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 十一月, 2007

報導 關於 拉丁美洲 來自 十一月, 2007

27 十一月 2007

哥伦比亚:发声计划,用创意改变成见

全球之声“发声计划”的受助者--哥伦比亚HiperBarrio 计划,示范了边陲角落里微不足道的小社区,如何培养能力,向全世界来说出自己的故事。他们的成功是使用了新兴媒体工具,如博客、播客和照片,让社区民众抒写出自己的想法和创意。 Izpapalot 总结了他们10月底前的情况,特别是到目前以止的重要成果。 Juiliana Rinco 报导了11月10日的摄影工作坊,不同于以往,这回参加者走出户外,前往Medelin 的carabobo 步道取景拍摄。他们用尽了Flickr 帐户相片上传的流量额度,所以还得再多利用 Picasa互联网相簿来存放这些成果。 参加者 Galo 谈到第一次学着剪辑錄像的过程。他们以照片和录像纪录圣多明尼哥 Fe y Alegría 校园文化祭,并把制好的成品上传至Youtube 与Flickr 网站。 上图中盛装者,利用资源回收的材料作出他们参与文化祭活动礼服。 这支錄像里,炫丽参加者和同伴的舞姿,获得第二名。她的热带舞蹈融合了Medelin当地流行的舞步Porro 。 社团博客Convergente 上头添了好几篇新文章。...

23 十一月 2007

墨西哥:塔巴斯哥州的紧急状况

以上照片由_…:::Celuloide:::…_ 拍摄,以创用CC授权方式使用 自月初开始,墨西哥塔巴斯哥州(Tabasco)的水患情况因大雨量而越来越严重。目前该州有超过80%的土地淹没水中,留下数千位无家可归的人,以及停顿的经济。所有的农作物均损失了,而整个州也被宣告为灾区,要将该区所有的水清走预计要花上超过三个月的时间。许多人说,这要比新奥尔良的情况要更严重。 Bucefalo [ES] 从第一手经验的观点着手撰写,列出了所需的补给品清单: 我们没有饮用水,且没有卡车可以帮忙配送干净的水… 补给品逐渐耗尽,也因为人们惊慌采购而所剩无几,补给品也没有理由囤积。对于还有商品在架上的商家也趁此机会大涨价。我不瞭解大排长龙的加油队伍,若我们都被水所包围,没人离得开。 Enigmatario [ES] 则提供了每小时更新的丰富的灾难报导。 来自于Realidad Novelada [ES] 的J.S. Zolliker提供了有关该事件的数据∶ 850个小镇淹水— 该州有约七成的土地淹水的高度在2寸到36尺之间。 预估有8万个家户失去了所有的个人财产。 约有3万个人居住在 269 个避难所中 未来几日还有更多的雨量。 墨西哥已经宣告塔巴斯哥州的17个直辖市进入紧急状态: 墨西哥政府与人道救援组织无法进入许多区域,因为洪水淹没了道路、以及湍急的水流。...

18 十一月 2007

巴西:黑色骄傲与种族主义辩述

1550年至1888年间,至少3百万名非洲人在残酷的奴隶贩卖中被运送至巴西,这几乎是被送到南美洲所有奴隶数量的一半。他们当中有大部分来自于安哥拉与莫三比克,再来是非洲的葡萄牙殖民地,成为巴西东北方蔗园的强制性劳工。 在奴役的年代里,数千位奴隶想尽办法逃离并组成了解放社区quilombos。其中最有名的是在 Alagoas 由Zumbi所领导的Quilombo dos Palmares。Zumbi成为对抗殖民武力攻击的阻力象征。Zumbi在1695年被杀死,而其逝世的日子--11月20日,成为全国持续对抗歧视的纪念日。

15 十一月 2007

玻利维亚:庆祝诸圣日

玻利维亚不久前庆祝了「诸圣日」(All Saints Day),不过当地有些特有的习惯,例如家族与小区会团聚一同烤面包、扫墓,以及建圣坛迎接家族亡者的灵魂,「玻利维亚之声」计划的部分成员选择记录他们在这一天的经验。 El Alto Noticias的Alberto Medrano以类似记者的笔触回溯节日历史[ES],并回顾这些年来诸圣日与万圣节在当地的对比。 El Alto地区的民众当然会带着供品、食物与音乐前往墓园,我们希望人们在这个场合不要像过万圣节一样酩酊大醉,而是和亲友以健康方式庆祝诸圣日。 Bolivia Indigena的Cristina Quisbert则描述当天活动[ES]: 11月1日中午,我们用王冠、马匹、儿童、梯子等各种形状的面包装饰圣坛,再摆上水果、鲜花、糖果及亡者喜爱的食物,迎接灵魂回返;11月2日,我们带着准备好的所有东西前往墓园祷告,并把一盘盘的面包、水果、糖果等分送参与者。 Lenguas y Comunicacion的Ruben Hilari因信仰不同,并未庆祝诸圣日,不过他分享了一位朋友前往矿镇过节的经验[ES]: 我的朋友当时八岁,他和母亲前往采矿场的小镇拜访阿姨,当天正好是诸圣日,他和母亲并不熟悉祈祷文,因为矿镇居民鸡犬相闻,也都注意到有陌生人出现,不过居民邀请他们一起祷告,虽然不太懂得如何祈祷,但每一户仍热情款待这两位访客。 准备诸圣日用品是项家庭活动,Compartiendo Ideas Nuevas的Graciela Romero便提到烤面包的经验[ES]: 自清晨五点钟开始,烤箱便未曾停过,大家都依据个人口味和经济考虑烘焙不同的面包,我到的时候,许多女子正在用篮子、箱子、桶子装面包,有些人是遵循传统而烤面包,有些人则是不得不烤,因为商店里都已没有面包了。 Corazon de...

