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六月, 2006

報導 關於 拉丁美洲 來自 六月, 2006

乌拉圭:博客上的回响

翻译:Sweet 乌拉圭Debian项目的编程者之一Ganimatux,,解释为什么最近他在自己的博上书写得少了: 的确,不是所有人都有时间浏览每个人的博然后去思考如何回复的,因为有时无话可说。但是,不时地来个问候如何?前一阵我开始看一个博客群,并在上面回复。我觉得既然我们一直阅读他们的博,那么鼓励他们坚持下去就是个不错的做法。曾有人在我的博上留言,说每个人的写作水平不一样,而我写得很好。这个人也许不知道,时至今日我仍然记得他/她的话。我的想法如下:如果我们都在朋友的博上留言,也许他们会感到受到鼓励,因此而坚持记叙,不放弃,如同有人已经做的那样。这就是为什么我决定把自己的博搁置一会,把注意力更多地投向他人。

古巴:记得异议者

原文链接:Cuba: Remembering the dissidents 作者:Georgia Popplewell 翻译:PortnoyDr. Eloy Gonzalez是一位精通双语的古巴医生,住在德州的Fort Worth,他引述了一位年轻女性,同时也是被囚禁的古巴异议者的女儿所写的父亲节贺卡内容,目的是要提醒我们2004年的时候,这位女孩以及“白衣女子”(2003年由古巴被囚禁的异议者的妻子与女性亲友组成的团体)就在哈瓦那教堂前遭到攻击,而那是她们固定举行和平抗议的地点。

委内瑞拉:头条比较

原文链接:Venezuela: Comparing Headlines 作者:David Sasaki 翻译:Portnoy Caracas Chronicles的Katy针对秘鲁总统Alan Garcia决定不向查维兹道歉的新闻,写了篇有趣的媒体头条比较情况,其中涵括委内瑞拉的国营与私有媒体。

阿根廷:可亲爱的,这是世界杯

原文:Argentina: But Love, It's the World Cup 作者:David Sasaki 翻译:gabriela 校对:Portnoy(注:这篇文章是六月时发表的,但是由于非常有趣,所以还是译给各位看看) 哈维尔,32岁,住在阿根廷的Entre Rios。他学的是新闻和社会传播,但现在一家跨国公司作销售。根据资料显示,他喜欢音乐、摄影、交流和上网。他的博客Blogsphere文章语调通常是友善的。然而,当世界杯来临的时候,我们目睹了一个类似母鸟保护鸟巢的深刻转变。 一个星期五的下午,正当今年世界杯第一场比赛开始之前,他写了篇名为“世界杯来了:致妻子的一封公开信”,我把文章翻译在这里了。不过,我不得不提醒读者,他是以玩笑的口吻写的。 离世界杯开幕只剩几小时了,所以事先明确一些规则是非常重要的。 亲爱的: 1)从6月9号到7月9号,为了我和你之间有共同语言,读读报纸的体育版。不然,别惊讶于我不给你时间。 2)在世界杯期间,任何时候,毫无例外地,电视是我的。遥控器,你就别看了,更别想能碰它一下。 3)如果我在看比赛时,你不得不从电视前经过,那么,只要你爬过去并不让我分心,就没关系。 4)比赛期间,我既聋又盲。别指望我能听到你,开门,接电话,或者起床去管从二楼掉下来的孩子。我什么都不会做。 5)如果冰箱里一直有啤酒,小吃丰富,你微笑面对来我家看球的朋友,那就最好了。作为感谢,我会让你看早上6点到6点半的电视(当83个频道中没有任何比赛重播的时候)。 6)如果当阿根廷失利的时候我看起来很气愤,请别对我说“这并不太糟糕”或“下场比赛我们肯定会赢的”,你只会让我更生气。 7)你可以坐下来和我一起看比赛,但只有在半场休息放广告时才能跟我说话。但是,别滥用这个机会,我指的是一场比赛。 8)比赛的重播很重要。我是否已经看过并不重要。我要再看,无数次。 9)让我们希望世界杯期间,没有任何一个朋友要为孩子要洗礼,过生日,第一次交流,或者死去。因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