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 八月, 2007

報導 關於 Protest 抗争 來自 八月, 2007

30 八月 2007

马拉维:在“六十五条”的政治纷争中前行

19岁马拉维博客William Kamkwamba 的不凡故事,仍然在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在2007年六月于坦桑尼亚举行的TEDGlobal大会上,他介绍了自己是怎样在马拉维偏远地区,以当地随手可得的材料如燃油、木头、煤油以及烛火来建造风力磨坊。在那以后,他就开始成为了报章头条。 此前,他由于父母无力负担学费而退学,当马拉维一些博客描写了他的故事,使他登上了当地报章,并进一步成为BoingBoing.net, Digg, Reddit, and Metafilter等网站的热门头条后,William现在已经成为了My Hero网站上的人物之一。 随着TEDGlobal 2007大会的视频在网路上发布,William在大会上的演讲已经可以通过大会网站,Youtube和他的博客观看,或者下载。同时William写道,他会把透过他博客募得的善款供于家用并准备重返校园: 随着耕作季节的到来,我会把这些钱用于购买种子,化肥和尿素,以用于我们家种的玉米,花生和豆子。同时我还把钱存进了银行户头以供医药,食物和一些不时之需。另外剩余的钱我准备用于上高中,大学以及交寄宿费用。 除了William的故事,Clement Nyirenda的博客上还记载着很多科技领域的新闻。Clement邀请全世界博客写手们联合起来,在2007年9月27日一起写下对罪恶的控诉,以对抗各种形式的暴力。Clement宣布此次活动由Blogcatalog推动,并告诉读者,通过Google的翻译工具,他的博客已经被翻译成了十种世界主要语言,包括阿拉伯文、义大利文、俄文、日文、西班牙文、法文和韩文。另外,Clement还提到了即将于2007年8月29日到来的MyLiveSearch的启动,据他所说,这是一个科技迷屏息以待的盛事。 在Clement的博客中,对于非洲读者和关心非洲的人来说,最激动人心的消息莫过于一种全新而廉价的太阳能驱动电脑问世: Inveneo公司指出,在发展中国家的农村和偏远地区,有超过20亿人口缺乏最基本的资讯技术服务——电话,电脑和互联网。对应于这种需求,非营利性组织Inveneo发明并出售这种廉价可承受的资讯技术工具。这种工具是专门为那些给农村地区提供教育,医疗,经济,救济和资讯支援等方面援助的政府、非政府组织和私营企业设计的。真是无以伦比!你可以访问他们的网页并通过paypal予以捐助。他们确实在进行一项伟大的事业。 Clement进一步写道,这种电脑已经可以在乌干达买到了,售价是941美元,据政府称已予以免税待遇。Clement对此欢欣鼓舞,但同时也评论道这个售价对于此电脑的主要用户——农村地区的普通居民——仍然太高。Clement在他帖子的结尾处促请总部位于英国的Inveneo 公司前往马拉维,并说他们将在那里广受欢迎。 谈完了科技谈谈政治,过去两个月以来马拉维的政治气氛充满了火药味。两个词语,“六十五条”和“预算”以前所未有的方式弥漫在当地的言谈中。“六十五条”指的是马拉维宪法中的一个条文,内容是禁止任何未通过补选的国会成员,脱离最初进入国会时所属的党派而加入其他派别。 总统莫泰加(Bingu wa Mutharika)向法院申请释宪,希望做出有利于他和其他60名议员的判决,因为总统本身就脱离当初赢得选举时所在的政党并组建了新党,那60名议员正是他新政党的成员。 而自从7月15日法庭宣布六十五条有效之际,马拉维就天天弥漫着紧张的氛围。反对派要求遵从宪法,并威胁杯葛预算案,此举已经限制了政府很多开支。 Peter Qeko...

