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 九月, 2007

報導 關於 Protest 抗争 來自 九月, 2007

25 九月 2007

缅甸:数万民众加入僧侣示威

缅甸最大城、前首都仰光市(Yangon)25日上演大规模示威活动,缅甸博客陆续放上许多相关影片及图片。由于国内物价上涨,抗议缅甸军政府的示威行动已进行一个月,日前僧侣为翁山苏姬上街抗议,为近月来最大宗抗议活动。 (感谢Burmadigest.info提供连结) 下列博客放有当天活动图片。(感谢Blog of Nyein Chan Yar提供连结) blog Justice and Injustice Soneseayar Blog (仰光街头录像) Myanmar Media, Education & Development Watch Sa -nare-nar综合评论表示: 本人呼吁所有医生朋友提供僧侣医疗协助,希望僧侣所做一切都是对的。请通知您邻近区域医生、护士及民俗治疗师上街照料这些僧侣。 原文作者:Preetam Rai...

16 九月 2007

黎巴嫩:博客圈的历史时刻

Libanismes(Fr)的Phil指出,过去两年间有某些历史时刻,深深影响黎巴嫩博客圈的发展,第一是2005年2月,前黎巴嫩总理哈理理(Rafiq Hariri)遭暗杀身亡;第二是2006年7月,以色列与黎巴嫩真主党交战一个月;第三是2007年,社群网站「Facebook」在黎巴嫩大行其道。第一起事件让黎巴嫩的博客数量提高许多,第二起事件让博客发文数大增,然而Phil认为,第三起事件却让黎巴嫩博客发展衰退。 作者:Moussa Bashir

14 九月 2007

巴西:我们受够了飞利浦

巴西有一句流行的谚语:“说者无心,听者有意”,电子巨人飞利浦拉美地区总裁 Paulo Zottolo 就学到了这个教训。最近一次和圣保罗报纸Valor Econômico的访问中,他不当的评论引发了当地部落格客的愤怒。“Piauí不该被视为一个省,其实它根本无足轻重。Piaui即使不存在了,也没人会惋惜。” 更糟的是,这篇评论刚好是在Piaui 省会Teresina 庆祝155周年纪念当天刊出。Leonardo Fontenelle 提醒大家,Zottolo曾批评过这座城市:“省会Teresina就像化妆品牌妮维雅,名字好像听过但没几个人真正认识。” 这样的言论引起了部落客如雪崩般的反应,导致各式抗议行动,抵制飞利浦产品,还成立一个新部落格。飞利浦近来赞助的活动Cansei (我累了)也受到波及,其效益大打折扣。部落客的抗议行动批评由飞利浦为主赞助的活动,有强烈的精英意识。Emer Luis 一点也不惊讶: 能指望一个会在自家客厅挂着贫穷照片以提醒不幸存在的人吗?那不过是一些无益的狗屁。没人真把Cansei 当回事。 Roberto Zottolo 搞砸了飞利浦的形象 – Nas Retinas 连Cansei的支持者私下也抵制飞利浦,Leonardo Fontenelle写道: 歌手Ivete...

13 九月 2007

伊朗:受难者家属的记忆

1988年,数千名伊朗政治犯遭处决弃置于Khavaran的乱葬岗,至2007年8月31日已届满19周年,受害者亲友重返乱葬岗,吊念如无名氏般遭弃葬的亲人。 尽管“人权观察”等团体不断施压,伊朗政府从未正式承认上述事件存在,这些人犯当初都是因为从事政治活动,遭到政府逮捕送往革命法庭违法审判,但他们当时并非死刑犯。 蒙塔瑟里(Montazeri)原订为伊朗建国者何梅尼(Khomeini)的接班人,但后因他曾批评屠杀事件,最后遭政府打入冷宫。 Azadi-B提供30张有关纪念活动的相片: Kooshtar 67表示[Fa],1988夏天的残杀事件至今已过19年,我们仍盼望有天真相调查委员会能公布资讯,让人民所支持的法庭能谴责罪魁祸首。 Azarmehr描述处决前在狱中的情况: 政治犯被送进由三名伊斯兰教长组成的私设法庭,并回答以下两个问题:“你相信阿拉吗?”、“你是否准备脱离现有组织?”,但囚犯完全不知道回答的后果,只要回答“不”,便会立刻遭到处决。许多犯人其实已服刑期满,可是尚未获释,甚至有些人已经出狱后又被抓了回来。 Royeh Madareh Zendgi张贴一张图片,还写[Fa]首诗纪念1988年事件的受难者与家属,其中提及: 我知诸位不会遗忘 我等兄弟之命运 多年飞逝 人们犹记风雨夜 血腥之暑 以上图片为流亡政治犯协会制作的受难者纪念海报 原文作者:Hamid Tehrani 校对:FoolFitz