3 十一月 2007

厄瓜多尔:移民在西班牙遇袭

西班牙巴塞隆纳一列火车上,一名16岁的厄瓜多尔移民女孩独自坐着,突然一名讲着电话的西班牙男子走上前,没来由地多次殴打她,列车上的摄影机拍下事发经过,内容不仅引来厄瓜多尔等各国博客一阵挞伐,也让人们思索移民在西班牙的地位。“Cobertura Digital”博客的Christian Espinoza对此事感到难过,但也明白肇事者并不代表西班牙全体民众[ES]: 我们在家看到这段影片,不禁愤怒而流泪,每当外国人来到厄瓜多尔,我们每个人都善待他们,当然不是所有欧洲人或西班牙都像那名行凶者,西班牙当地媒体与民众也一致谴责,在Vanguardia.es网站上,便有超过900篇留言抨击这起事件,但我们希望西班牙社会能更进一步有所作为,而不是轻易遗忘此事。 “狡猾国家”博客的西班牙民众Andrej Nicolás Hillebrand除了提供影片连结,同样批评该名凶手[ES]: 在这世上有些民众,我们绝不能轻易放过他们,这样一名成年男子,不能因为心之所欲,不能因为不喜欢女子的样貌,不能因为她是个外国人,就随便挥拳动粗,这种事令我作恶,我无法想像这名男子竟自认有权攻击与污辱外籍人士,看到女孩遭殴打令我痛心,相对于这名男子欺负可怜女孩以展现男子气慨,这个女孩才有资格活在这里,那名男子根本没有资格。 在影片中,眼见突如其来的攻击行为,另一名乘客却别过头去,未出手制止,这种冷漠令Gabby Corsales感到不解[ES]: 我不敢相信在这种情况下,居然有人无动于衷,车厢里还有另一个人,他原本能够帮助小女孩,但正如许多人所说,他可能是吓坏了,所以没有伸出援手,光是要行凶者道歉还不够,我们必须用激烈的惩罚方式,才能抑制种族主义或仇外行为在西班牙与其他国家发生。 除了博客快速回应,厄瓜多尔总统柯雷亚(Rafael Correa)也有所反应,但Cambiemos Ecuador并不相信总统对小女孩的关心[ES]: 几天前在西班牙,一名西班牙懦夫攻击我们的同胞,她到当地只想要更好的生活,希望安稳地工作,我国总统出面承诺小女孩及其家人,还出言威胁西班牙政府,总统很勇敢,演得几乎像是真心诚意,如果还能流下眼泪,就能提名奥斯卡奖了。 移民在西班牙的景况时常成为博客讨论话题,“Autentico Ecuatoriano”博客的Uhr认为,多数同胞都在当地寻找机会[ES],应该要团结地站在一起: 无论是西班牙人或厄瓜多尔人,只要他们懂得与周遭人们和平共处,努力工作与负责任,能够相互尊重,不会作出困厄生活下的野蛮行为,我都愿意与他们站在一起。 另一篇文章中,Uhr恳求在西班牙的厄瓜多尔同胞,尊重西班牙当地的习俗[ES],不要让部分西班牙人觉得歧视厄瓜多尔人理所当然。 原文作者:Eduardo Avila 校对:Nairobi

2 十一月 2007

危地马拉:思乡情怀

在危地马拉,人民无论是在国内迁徙或移民外国都司空见惯,过去内战与贫困时期,部分民众认为家乡没有出路,故被迫离开故乡与亲友,前往首都或其它已开发国家,希望寻找生存机会或改善生活质量,许多人生命也确实因此大为改观。 Diario Meridiano[ES]便诉说一名女子决定离家的故事: Ericka Carolina Hernández是名单亲妈妈,决定将孩子托给双亲,离开位于危地马拉高地的故乡Soloma,冒险前往美国洛杉矶,但并未成功,跨越边界前进90公里后,便遭到美国移民署逮捕,她表示:「这是我首次离家,我别无选择,一定得冒这个险,因为家乡没有工作机会。」 不过对于海外的危地马拉人而言,博客便像是互联网世界中的一块家乡,让他们知晓故乡事,与故乡保持联系。 一名生于San Pedro Soloma、现居美国的博客表示[ES]: 我曾一度认为,我与家乡文化距离已无比遥远,我和同乡人无比疏离,后来我在互联网上搜寻,希望能找到与Soloma有关的丝毫信息,结果我发现了几个博客。 博客除了是维系社群的桥梁,亦为寻求海外同胞支持的管道,如Santa Eulalia Village Blog[ES]写道: 我们呼吁在美国工作的同乡,团结给予Q'anjob'ales这个团体支持,我们必须鼎力协助社会运动,拒绝外界剥削Huehuetenango地区农民与原住民的天然资源。 主要联系的博客则是Ewulene in US: Q'anjobal Ewulense协会是为重建Santa Eulalia的天主教堂而成立,该教堂在九零年代初因无名火而付之一炬,为了这项目标,一群出身Santa Eulalia、现居于洛杉矶人们共同努力,开始向协会成员募款。 这些透过博客串连的社群里,甚至还保有原本在危地马拉实行的习俗,例如Q'anjob'al协会便有自己的女王,还维持原住民仪式,如San Pedr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