26 八月 2007

伊朗:政府庆祝记者节

尽管有许多记者遭到拘补以及报刊被查禁,伊朗政府在8月8日这天庆祝记者节。总统内贾德(Mahmoud Ahmadinejad)说道:“记者的工作和先知(prophets)的本质是相同的:告知”。 根据无国界记者组织(Reporters without Borders )指出,在这些“先知”当中,至少有9位目前身陷囹圄。他们之中的许多人健康状况不佳,也无法和律师接触。 许多部落客和记者分享他们对记者节的看法,以及记者所面临在工作上的困境。 Heidar Rezai发表了一张几乎没有听众的礼堂照片,当时伊朗总统内贾德原本要为记者发表演说。这位部落客说[Fa/波斯语],总统后来取消了这场演说,据指出是因为空荡荡的礼堂;他也指出演说的时间点并不恰当,因为许多记者还在工作中。 遮掩脖子和腿 Khabarnagar No (波斯语,“新进记者”之意)描述了记者在伊朗的工作情况,以及他们多么地草木皆兵。这位部落客说道[Fa],: 我想写,但我担心我所写的会被当局视为有冒犯之意。我说了我不是写关于政治、Orange或是丝绒革命(Velvet revolutions), 我只是写关于科技和科学而已。他们(指当局)说要小心,不要批评伊朗电信的私有化、行动电话的过滤或是科学教育,除此之外写什么都可以。当我为我的文章选 择了一个标题,我得要注意这个标题是否会激怒当局。如果我想发表一张照片,我应该要遮掩照片中外国女性的脖子,为照片加上裙子或裤子以遮盖她的腿…当我访 问某个人,我应该问受访者的个人生活以确认他/她不去夜店不喝香槟…为了这些原因,记者在伊朗的生活十分不易。你不能对你的生活有所计划,而且, 当你的报刊遭查禁而被迫关闭,你无法支付生活之所需。你应该要小心不要出国参加研讨会/记者会,因为会被控间谍罪。 双重标准 Akbar Montakhabi为最近被查禁的Ham Mihan报工作,他对记者节感到心烦,他说[Fa]: 为什么你传简讯向我们祝贺记者节?也许因为这个国家大部份的独立记者处于失业的状态?为什么现在独立报刊只要犯一小点错,就将之以严重的事加以指控?我想我们应该把记者节从我们的议题中省略,因为记者一点也不受到尊重。 这位部落客过去为25家报刊工作,他说在伊朗的司法部门有着双重标准,因为在官方报刊被视为“小错误”的,在改革报刊则被指为意图颠覆政府。...

21 八月 2007

(短讯)伊朗:我们还没折磨他们呢!

Khorshidkhanoum 报导: 德黑兰的首席检察官Said Mortazavi 传唤阿密尔·卡比尔大学(Amir Kabir University)三名入狱学生--Ehsan Mansouri, Ahmad Ghasaban和Majid Tavakolli--的家人,恼怒地告诉他们:“我们警告你们很多次了,不准在任何场所发言,不准接受采访,不准散布Evin监狱209号牢房的相关消 息,也不准和任何人会面。可你们根本不听,我行我素。现在,我已经再次把你们的孩子关进单独禁闭室;除非改变你们的态度,否则你们不能探望他们,也不能和 他们通电话……我们还没折磨他们,但我们会让你们懂得什么叫折磨!” 作者:Hamid Tehrani

8 八月 2007

吉尔吉斯斯坦:面包涨,人民怨

吉尔吉斯斯坦面包价格最近突然上涨,引起许多部落客讨论,除了天然气、电力、交通等价格为,面包物价是与民众日常生活最习习相关的经济议题,因为面包是当地人民传统主食,若一条面包过去要价6索姆(som,吉尔吉斯货币,1索姆约等于2.5美分),现在已涨至7索姆。 Advocat将意见表达在Diesel论坛[RUS]中: 在前总统阿卡耶夫(Askar Akayev)任内,面包价格始终平稳,人们现在虽然认为生活改善,但物价也同时走扬,或许涨价也是新政府改善民众生活的指标? Mantank则不认为政府与涨价一事有关: 政府无法抑扬物价,所以这真的不是政府的错。 XnifgRon前几天亲身感受物价变化: 我每天都去同一家餐馆吃午饭,但今天服务生给的面包却薄得不可思议,只有平常的三分之一,她说是因为涨价所致,我很难过今后得要点三份面包才够。 Mirsulzhan则在newseurasia网站上[KYR]解释为何面包变贵了。 人们也很关心在8月4日至19日的上海合作组织高峰会期间,政府打算限制民众进出首都比斯凯克(Bishkek)。 Asel写的文章指出,所有进入比斯凯克的车辆现在都要受检查,政府也可能会限制进入首都的人数,然而政府却无任何代表能对外发言,告知大众必要讯息,以及解释究竟细节为何。 这项消息为民众带来极大困扰与不便,因为人们无处取得可靠资讯,例如S@ailor便表示: 我跟小巴士驾驶聊过这件事,想瞭解他们知道什么讯息,结果大家都一无所知,现在似乎我们又得等到最后一刻才会接获通知,也会因此遇到麻烦。 最后提件有趣的事,8月1日是吉尔吉斯斯坦现任总统巴奇耶夫(Kurmanbek Bakiyev)的生日,他现年58岁,部落客morrire做了一份小型民调,想知道部落客最想送总统什么礼物,共有30人参与调查,结果如下: 41.4%的人不想送他礼物 37.9%的人选择中国制牵引机 17.2%的人选择羊头 13.8%的人选择面条 10.3%的人选择前往莫斯科的机票 民调详细结果请见此[RUS],礼物很特别吧? 原文作者:Asel 校对:julys

