权录像

原文:China: Government's video-censorship foiled 作者:Sameer Padania 翻译:twmax 校对:Portnoy 一位年轻老师被发现陈尸在瑞安的自家公寓大楼外,警方当时报告断定是自杀,但他的家人跟学生怀疑是隐瞒事实。超过千名民众上街抗议且遭到警方暴力以对。抗议者用他们的行动电话录下冲突并将之上传至中国的影片分享网站,但这段影像随即被撤下。如一个受人敬重的英语中国部落格Danwei在星期二的报导,这影片只有再次出现在其他的网站。 戴海静的故事 被另一个EastSouthWestNorth部落格的Roland Soong所拼凑起来上线,尽管中国当局尽最大的力量,这故事还是在网路上汇集。 自从GVO自家的Jhon Kennedy 同样在星期二发表了关于消失的抗议影片,就已经至少有三段的影片出现在YouTube和 Photobucket,包括以下的这段: 显然的这就是为什么当局不想让这些影像被看见。这影片清楚地显现警察对抗议者施暴,虽然影像行动电话的解析度不高。ESWN引用了一名在bingfang.com的回响者,他说道:“把那些影片片段和照片发送到国际网站,让全世界看看所谓在中国的民主。”此举的下场仍不清楚。这位上传施暴影片至YouTube的人所拥有的部落格,http://dhj2006.blogspot.com/,现在只传回“抱歉!部落格暂时关闭”的讯息。一位美国的法律教授部落格暗示当局感到很敏感,因为它显露了人们对于公众机构缺乏信任感 这比较可能是时机掌握的问题。温家宝星期二在英国和布莱尔谈论气候变迁。对于一则像这样的故事被泄漏出来,时间点不佳。中国当局对于全国那些抗争农地没收、贪污、污染的有组织的抗议与日俱增感到不安。中国政府说在西元2005年就有87,000起冲突,也就是每天约有240起。中国公安部一个 月前公布的最新数据显示在2006上半年有些微地降低,有39,000起,但在戴海静事件前还是一天超过200起。 维权网在星期一发表一则声明提出,中国当局在两个中国共产党的大典和2008奥运之前加强打压。这则声明要求释放那群上个月被捕监禁的记者、作家、律师和活动参与者且强烈地声明: “中国统治当局看来好像并没意识到他们的惯用技俩如使用强力镇压来加紧对重大政治或是社会事件的控制已经变得过时。在中国,为了保护自己的权利,正在增加的权利意识和乡村运动已经快速蔓延。压制已经促成人权维护者的数量逐渐成长而且日益主动。” ESWN一连串的报导阐明了部落客所面临到的挑战就是如何将像这样的故事送出去给更多的观众。但此举并没有影响中国的部落客们。所以不论你在哪,我们想要听听你们的故事,那些有关于你如何确认像这样的影片依然留在线上,当中国当局似忽极度渴望确认这些影片都被删除。 全球之声的这区是WITNESS和Global Voices Online所共同合作,且再接下来一周我们将要聚焦在一个大范围由市民或者人权伤害的加害者他们自己所拍摄的影片片段。如同这些影片和我上星期所写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