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 七月, 2007

報導 關於 拉丁美洲 來自 七月, 2007

22 七月 2007

萨尔瓦多:抗争与恐怖主义的区别

一年前的血腥街头抗争促使萨尔瓦多通过反恐法,当时在萨尔瓦多大学外的杀警嫌犯已遭逮捕,政府也动用反恐法对付抗争水资源政策的示威民众,当地部落客对此有许多看法。 2006年7月5日,萨尔瓦多大学外的示威抗议演变为暴力事件,不知名狙击手向镇暴警察开枪,造成两人死亡、多年受伤,此后媒体均以“5-J”代称此次活动。经过一年的追缉,嫌犯Mario Belloso于2007年7月2日遭到逮捕,国内媒体持续大篇幅报导。 记者兼部落客Jorge Ávalos非常关心后续发展,Belloso被捕后不久,他便指出[ES]执政党有意以此大肆宣传,政府与媒体似乎也忽视无罪推定原则,逮捕当天,Ávalos即希望警方能恪守专业,拿出足以服人的证据。 然而就在两年后,Ávalos发现警方忍不住对外泄露讯息,一张搜索Belloso住所的照片曝光,显示Belloso与在野党FMLN干部有所往来,Ávalos认为警方策略相当危险[ES],竟然让如此照片流至媒体之手,恐将使这项证据失去其“保管链”(chain of custody)。 回顾过去一年的经验,部落客Ixquic认为在保守派的执政党眼中,5-J是萨尔瓦多恐怖主义之始[ES]。相关画面仍不时在电视上出现,使得政府能够推动通过新的反恐法。身为律师的Ixquic表示,她完全支持打击恐怖主义的法律,但她担心这部法律未定义重要词语与原则,等于让政府自行定义何谓恐怖主义而滥用法律。 在Belloso被捕当天,政府在另一场合动用新反恐法, 引发高度争议。在Suchitoto市郊抗议水源民营化政策的民众与镇暴警察发生冲突,总统萨卡(Tony Saca)原本预定前往当地发表演说,并公布水资源系统地方分治计划,许多人认为这形同将整套制度分段出售予私人企业,抗争者堵住前往市区道路,镇暴警察 则前来清除路障,并发射催泪瓦斯与橡皮子弹,媒体照片则显示示威者丢掷石块与引燃垃圾。 街头抗争瘫痪交通在萨尔瓦多司空见惯,但此次政府手中多了项新武器,包括本地组织基督教农民组织(CRIPDES)多位领袖等14人遭逮捕,并依反恐法起诉,网路上很快便出现有关抗议行动与逮捕现场的照片与影片,国内外团体也广为流传。 7月7日,14名遭逮捕者出席位于圣萨尔瓦多的特别组织犯罪法庭听证会,许多抗争人士在法庭外聚集,呼吁法庭撤销恐怖主义告诉,“美国-萨尔瓦多姐妹市”团体也进行实况部落格报导,然而法官最终裁决在恐怖主义罪嫌开庭前,其中13名被告必须先送入监狱“暂时监禁”,最长为期三个月。 法庭裁决宣布后,现场情况是: 民众群情激愤,但气氛仍然和平,持续聚集在法院大楼外,镇暴警察也在场,不过并无冲突发生,Marta Lorena Araujo Martinez的丈夫Julio Portillo在裁决后立即向群众发表演说,表示他感到相当失望及愤怒,并呼吁所有萨尔瓦多人民未来三个月共同努力营救被告出狱。现在轮到反对党 FMLN领袖发言。 群众等着看被告会送往何处,准备组成车队跟随,并在监狱外守夜。 作家Juan Jose...