伊朗:政府持续向媒体施压

伊朗政府上周加强对媒体施压,亲改革派的期刊《同胞》(Ham Mihan)于7月3日遭到查禁。 伊朗劳工新闻通讯社 Ilna 因报导罢工与大学校园中的动荡情势,也遭暂时关闭,主管亦因此辞职。 许多部落客论及与日俱增的国家检查,有些曾为《同胞》撰稿的记者也抒发感受。 意料之中的痛苦 Jomhour很遗憾[Fa]今后见不到《同胞》,在伊朗政府一声令下,这份完善、包容、勇于批判政府的刊物就此消失。 Hanif提到[Fa]伊朗媒体不断遭到关闭,认为伊朗人应早就习以为常,但听到《同胞》遭禁时,我们还是很意料。 Ghomaar表示[Fa],任何期刊在伊朗能撑过一年都算奇迹,禁刊相当平常,他也提醒Ilna通讯社持续面临压力,管理阶层遭替换,可能也会关闭。 为《同胞》撰稿的记者Maryam Sheybani说[Fa],实在很不愿与这本期刊告别,虽然只有43期,但一直努力与众不同,也正因为不同于众多刊物,所以当局无法忍受,非得查禁不可。 改卖香菸吧 Varesh语带讽刺地表示[Fa],书报摊干脆不卖杂志,全部改卖香菸好了,反正鼓励人抽菸不会遭罚。 Sanjaghak指出[Fa],政府关闭一家刊物后,隔天好像没事一样,他自问为何学新闻?若是个人兴趣无妨,但恐怕很难做为职业。 Mahjad刊登[Fa]数家遭禁刊物的照片,他认为政府企图将知名记者逼离媒体,因为政府厌恶所有会思考或刺激他人思考的人。 他人对伊朗的认识为何? 因为网路封锁与审查,使伊朗民众难以获得部分资讯,不过从西方媒体上,西方民众似乎也只能得知伊朗的片段消息,有些部落客希望建立跨越资讯落差的桥梁。 部落格“伊朗观点”指出,当西方人得知她来自伊朗后,问她的第一个问题是: 政治情势有机会改变吗? – 伊朗随时都在变化,过去、现在、未来都在变,不过一切都不明朗,这个政权似乎觉得如果要继续下去,唯一方法便是禁止年轻男女在公共场合接触、女性只能穿着 黑色服装、男性不准抹发胶等…我或许有点太夸张了,这样说似乎有些离谱,但有时确实令人感觉如此。 多数人似乎不想再来一次革命,…他们希望一切能够慢慢地愈变愈好,而非愈变愈糟。 能相信美国吗?...

5 八月 2007

伊朗:数百博客支持入狱学生

伊朗博客最近发起一项活动,提醒人们近几个月来,共有多名大学生遭到逮捕,其中三人至今仍在狱中,他们希望号召无数博客将名称改为「八月五日」,依据伊朗历法则是Mordad月的14日。 受害者家属表示,学生年龄都是二十出头,遭遇了生理与心理的折磨,包括言语污辱、用电缆殴打等,他们被指控的最严重罪名为侮辱国家最高领导人及煽动舆论。 2007年8月5日 根据14mordad博客,这个日期是: 2007年8月5日是伊朗宪政革命101周年,但伊朗民众仍在争取民主,学运人士也仍难逃牢狱之灾。 为支持与纪念这些同伴兼博客,当地一群博客决定更改博客名称,在当天更名为「8月5日:支持入狱学生日」(August 5th: The day of support for jailed Iranian students),纵然各位不是伊朗博客,我们也欢迎一同参与,若要加入,请寄信至14.mordad@gmail.com。 据该博客指出,之后几天已有397名博客响应。 支持计划的Hamid City张贴入狱学生与政治犯的照片,他建议[Fa]每个人都号召十位朋友加入。 Mir指出[Fa],纵然宪政革命已过101年,今日监狱里仍有许多勇敢的伊朗孩子。 Fardayekvatan认为[Fa],我们应多写有关于正义、民主及入狱学生的文章,让每个人都能成为沙漠深处的烛光。 Ganji呼吁众人支持 前政治犯兼记者Akbar Ganji发表公开信,要求大众支持入狱学生,Kamangir写道: 知名政治运动成员Akbar Ganji曾入狱五年,他写了封致伊朗大众的公开信,希望大家伸出援手,帮助入狱学生获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