11 九月 2007

马尔代夫:移工受非人待遇

马尔代夫有许多孟加拉移工,大多从事不具技术专业的劳动工作,他们原本计划于8月31日在首都马列(Male)发起抗议活动,以对抗马国社会逐渐高涨的仇外心理与攻击事件,但却因为马国政府扬言将抗争者驱逐出境而不得不作罢。 八月时,马列的帮派份子屡屡攻击孟加拉移工,北部Kulhudhuffushi岛上更有一名男性劳工遭去势后残杀身亡,警察宣称是因性爱而起,并逮捕与被害人一同工作的孟加拉劳工,另外两起事件中,各有一名孟加拉劳工遭人用铁炼锁在住家旁边,其中一人遭锁在树旁。 孟加拉驻马尔代夫代表相当关注此事,并表示可能将所有马国的孟加拉移工召回故乡。 马列是座面积仅约两平方公里的小岛,岛上移工人数却超过三万人,多数来自邻近的斯里兰卡、印度与孟加拉,多数非技术专业劳工,大都是为了马国100美元的月薪而来,所得也是故乡家人的主要经济支柱。 在地狭人稠的情况下,马列的屋宅兴建需求极高,房租相对全球各地也昂贵许多,过去15年间因营建业大盛,故需要引进众多移工。 虽然也有医师、会计师、教师等专业人士来自外国,马尔代夫的仇外情结却大多针对非技术劳工而来,最近也有报告指出,在专供欧洲旅客度假的岛屿出现攻击外籍劳工事件,但正身处“人间天堂”的观光客们浑然不知。 仇外心理也与马列地区的犯罪组织与帮派增加有关,许多马尔代夫年轻人都对海洛因成瘾。 除此之外,雇主对外籍劳工的暴行也令人关注,通常移工薪资低但工时长,居住环境也差,由于马尔代夫并无劳动法规,就连本地劳工人权亦未获法律保障,而且国内也未规定最低薪资。 过去便有文献记录外籍劳工在马尔代夫所受的不人道待遇,但情况并未因此好转,国际人权组织亦公布南亚移工在波斯湾地区的悲惨遭遇,但除了马国民众之外,外界鲜有人知道南亚移工也在南亚国家蒙受欺凌。 Jaa批评马尔代夫社会的仇外心态,也详实记述移工面对的不人道处境。 马尔代夫本是个宽容国度,接纳并尊重各种人民,但事实却每下愈况,平等与人性几乎已不值一文,仇外心理蔓延全国,种族歧视 大行其 道,许多人都知道马国并不尊重与虐待外来者,他们对待这些非技术劳工犹如次于人类的低等生物,我觉得人们普遍认为移工是不会疲倦的机器,没有任何感情,生 命价值只等于一只宠物猫! 移工的居所通常只是个铁皮搭建的窄小空间,通风不佳,很多人犹如沙丁鱼罐头挤在一起,他们在工作场所或街上都遭到骚扰,时 常有劳 工因拿不到应得薪资而痛哭,等了好几个月都没有半毛钱,也就没有钱寄回家乡照顾家人。马尔代夫对雇主的规范很少,让雇主有机会日夜剥削劳工,罔顾劳工的健 康情况与生命安全,而且一般工作结束后,还得为雇主完成个人或家庭杂务,移工形同奴隶,只能听命雇主差遣。 最近报导Kulhudhuffushi岛上孟加拉劳工遭谋杀命案时,我国很畅销的报纸《Haveeru》竟以“所有人(owner)”称呼死者的雇主,令我非常惊讶,这不就是视移工为奴隶吗? 因为马尔代夫政府威胁驱逐出境,让孟加拉移工不得不放弃示威游行,执政已28年的总统加尧姆(Maumoon Abdul Gayoom)时常如此,过去也曾透过类似手段逼迫马国本地抗议群众噤声,但是在移工社群静默的表象下,尤其是孟加拉劳工仍在恐惧中生活。 原文作者:Nihan Zafar 校对:Justin

8 九月 2007

伊朗:博客抗议环境灾害

多名环保人士与博客写手参加8月27日的抗议活动,抨击政府漠视危机与违宪,造成伊朗Bakhtegan湖逾2000只红鹤死亡,伊朗关注环保议题的博客记录这场生态灾难,并提供有关抗争行动的细节。 给我个理由 记者兼博客Mojgan Jamshidi主持[Fa]“环境监督者”博客,她邀请所有关心伊朗环境的朋友一同加入抗议,拒绝让政府以修筑道路或水坝为名毁坏天然资源,她拿出伊朗宪法内有关保护环境的条文并指出: 我们要质问政府,究竟是谁该负责落实宪法第45条及第50条?当不符合永续发展的建设阻断Bakhtegan湖与Urmieh湖水源,造成2000只红鹤在短时间内毙命,政府有没有善尽责任?我们要质问国会议员,过去30年他们可曾为自然资源毁坏进行任何一次调查? Mojgan Jamshidi亦批评司法体系怠惰,未惩处任何摧毁自然公园与资源的凶手。 “绿色博客”表示[Fa],博客写手与环保人士于8月27日为超过2000只红鹤死亡而哀悼,“绿色部落格”也制作数张贴纸供博客使用以表达支持游行之意,所有贴纸上都有红鹤图片与游行的时间地点。 “山林观察”则张贴游行现场照片,他说[Fa]自己曾与政府环境部副部长纳贾费(Dlavar Najafi)谈过,纳贾费强调总统与最高领导人都重视环境,但他不懂,为何政府高层都口口声声说自己关心环境,却还容许破坏自然环境情况发生。 有些居住于外国的伊朗博客也认为此事重要,并撰写相关帖子,“人性精神”联结至数张照片并认为: 民间环保团体成员在伊朗环境部前抗议,不满现任政府的环境政策,多数人为国家山林与自然资源未受妥善照顾,却遭任意摧毁而忿忿不平。 原文作者:Hamid Tehrani 校对:nairob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