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 十二月, 2006

報導 關於 拉丁美洲 來自 十二月, 2006

28 十二月 2006

西语系部落格遇袭事件

校对: PipperL 本文西班牙语版请见此:Algunas enseñanzas sobre los ataques a blogs 过去几周陆续有知名西语系部落格遭到类似攻击,起初是广受欢迎的智利科技部落格FayerWayer[ES]遇袭,不仅遭骇客入侵,并删除所有文章与回应,进入页面只剩下骇客一篇充满敌意的宣言,批评该部落格的创始者Leo Prieto[ES],因为部落格在事发几小时前才完成备份,故只有部分回应遗失,部分文章也以人工方式回覆。其次遇袭的是Mariano Amartino的部落格Denken Uber[ES],虽然所有文章均遭删除,所幸他所使用的部落格平台有自动备份功能,故除了部落格短暂关闭几小时外,没有任何损失,只需将备份回覆即可。第三个遭攻击的是Cronicas Moviles[ES],损失相当惨重,该部落格主要提供录影访谈,因为使用Blogger平台,所以完全没有备份,所有内容都消失了。 虽然这些攻击有其相似处,都在未许可情况下进入部落格后台删除所有文章,但并无迹象显示皆由同一人所为,不过光是看到有人会如此残忍抹煞他 人多年辛劳,已令许多人瞠目结舌,这几起事件也反映出经营部落格并不容易,也迫使人们必须遵守几项基本原则,包括不时重新设定密码、更改后台资料夹名称 等,尤其若是使用免费部落格平台时,切记要时常备份,这些工作当然得耗时间,特别在我们有限的时间里,还得花费写作时间来维护部落格运作,实在很糟。

25 十二月 2006

古巴: 美国新国会与对古巴政策

原文:Bloggers on the New US Congress and the US policy on Cuba 作者:Carlos Gradaille 译者:Leonard 校对:scchiang 美国上个月期中选举结果出炉,让民主党重掌国会多数,这项改变会影响美国对古巴政策的未来,但部落圈里却未多所讨论,部分民主党及共和党议员均支持解除对古巴的运输及旅游禁令,前加勒比海驻世界贸易组织大使桑德斯(Ronald Sanders)撰文,刊登于美国记者金成(David Kinchen)的部落格上: …美国对古巴政策短期内若要出现大幅转变,仍与民主共和两党在国内选举的结果紧密相关,反卡斯楚及古巴裔美国人团体影响力仍大,也依然大力游说。 不过无论是美国政治人物、国际社会及卡勒比海国家,都希望美国与古巴回归正常化。 古巴一部落格Por la izquierda[ES]于11月24日贴出一篇文章,明确谈到美国期中选举结果,以及如果美国对古政策会有改变,可能会有哪些[ES]: 我已读过数篇文章,有关于美国民主占国会多数后,对古巴政策的可能转变,听起来还不错,我也每天希望美国政府能够振作,别让佛罗里达州南部少数人影响他们的外交政策。...

7 十二月 2006

智利: 部落客看皮诺契重病

原文: Pinochet's Heart Attack: Bloggers Reactions作者: Rosario Lizana译者: Leonard 智利前独裁者皮诺契(Augusto Pinochet)上周末因心脏病而送往医院,此件消息让许多当地民众想起他对于这个国家的意义,本文节录部分部落客的反应: Don Chere(ES)在irreverencia(ES)写道: 西班牙、巴西、巴拉圭、保加利亚、罗马尼亚独裁者共通点何在?在于独裁者已死、入狱、流亡或离开国内政治生态,但智利则不然,造成智利的民主转型过程崎岖难行、漫长无比又仇恨难平,无论如何,未来历史上的皮诺契就等于过往17年的独裁时代。 Patricio Navia(ES)是位智利政治学家,他在部落格刊出为报纸[El Universal](ES)撰写的文章,提到皮诺契与古巴强人卡斯楚(Fidel Castro)的情况: 皮诺契与卡斯楚是拉丁美洲左派两位指标性人物,现在都正与死亡搏斗,虽然两人对生命和权力的意志力同样强韧,但生命终点仍不远矣。两位领导人虽然将要过世,但他们在拉美历史的地位业已确立,史书将记载他们伟大而富争议性的功过,对右派而言,卡斯楚将永远代表反帝国主义者的奋斗与社会公义平等的理想,但是皮诺契则像征军事独裁政权对拉美的巨大伤害。 BAD(ES)则思考,为何左派对于皮诺契健康情况反应如此平静: 尽管皮诺契为智利社会带来莫大苦痛,反对者却似乎不希望他早死,反倒期望他长寿,有些人希望皮诺契久病在身,让他亲身感受人民的苦难,有些人则希望能看到他遭审判定罪。