15 七月 2007

危地马拉:互联网开放,谁都能写博客

危地马拉九零年代初曾经政局动荡,时任总统的艾利亚斯(Serrano Elías)便决制出手管制媒体,当时大多数瓜国民众无法接触互联网,但互联网真是个散播消息至海外的好工具,让世界知晓瓜国境内事态,少数拥有特权者得以藉由互联网广发消息。电讯事业民营化之后,互联网服务提高了质量与普及率,今日许多人不再静默,开始使用手机与计算机,更学着在互联网世界抒发所思。 现在危地马拉也出现内容受人非议的博客,有些关乎政治立场,其它则有关各种复杂议题及人物,以下为几个例子。 十年前,无论在新闻或一般人闲聊,都不曾提到关于政府军的只字词组,因此当我们发现军事博客军事观点[ES],实在值得好好注意,其中报导有关军方争议单位人员kaibil的训练与活动,也能见到媒体中少见的看法。 美国人在危地马拉通常不受舆论欢迎,但两位北美民众在博客GRINGOLOGUE里,畅谈在瓜国担任志工的经验,很高兴能见到外籍人士提供的不同观察角度。 互联网上也有些对照组,Homo homini lupus[ES]的作者正在智利做交换学生;elcharakotel[ES]的作者则移居欧洲,两人身处于异国社会与体验中,论调也与留在国内的危地马拉博客相异。 国家大选将于九月举行,候选人与观察者都首度采用博客,例如「危地马拉选举[ES]」等,经费拮据的小党亦透过博客传递理念,如「危地马拉际遇 [ES]」。 无论是执政党或遭社会遗忘的地方组织,都在博客里找到一席之地,例如GANACHINAUTLA[ES] 危地马拉民众已明白互联网散播观念的益处,博客这种工具也适时出现,当地博客关注焦点时常领先一般记者,也开始透过个人空间阐述观点、意见相互讨论。但值得注意的是,就算是博客之间,当地人们接纳多元意见的雅量仍有限,博客用途广泛,但尊重异议与言论自由是不变的共通价值。 作者:Renata Avila 校对:Portnoy

玻利维亚: 大寒之夜

6月24日对南美洲民众而言是特别的节日,部落客Juan Arellano先前曾为文描绘了祕鲁当地如何欢度此节庆。 今年玻利维亚(Bolivia)在圣胡安节(San Juan)前夕举行庆祝活动,据说是该年的大寒之夜,当晚亲朋好友齐聚一堂,围着火堆取暖,一边用餐(热狗是主菜)。由于燃起的火堆会产生大量烟雾,造成 隔天空气品质不良,引起部分民众翌日出现咳嗽及红眼等病征,因此许多民众对此感到不满。 民主中心部落格(Democracy Center blog)在文章中提到,各大城市均呼吁民众在狂欢时仍需保持责任感,首善之都拉巴斯(La Paz)公家机关即请来饶舌歌手,协助向民众宣传“别生火、别生火”口号,科查邦巴(Cochabamba)当地某民间团体则以火焰般的服装打扮走上街头,四处宣导“别生火、别生火”口号。 Angel Caido [西班牙文]的米兰达(Hugo Miranda)为文表示,他一直记得和家人窝在火堆前的时光,但后来他终于明白,原来火堆会使空气不良,另外环保人士及政府官员也时常呼吁民众,不要在节日当天燃起火堆,不过米兰达则认为全年都应禁止此举。 我还需要补充吗?早就有人谴责这个节日对环境所造成的伤害,但空气污染并非节日一天所造成;乃是一年365天累积所致。我记得环保人士曾对我说,许多天主教徒认为,周日做礼拜或参加圣母及耶稣的相关庆典就能保证灵魂得救。 食物往往是庆典的重头戏,“热狗”则是圣胡安节的传统食物,但Vania Balderrama of Capsula de Tiempo [西班牙文]表示,玻利维亚日常生活不常使用热狗这个语汇。 我买了香肠,回家发现忘了买面包,于是吩咐阿玛丽亚(家中帮佣)去买热狗面包。遍寻不着,可怜的阿玛丽亚跑遍附近所有店家,甚至 一路绕到小广场那边去,就是找不到,她回来跟我说到处都没卖,我听了很生气,因为香肠早就凉掉了,于是我自己走到住家附近的小商店,劈头就问有没有卖热狗 面包,德蕾(Tere)小姐回答说她不知道什么是热狗面包,我们对话同时,一位小姐走进店里对柜台说:“我要潘趣多(panchito)面包。”接着我就 看见德蕾小姐将热狗面包递给那位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