5 十二月 2006

委内瑞拉: 卡尔卡斯的宁静与公正

原文链接:Tranquility and Justice in Caracas   作  者:David Sasaki   翻  译:欧兔(O2) 委内瑞拉的查维兹(Hugo Chávez)以大约百分之六十的票数再次当选固然是南美洲的一大头条。 一位身在卡尔卡斯的记者在一篇名为“魔术师”(La Maga)的文章里头这样写道: 大选过后 很少人待在城里,许多人在前一晚的庆祝或是哀伤之后都放了一天假。整座城市是静默的。我无法分辨那是喜悦或是悲伤;就只是一种沉默一种伴随着大选过后的宁静,一种有着一年之初的沉静。 孩子们都不必上课。没错,卡尔卡斯是脏乱的(尽管它总是如此),还有许多的烟火碎屑及毁坏的竞选海报,但它是寂静,少了一点喧嚣。真棒! 昨晚我并没有观看结果。我非常地疲累以至于一个不小心就睡着了。 昨天我白白做了一天工。今天我看到了第二版,由于技术上的失误,我所写的报导尚未印出,我同事们所写的报导也没刊印在报纸上。我向之前让我整天叨扰的候选人致歉。但愿在迈向二00七年的路上能有一道光。但愿那有着瞭解与途径。最终,但愿,我们的政府不再需要印制这么多的宣传海报,还有在野党能确实地反对政府的此类举动。但愿,我们将建立起井然有序的国家。 另一则部落客们充满兴趣的委内瑞拉故事在这个周末窜起,但很快地就让媒体突如其来关于礼拜天的选举报导所掩盖过去。我们曾经提过一位名为内斯特(Nestor Valecillos)的记者抄袭了吉罗莫(Guillermo Amador)的网志事件。上周五,吉罗莫终于得到那家报社的回应。 几分钟以前,我收到一则来自卡尔卡斯新闻报(El Diario de Caracas)主编卡洛斯(Carlos Romero)的讯息。我昨天早就收到他的通知。告知我他们正在考虑对于抄袭笔者智慧财产的内斯特该有的惩处。我强调我只是在等待内斯特的道歉以及卡尔卡斯新闻报以相同字数与版面撰写成的公开回应。 这封新邮件让我知道卡尔卡斯新闻报决定让内斯特于今天—十二月一日着手撰写。此外,他们容许我有权能选择该篇三千八百字的回应于报中排版的位置。来自内斯特简明且即时的道歉就已经相当足够,而且我也知道内斯特的网志社群并不乐见他遭受辞职的命运。就我个人来说,我只要求他们给予我回应的权利以及与之前遭抄袭文章一样公开的道歉。 无论如何,我知道做下这个决定—藉由回应承认错误是一件不容易做到的事。那意味着责任感或者是犯错时所感觉到的羞耻。那表示对于他们所处的出版品里头可刊载的内容与否是困扰着他们的;那很重要。事实上,我不记得有哪个出版品曾经为它所做所为如此负责的并且采取解决策略。对于卡尔卡司新闻报,我很感谢。...

2 十二月 2006

委内瑞拉: 12/3大选日

原文: Venezuelan 3D 作者: Iria Puyosa 译者: Leonard 12月3日将是委内瑞拉政治新里程碑,民众将投票选出下一位总统,虽然候选人超过十位,但实际上主要竞争者有二,一为社会民主党的罗萨雷斯(Manuel Rosales),一为现任总统查维兹(Hugo Chávez),经过八年任期后,查维兹希望选民再让他执政六年。 这也是委内瑞拉史上社会意见最分歧的选举,包括大众媒体与新闻节目都加入这场选战,各有明显不同立场,许多国营媒体均为查维兹竞选连任宣传,而多数民营媒体对罗萨雷斯报道篇幅较大。 虽然多数民调结果显示查维兹将胜选,但也有少数民调认为罗萨雷斯将在最后一刻扭转胜败,各家民调数字相去甚远,有些认为查维兹与第二名的差距达25%,有些则显示罗萨雷斯的当选得票率将领先查维兹10%,没有人能确知12月3日当晚会发生何事,传言与玩笑指无论何者败选,都会宣称选举不公或引发暴力事件。 由于局势诡谲不明,委内瑞拉博客组织总统大选的公民报道网络,所有关于本次选举的内容都统整于“Elecciones 3D”的栏目下。 参与Elecciones 3D的部落客包括朝野双方支持者,以及对政治有所怀疑者,不过他们目标相同,都真心追求对委内瑞拉最好的出路,其中关于政治立场、民调、新闻论辩无数,亦有参与选战的亲身经历。 Maléfica述说他在首都卡拉卡斯选前最后一天所见: 昨天我看到支持政府的团体拿着海报在Parque Central商业区造势,罗萨雷斯的支持者刚好从远处走来,高喊着选举口号与查维兹的支持者对抗,然后他们又往下一个地点前进。 (…) 我也看到所谓的“选战旅游团”,一群瘦巴巴的白人美国佬跟着查维兹的支持者前进,其中有些人也穿着红色T裇,我的朋友说他们是拥有委内瑞拉身份证的合格选民,我倒想上前问问他们,说不定这些人连本地菜肴hallaca是什么都不知道。 投票所在选前几天陆续成立,几位博客写手将参与投开票作业等选举事务,这些工作是从已登记的选民手册中随机抽取而来,他们已开始报道相关过程。 Crónicas的Zeitan提到由于政府派来的主席未出现,让他成为某个投票所的主席,他也描述了收到选票时的异常现象,例如封条、投票规则、印泥遗失的情况,不过军方派来参与选举作业的人员保证,选举日当天一定会提供印泥,除此之外并未发现其他问题。 Zeitan还表示:...